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些方面,就精神力来说男女是成反比的。

女人精神焕发了男人就萎靡不振了。

某女人是真的精神焕发了,全身都透着灵气,似乎才从昆仑山上得道下来。

而某人呢就像是渡劫失败了一样。

能不失败吗,原本说好就过两道雷劫,谁知道某女人杀得兴起,又多加了三道雷劫。

这个女人把她半年的怒火都浇到某人的头上了,他能活着出现在众人面前已经是三生有幸了。

张璇肩膀抖动嘻嘻的笑,活像一个被电击的土拨鼠。

万峰冷着脸看张璇“你笑啥?笑得像单平似的。”

“笑咋地了?单平都失踪了。”张璇不卑不亢。

啊!单平失踪了吗?

万峰叹息一声,红崖一代名人呀!

他可是真的名人,百度上可是有他的专门介绍的,这是多少普通人都没有的待遇。

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没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某人突然像泄气的皮球一样。

万峰临出门上班的时候栾凤还柔情脉脉“老公,下班早点回来。”

“今晚不回来了。”

还早点回来?麻痹的你以为老子的火烤的金刚烟熏的太岁呀!我又没练金刚不坏之身。

栾凤也不在意,他也就是说说,敢不回来。

栾凤的精神焕发不但有生理方面的也有精神方面的,她的车队今年取得的成绩不错。

虽然凤翔车队今年没有得到过分站赛的冠军,但是分站赛亚军第三名也没少划拉。

对她个人而言,她那种不怕死的精神也让初出茅庐的她知道上领奖台是什么滋味。

一年时间她也算是知名车手了。

不过没有站到领奖台的最中间让她耿耿于怀,发誓明年最少也要站一次中间。

为了明年能站到领奖台的中间,所以,回到家三天在充足了电以后,她就兴致勃勃跑到因呐河练车场去训练去了。

白天到练车场训练,下午四点多钟开车回家。

因呐河练车场离将威也就三十多里地,十多分钟她就跑回来了。

就半个月,张璇就叫唤了。

就算你饿了半年了,你也不能天天霸着呀,这还一户人家呢!

包饺子某人是坚决反对,那她只能看着了,她可不想天天看着。

栾凤哈哈笑“看你个没出息的,我不在家你都吃不饱,真是个废材。”

“我像你脸皮那么厚。”张璇反呛。

时光如梭,岁月荏苒,一转眼二零零四年就又到年底了。

某人痛并快乐着地混到了二零零四年年底。

总体来说二零零四年是一个相对比较平和的年份,虽然上半年外国有过几次空袭和地震造成了一些人员伤亡。

对华国来说能引起大众注意的十一月十八号长征二号卫星发射成功不知道能不能算一条。

但不巧的是十一月十六日,米国家航空太空总署的极音速飞行试验机x-43a第三次试飞,创下九点八马赫的大气层内飞行纪录。

与人家的高速飞行器x43a相比,似乎长征二号就不值一提了。

但是世事难料。

米国的高速飞行器在二零零四年就引人耳目,但是到了二零一八年也没搞出什么名堂,反倒是当年对老米各种羡慕嫉妒恨的华国高速飞行器倒弄得满天飞了。

所以说这世界在一念之间就沧海桑田了。

在年底的总结上,万峰总结了半天才发现二零零四年的南湾集团没啥可总结的。

今年发售的电动车在市面上倒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尤其是前两天发售的续航力一百八十公里的电动摩托更是让诸多摩托厂家哀叹电动摩托的时代来了。

不过雷声大雨点小,虽然南湾的电动摩托口碑杠杠的,但是销量却不尽如人意,到年底也不过销售了四万多辆。

这和最高峰摩托销量达到过一百五十万台的销量相比简直就是沧海一粟。

再就是赛车汽车。

赛龙汽车发售四个月,总销量五千三百多辆,虽然比首发第一个月有进步,但也没进步多少。

基本属于半死不活的。

电动摩托和赛车的销售不如意不算太出乎万峰的意料。

电动摩托虽然现在开始出现在街头,但让大众认识到它的便宜便利普及还得几年时间。

上一世在大街小巷到处都能看到电动摩托怎么也得零八年以后。

这一世因为南湾电动摩托的出色性能和超高的续航力,这个进程估计可以提前两年左右。

到零六年电动摩托必将会成为摩托市场的主流。

所有他现在急什么!

至于赛龙,万峰也相信它会慢慢变好,毕竟它的性价比在那里。

赛车车绝对不比外国那些五十万以下的车差,用户会慢慢发现它的魅力的。

虽然电动摩托和赛龙没有达到集团的预期,但这不耽误集团的经济增长。

今年集团的利润又长了,但具体长了多少某人扫了一眼就过去了,也没想住。

都是些数字而已。

有关心这些数字的时间他不如关心一下长城民用版在欧洲的销售情况。

这一年的秋天,南湾民用版长城在得国经历了adac残酷的碰撞试验,试验结果超过三十五分,得到了五星级的评价。

经过了adac这一关,长城就算是正式取得了在欧洲的合格证,长城轿车在十二月份正式开始在欧洲发售。

这回不是二道贩子倒腾进来的,而是通过华国外贸进入欧洲市场的。

到现在一个月的时间,从欧洲各国汇总回来的信息看,一共销售了一千七百辆。

对于第一次正式登陆欧洲的长城来说,这个成绩可以接受。

集团里的老外工程师曾经建议万峰去收购外国车企,像莺国和意呆利就有很多经营不善的车企待价而沽。

这样南湾汽车进入欧洲就有了欧洲生产基地。

万峰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直接就否决了这些建议。

他不是没想过这些事情,但是收购外国车企烂套的事情太多。

不说别的就是那些工会他就没法搞定,搞不定那些捣乱的他收购外国车企干什么?

就算它们还有一些先进的技术,但也没先进多少。

没有多少南湾集团可用的技术,那也就剩下个品牌了。

花十几亿米元就买个品牌?

万峰怎么都觉得不合适。

他坚信,过不了几年南湾也会成为世界性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