月光大剑的月落被阿拜楼击破,还在半空的海瑟薇妮意识到大事不妙已经晚了。她的面门大开,处处皆是破绽。

这个轻易击败阿提密斯的技术在阿拜楼面前,简陋的像孩子随手想出的技巧。

滑稽可笑。

在动用斗气的那一刻,海瑟薇妮就知道她自己输了,特别彻底的输了。

怨不了别人,那是她自己选的路。

海瑟薇妮的手被匕首挑断,手里的月光大剑自然而然的落下。当然,还有她的一双眼睛。

阿拜楼刺穿她的眼睛,并没有伤及大脑,但还是给了海瑟薇妮陷入黑暗的无限痛苦。

“我给你留一只眼睛,海瑟薇妮。”阿拜楼冷冷的说“你应该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

“我留给你一只眼睛,让你观看自己弱小的全程,我甚至没用斗气,甚至只用一只匕首,就能摧毁你外强中干躯壳。”阿拜楼讥讽地说。

这个眼神比任何时候都要刺痛,海瑟薇妮觉得她的心快要痛苦爆炸了。

“海瑟薇妮,你要坚强下来。”

这是一声连阿拜楼都觉得意外的声音。

金梅尔应当已经没有继续起来的能力了,谁知道这个兽人公主不仅起来了,甚至还有能力继续使用光环。

阿拜楼并没有打算让金梅尔今天就学会随时催动光环,但是成长总是出人意料的快。

至少这一刻,金梅尔进入了资质七,很快都能超过海瑟薇妮。阿拜楼有信心。

当然前提是海瑟薇妮没有进步,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金梅尔捂着脖子,她的光环给了她野兽般的生命力,哪怕是重伤,也有反咬敌人一口的战斗力。

金梅尔没有意识到,她只想不折辱猎手之名,坚持进行战斗而已。实际上能支撑如此重伤的她起来,就已经证明她进步了。

金梅尔抓住阿拜楼的脖子,双腿狠狠地锁住阿拜楼的行动,试图用她的胳膊困住阿拜楼的呼吸。

海瑟薇妮见状,还是捂着眼睛提起了月光大剑。

“谢谢你金梅尔,我不会放弃了。”海瑟薇妮笑着说。

“你当然不能放弃了,不然我就白白牺牲了。”金梅尔笑着,实际上结果大家都知道。

只是不想舍弃骄傲,只是不想折辱自己战士的名号。只是不想这样忍受失败而已。

只是如此而已。

战斗力结束后也称不上遍地残骸,战士不是魔法师那种战斗方式。

金梅尔、尼娅芙、海瑟薇妮身负重伤躺在地上。一次特训就差点要了她们的命了。

“阿拜楼,还好你没准备真的杀死她们。”星妮拿着药箱无奈的说“这样做未免太过于残忍了,毕竟她们还是公主。”

阿拜楼手下留情了,星妮知道。否则这几个姑娘现在就是尸体了,纵然星妮有天大神通也救不回来三个被杀了的人。

“你倒是没有食言不受伤这个事情。”星妮这一次倒是不怎么生气,只要阿拜楼没有受伤,星妮就不觉得难受。

这三个公主不带私情来治疗,就仅仅是三个普通的病人,星妮熟练的给她们进行药剂补血,外加上治愈伤口的法术,很快三个公主就悠悠转醒了。

“我还想着我真的死了。”尼娅芙深吸一口气猛的坐起来。她看了眼自己颤抖的双手,内心还沉浸在濒死的恐惧中。

这种死亡的感觉,再来百次千次也不可能适应的。

“除了海瑟薇妮的眼睛麻烦点,但是没关系的,很快你就会有一个新的眼睛了。”星妮安慰说“阿拜楼也不是无缘无故的毁了你的眼睛,你要是能明白的话,也能像金梅尔一样进步了。”

“我……进步了?”金梅尔不太懂。

“是的,进步了。”星妮点头笑着说“不信你问问阿拜楼。”

“我进步了吗?”金梅尔看向阿拜楼。

“进步了,很大的进步,超出我预料的进步。”阿拜楼郑重的说“至少这个进步我以为你还需要半年——金梅尔,你的领悟力并不好。没想到就是因为一份倔强的执着,竟然走在了别人的前面。”

“嘿嘿嘿嘿~”金梅尔开始傻笑了,星妮无奈的拍了一下她的伤口,把金梅尔从沉浸的幻想里拉了出来。

“我战斗的时候很帅吧。”金梅尔挠着头说。

“振奋人心的战斗。”阿拜楼揉了揉金梅尔的头发说“你现在可以试试自己能不能直接绽放光环了,就试着像你战斗时候那样的感觉。”

阿拜楼看了下尼娅芙和海瑟薇妮提醒说“别试图学习金梅尔,那只会让你们走上歪路,每个人的感触都是不同的,就像男人也无法理解女人的难处一样。”

“你的比喻真粗俗。”尼娅芙说。

“但是很容易理解。”海瑟薇妮还不习惯少了一只眼睛。

今天的战斗无疑是一种耻辱,这份耻辱并非阿拜楼施加给她的,而是她自找的。

“意志的不坚定,阿拜楼说的其实没错,我的弱小就是来自于精灵的劣根性,以及无法正视自己的缺点。”海瑟薇妮还在考虑阿拜楼的话。

“今天的特训到此为止了。”阿拜楼伸出手挨个拽起来三个在黄泉路上走了一遭的三个公主,三个遍体鳞伤的公主挨个被阿拜楼从地上拽起来,严重的伤让她们有些站立不稳,只是阿拜楼下一句话真的让她们差点坐下了。

“记住,只是今天的特训到此为止了,等你们的伤养好了,这样的特训还会再来一次。”阿拜楼笑的像个恶魔。

不想一直遭受苦难,就好好的成长成为阿拜楼目标中的战士才最现实。

或者放弃,然后退学。

“你真是个……”

“超级大恶棍。”金梅尔很享受阿拜楼对她的欺辱和给予的痛楚。

她是个不折不扣的抖,阿拜楼发现了,金梅尔有一点点受虐倾向。

只是仅限于他。

还没等阿拜楼准备离开,另外两个精灵公主已经冲过来了。

她们见到海瑟薇妮遍体鳞伤以及失去的了一只眼睛的面容,再扭头看向金梅尔和尼娅芙,心里面便懂得了发生了什么。

于是盲目的愤怒冲向了阿拜楼。

“你竟然敢伤害海瑟薇妮珍贵的眼睛,阿拜楼,我们看错你了。”

“别……”海瑟薇妮还想阻止两个姐妹。

看到冲过来的两个精灵公主,阿拜楼笑了。

“特训,再次开始了。”阿拜楼冷冷的笑了。“正好省了我的麻烦了,我本来还想在下一次告诉你们的。”

三个姑娘一阵毛骨悚然。

最后的结果是另外两个精灵公主也重伤倒地。

星妮把她们两个拉起来,海瑟薇一边喊阿拜楼是个混蛋,一边流着大颗大颗的眼泪。

阿拜楼收拾完这几个公主,就不再继续管她们的事情了,让星妮对阿拜楼一阵白眼。

看起来这两个精灵公主思想觉悟不高,阿拜楼有些失去了兴趣了。于是他独自一个人去了夏玛莎的办公室。

等阿拜楼走到的时候,一名男学生正在夏玛莎办公室外面苦苦哀求说“一定要让我进来,我有重要的事情找夏玛莎院长……”

“现在是夏玛莎院长重要的用餐时刻,再重要的事情也请等待夏玛莎院长用完甜品。”夏玛莎的侍者恭敬的说。

“可是这件事情有关阿拜楼陛下的安全,我不想我的国家因为愚昧无知的行动而灭亡!”那个男学生都快哭了,“请一定要告诉我。”

“夏玛莎院长说陛下的事情陛下自己解决,她就是个教书的,不管国家大事,要说她出手的时候,就是出手参加战争。”侍者说。

“我就是怕战争才来的。”男学生摘掉眼睛,就差给侍者跪下磕头了。

夏玛莎的甜品时间谁也不能打扰,阿拜楼也不可以。这是夏玛莎用脑过度或者精神疲劳以后唯一能够降下她恼火的时刻。

“哦?关于我的事情?”阿拜楼走过来,虽然身上缠着绷带,但是侍者已经接到了通知,所以侍者立刻认出了阿拜楼。

“陛下。”侍者恭敬的说。

“你是阿拜楼陛下!”男学生高兴的说“陛下,请一定要让我向你汇报我的事情。”

阿拜楼对这个男生还有印象。似乎是一个国家的王子。

但是那个国家王子太多了,被派到钻石雨果也不是一个太重要的王子。毕竟太子之类的肯定不会被派到一个与教廷对抗的国家,甚至这个国家随时都有可能覆灭。

“阿拜楼陛下,我是比森的王子。”那个男学生自报家门。

“别在这里说,跟我来屋里面。”阿拜楼动了动把手,发现锁的结实,于是毫不犹豫的把门踹塌了半面。

夏玛莎正叼着一堆甜品享受呢。

她的桌子上还有一个脸盆大的冰激凌,上面摆满了新鲜的水果。即便是这个看似文雅的男生,也被屋里的香甜味道弄的滚了滚喉咙。

“老师,你最好给我个交代。”夏玛莎不慌不忙的吃着嘴里的东西,“我现在脾气很大,我不想和你吵架。”

来自地球的魔王

izidiqiudeo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