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现在莺国已经没有自己的汽车品牌了。

捷豹、撸虎、迷你、名爵、荣威五个属于英国罗孚汽车集团的品牌现在已经全部都是别人的了。

捷豹和路虎在福特手上,名爵在零五年七月会被华国南晶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收购,收购合并之后的公司就叫南晶名爵汽车有限公司。

而在福特手里的捷豹和撸虎在零八年米国次贷危机的时候被阿三家的塔塔收购了。

塔塔花了二十三亿米元收购了捷豹和撸虎。

可是华国还有无数的二货买撸虎,他们竟然不知道一零年后的路虎已经变成三哥家的产业了。

对于爱吹牛不爱动手的三哥,万峰对他们的敬仰像涛涛江水一样。

但保证这辈子不会买一分钱他们的东西。

作为国之重器的战斗机它们都能保持年摔几架的记录,你还指望它们能生产出什么靠谱的产品。

撸虎这个品牌在华国还是很有号召力的,万峰在考虑到时候要不要把路虎这个牌子薅过来。

如果买下这个牌子,它的电子系统是必须要全部淘汰的,撸虎最大的问题就是电子系统,那可是毛病不断。

修不好的撸虎可不是白叫出来的。

不过花十多亿就买个牌子?那不如自己造一款和它模样差不多的车。

撸虎竟然敢卖到一百几十万,万峰觉得这个必须要仿造一款出来。

撸虎车因为从第一代出来模样就差不多,这个万峰的车辆外形专利库还真没有它的车型。

揽胜的前三代和第四代的前头和车尾的变化还是挺大的,那就仿第四代的撸虎。

保证做出来比撸虎车强就是了。

但能不能卖出撸虎的价钱万峰是一点没想,他可没指望南湾的车现在能卖到一百万以上。

既然想了那就做呗,南湾现在做一款新车貌似就像小孩过家家一样容易。

不知这话要是当着华国的车企面说会不会被打死?

发动机都是现成的,三百多马力也足够这款车走遍天涯海角了。

就是套用赛龙成熟的三大件,换个外壳而已。

你看还就是这么简单。

年前万峰就把外观图画出来了,设计部门也开始启动进行新车前期的模型模拟。

当然这款车今年上市的可能性不大,赛龙三十二万的车都没卖出爆款,这款车弄不好要五十多万就更没准了。

先造出来再说,不行就明后年再上市。

二零零五年南湾集团最大的事情就是h5555智能机的上市。这才是南湾集团的重中之重。

南湾集团现在的手机年产量已经在三四千万部左右,单单手机一项就能给集团带来超过二百亿的利润。

因此智能机上市当然是今年集团的重中之重了。

二零零五的春节一眨眼的时间就到了,过了年,南湾集团和万峰个人就又长了一岁。

今年是南湾集团正式成立二十周年,周黎明请示万峰要不要进行一个庆祝活动。

万峰想了想点头同意,既然二十周年了,是该庆祝一下了。

庆祝的日子就定在了五一劳动节。

这个日子并不是南湾集团正式成立的日子,但万峰依然选在了这一天。

虽然电动摩托在全国的影响力还微乎其微,但是在将威它却迅速的普及开来。

尤其是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三号,汽油价格每吨上调三百元,摩托车常用的九十号汽油达到了三块五一升后,将威工业区开始有人买电动车代步了。

从取消了七十号汽油到九十号汽油涨价,这些工人突然觉得他们每天骑得摩托车已经成了一个小负担。

七十号油时期,加五块钱的汽油可以用一个礼拜,到九十号汽油的时候加五块钱的油就只能跑四五天了。

现在加油已经没有加五块钱油的了,基本都是十块钱。

本次涨价,加十块钱的油勉强能跑一个星期。

这样一算下来,一年一辆摩托车的烧油钱超过五百,而且眼看这油价还得上涨。

仅仅二零零五年,汽油和柴油就调了四次价。

三月二十三,五月二十三,六月二十五和七月二十三,短短五个月汽油进行了四次调价。

这四次调价是三涨一落。

三月二十三日每吨上涨三百元,五月二十三下落一百五十元。

六月二十五上涨二百元,七月二十三上涨三百元。

也就是说二零零五年,四个月时间,汽油价格上涨了六百五十元。

一升油涨了五毛多,九十号汽油到七月份已经超过了四块钱一升。

在这种情况下,电动摩托终于首先引起了将威工业区各个企业工人的注意。

新置办代步工具的人首选已经从燃油摩托转向了电动摩托。

一款最便宜的八十公里续航力的电动摩托两千八百元,车本身也比燃油摩托便宜了一千五到两千元。

就是南湾出品的续航力一百八十公里的电动摩托,也才三千八百元,几乎和市面上最便宜的杂牌摩托车相当。

南湾摩托有电池妥善使用情况下,一副电池保三万公里的承诺。

燃油摩托按照百公里一点八个油计算的话,三万公里的烧油费用就超过两千元。

这还只是燃油的费用,机械磨损什么的还不算在内。

而电动车就算三万公里更换一副新电池,也才三百元,而且几乎等于没有机械磨损。

它除了电池就的电机有啥可磨损的?

就这样电动摩托似乎一夜之间先在将威铺开。

这里有一个怪现象有必要叙述一下。

别看将威地方小人口少,但它似乎成了南湾集团产品销售的晴雨表。

只要南湾集团的产品能得到将威人的认可,那么基本上就可以畅销。

赛龙轿车和电动摩托恰恰就是在将威没有得到认同,导致在全国的销售都非常一般。

前者是太贵,后者是不认。

现在电动摩托得到了认可,那么是不是说明电动摩托畅销的日子已经到来?

事实证明这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

电动摩托在将威大行其道开始,这股势头首先开始席卷红崖市然后快速蔓延到渤海东丹。

短短几个月,辽南的大地上就出现了无数的电动摩托。

随后势头不减从北辽到东北三省然后进入关内。

借着汽油涨价的东风,电动摩托的春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