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着动弹不得的黑龙女,黑龙壮汉有些懊恼的说:“阿拜楼很危险,你不该这么冲动。他曾经杀了可不止两条龙,我承认你比普通的龙族强,但你可没杀过巨龙。”

“我还会复仇的。”黑龙女倔强的说:“叔叔,你不该来帮我的,就算死了,那也是我自愿的。没了他,我活着没有意义。”

“小杂种……”黑龙壮汉嘴角抽搐了几下,最后还是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你真是个傻子一样的女人,那个人类男人有什么好?让你惦记他一辈子?如果你再去找阿拜楼的麻烦,我是不会再给你擦屁股了。我出现的时候能察觉到,阿拜楼看我的眼神明显就是想把我也留在梅港。”

“你本来就可以不来,不出现,装作不知道。”黑龙女冷笑说,不再说话。

“人类的寿命很短,你睡一觉的功夫,那个阿拜楼可能就已经老死了,与寿命如此短的低级生物为敌,还把自己搭了进去,未免太可惜了。”

看到黑龙女不搭理他,黑龙壮汉就放弃了劝解,心里盘算着如何把黑龙女留在自己的领地,至少别再找阿拜楼的麻烦,也别再给他找麻烦。

“我到底是为了谁才学习化成人形的啊。”黑龙壮汉委屈的想:“结果一个随便的人类都能把她骗走。”

在这空中,黑龙女抱着黑龙壮汉的脖子,沉沉的睡着。狂战士的体质就是如此,她所受的伤获得了力量,自然也应该为自己所受的伤付出代价。

“我喜欢你的骨气。”黑龙女梦呓说。

“你说什么?”黑龙壮汉扭过头问,发现黑龙女正处在睡梦中。龙的听力并不好,黑龙壮汉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声。

但他看到了黑龙女的眼泪滴在他坚硬的逆鳞上。

“哼。”黑龙壮汉冷哼一声,继续飞向自己的领地。

迟早有一天还会见面的,阿拜楼。

到时候,我可就没有龙族的尊严可言了。

“阿嚏。”在接受星妮治疗的阿拜楼打了一个喷嚏,异常的疑惑,“难道最近的战斗太劳累了,身体都遭不住了。”

“那是肯定的吧。”星妮的脸现在就好像扭曲在一起的武士,隔着几米都能感觉到她的怨念。“先是一个不知道哪里的刺客,结果突然又来了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超位强者,你这个能好我都要谢天谢地了。”她说着,拿出所剩无几的药剂。

“谢谢你,星妮。”阿拜楼老实的说。

“别谢我,我不是担心你。”星妮把阿拜楼身上被黑龙女烤焦的绷带仔细的摘下来,换上洁白的新绷带,“我只是不想自己身为星魔女的的名誉受损。到时候大家就会说,一个活了五百年的老妖婆,连一个普普通通的伤患都治不好。”

星妮的每一个医疗用品她都会自己亲自过手,就连阿拜楼身上的绷带,也是星妮自己消毒的,身为医生本来是不需要做到这种程度。但是星妮就用“这可是给浮空之主用的药品,不仔细点怎么行”来拒绝别人的帮忙。

一个小时之后,星妮终于停止把阿拜楼包的像木乃伊一样的行为。

“真是忙碌的一天。”她伸了一个懒腰,说“我要去看一眼那个女刺客了,至于其他的事情,明天再说吧。”

“能不能换一种绑法?”阿拜楼摸了摸彻底包住全身的绷带,苦笑说:“我明天还有重要的会议。”

“呵,这种事你自己想办法。”星妮笑着说:“禁止私自拆解绷带。”

全身捆满绷带并不夸张,因为阿拜楼全身的伤更多于绷带。

短暂的休息过后,是鹦鹉石清脆悦耳的声音。

“该起床了。”鹦鹉石在阿拜楼枕边说:“我也想让你多休息一下,但还有正事要办,大家都不想做这个坏人,就让我来做好了。”

就算这样,还是想多睡会儿啊。阿拜楼睡眼惺忪。

阿拜楼穿着宽容的袍子,绷带把他精悍的身材显露无疑。在一旁看着的莉莉眼睛都在闪闪发光了。

“恭候多时了。”雷蒙顿低头说。他的身边跟着另一位枢机主教金猜。

“本来就连教皇也打算亲自来的,但教皇有一些事情,实在无法从凡赛德纲里抽身,还请谅解。”金猜对鹦鹉石微微鞠了一躬,郑重的说:“我代表教廷的公信力来见证美人鱼一族的权利,如果事实切实可信,教廷会向全大陆承认美人鱼的合法权利。”

至于合法权利,就是美人鱼的领土。一旦教廷同意美人鱼的领土范围,美人鱼就算设关卡收税,也没有任何国家有权利阻止。

而且教皇没来才正常,那个怕死到了极点的老家伙,几十年都会在凡赛德纲那个乌龟壳里待着。那里是教廷的大本营,说是一个城市,它的构造恐怕比一个国家还要复杂,据阿拜楼所知,凡赛德纲是拥有地下城的城市,它的实际面积,远比人们看到的大的多。

鹦鹉石走在前面笑着说:“我这就带你们来见我们的海王妃,请上马车,她已经在海边等待了。”

阿拜楼和鹦鹉石坐上前面的马车,在路过金猜的时候,阿拜楼压低了声音问:“你不是金猜吧。”

金猜停下身形。

“是不是金猜不重要,不是吗?”金猜圣洁的笑着说:“咱们的目的是一致的。”

“卡塔的手段越来越精密了。”阿拜楼说。

“感谢你的称赞。”金猜说。

阿拜楼推测,真正的金猜大概已经死了,或者被“蜘蛛”关在了某个地方,随时从细节中获得情报。无论是哪种事实,金猜都一定很悲惨。作为卡塔手下的“蜘蛛”,大部分人都信奉着卡塔的名言“真正的本性,在临死前才会见分晓。”唯有知道本性,才能更好的演戏一个人。

“金猜,快上马车。”雷蒙顿催促。

“我知道了。”金猜点点头,装作无事发生的爬上马车。

“呼。”鹦鹉石努力让自己安定下来。

“怎么了?”阿拜楼说。

“你知道的,美人鱼并不是一个喜爱开拓的种族。将自己的存在真正、彻底的暴露给外界,对毫无经验的我们来说是一件非常令人紧张的事情。”鹦鹉石紧张的说。她的脸色有些紧绷,一点都没有上马车之前的从容。

“别害怕。”阿拜楼把鹦鹉石的手握在自己手里说:“这件事还有我呢。美人鱼建国的一切事项都会由我和海尼亚负责,作为人间行者的你,只需要见招拆招就好了。”

鹦鹉石拍了下自己的脸蛋,让自己打起精神说:“我相信你和海尼亚,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能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