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如今这个牧东,接二连三的拒绝自己,而且还是直接的无视自己,这让性格火爆的他,已经暴跳如雷。

沈鸿腾浑身一阵,一股强大的气息释放出来,直接笼罩在十八号贵宾席中。

在这拍卖会中是禁止动手的,但他要用自己的气息,给牧东施压,让对方害怕起来,从而逼迫对方将这个玄金岩出售给自己。

“八百万联邦币,你卖是不卖?”这声音如同冰窖里的寒气,让人瑟瑟发抖,在拍卖席中,有些实力不济之人,已经被沈鸿腾的恐怖气息惊的屁滚尿流。

在场的人对于这个十八号贵宾都不熟悉,不过能坐在贵宾席内,肯定会有什么倚仗才对。

“强买强卖?”牧东坐在贵宾席内,感受到沈鸿腾恐怖的气息,立刻皱起眉头。

他购买的原石,开出珍贵的玄金岩,就让这沈鸿腾生出争抢之心,这人显然不是什么好鸟。

“在这拍卖行内,禁止使用任何武力!”

此时一道声音响起,声音洪亮,如恒古的钟声一般,让人振聋发聩。

随着这个声音出现的,是一道无比恐怖的气息,瞬间将沈鸿腾的气息压制下去。

这一刻,沈鸿腾老实了,连忙将自己的气息收敛起来,不敢在这拍卖会之中撒野。

拍卖会再次这回安静了,继续进行。

罗轩见到场面恢复平静后,拿起锉刀,继续解石,这块原石还有一半没有破开,里面到底有多大的玄金岩,只能破开后才能知晓。

如今这块原石被破开一半,露出来的玄金岩,已经价值七百万,若是另一半也有如此大小,这块玄金岩的总价绝对翻倍。

罗轩有多年的解石经验,动作非常的娴熟,在一面锉上一会后,泼上一些水,继续往下锉。

将近半个一刻钟的时间过去,这块原石被完全解开,而另半面中也都是藏着玄金岩。

这一整块玄金岩,体积足有人头大小,原石的石衣非常的薄,让这块玄金岩的总价绝对要在两千万左右。

“十八号贵宾小友,不知这块玄金岩是否准备出售?”丁山这话说的非常客气,经历刚才的事情后,知道这十八号贵宾绝不是轻易能够招惹的。

此时他到没有逼着对方出售,若是对方不愿意出售,那就直接放弃购买,沈鸿腾那种方法已经不能用了,使用武力在这里根本没用。

牧东听到丁山的问话后,立刻陷入思索之中。

“这玄金岩拿着也没什么大用,还是借着拍卖的机会,出售掉吧,换些钱才是最主要的!”

这玄金岩主要的作用就是炼制灵器,最强可以炼制圣阶灵器,不过他也不是炼器师,拿着也没什么大用。

而今天在最后要竞拍圣阶武技,这在场的豪强非常多,肯定是一番龙争虎斗,最好的办法就是多获得一些联邦币,这样拍下来的机会才会更大。

“这玄金岩自然是要出售!”

“真的!”丁山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陷入欣喜中,之前他就想炼制一把圣阶武器,奈何没有足够的矿石,最终这个计划也就泡汤了。

而今天见到这块玄金岩,虽然分量还是差上一些,可添加一些别的矿石,也能炼制成圣阶灵器,只要有玄金岩作为主要材料即可。

“我出两千一百万联邦币!”他出手非常阔绰,如果按照玄金岩的市价来说,这个大小只能卖个两千万,如今多出百万,就是希望能一举拿下它。

“我出两千两百万!”沈鸿腾见到这块玄金岩开始出售,也加入竞拍中,虽然刚才得罪牧东,可谁会闲卖的钱多呢。

“你!”丁山见到沈鸿腾又来争抢,立刻恨得牙痒痒,这几次竞争后,肯定又要拍出天价来,对于后面的竞拍显然非常的不利。

他虽然是同仁丹师机构的会长,可也不可能有太多的联邦币,这次来拍卖会只带了六亿联邦币,若是现在花费太大,最终的圣阶武技就难以竞拍了。

“丁先生,带着你的两千一百万联邦币过来,这块玄金岩就是你的了。”牧东的声音不冷不热,从十八号贵宾席内传出来。

“这这是!太好了!”丁山听到牧东这番话,先是有些不解,可随后就陷入狂喜之中。

他明白牧东的意思,对方是要将这块玄金岩以两千一百万联邦币卖给自己,而此时显然已经没有沈鸿腾什么事了。

“怎么回事?十八号贵宾,我出价两千两百万,比丁山高出一百万,为何将玄金岩卖给丁山!”沈鸿腾的声音有些怒意,一张老脸阴沉的就像乌云。

牧东的声音从十八号贵宾席传出来,声音中有种不可质疑的味道,“这玄金岩现在是我的私人物品,并未参与拍卖,我愿意卖给谁就卖给谁!”

刚才沈鸿腾那般激怒自己,他自然不可能将这块玄金岩卖给对方,即使多出百万联邦币,也不能将宝物卖给一个潜在的敌人。

若是对方获得玄金岩,制作出一把强大的圣阶武器,再来对付自己,这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好!好!十八号,我记住你了!”沈鸿腾已经暴怒,声音冷若冰霜,让人不寒而栗,不过如今在这个拍卖会中无法动手,不然的话他早就冲上去了。

丁山扭头瞥向一旁的沈鸿腾,神色中有股幸灾乐祸,这个家伙招惹到一块铁板,最终什么好处也没捞到,反而便宜了自己。

他来到十八号贵宾席中,从空间戒中取出二十一块灵牌,这灵牌每个能兑换百万联邦币,是翔龙拍卖会内部所用的代金钱票,可以随时兑换成联邦币。

“十八号贵宾小友,这次多谢你将这玄金岩出售给我!”丁山见到牧东的面容,到未怀疑对方戴着人皮面具,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对方如此帮助自己,也不好多做打探。

此时对于牧东,只剩下感激之情,若不是对方主张将玄金岩出售给自己,可能还要多花个一、二百万联邦币,这可绝不是个小数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