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前。

峡谷之中一片狼藉,大地就如被人蹂躏过的毛毯,撕裂、扭曲之状遍地。

一侧的山体也倒塌了下来,碎石堆满了半边峡谷。

谷中浓重的瘴气,早已被厮杀的劲气给彻底吹散,草植更是彻底剥离地面,散落四周。

“哈哈……哈哈……”

大半身躯都已被冻结的夏侯胜依靠着黑棺,正自仰天大笑,笑声肆意,毫不收敛。

“道基,想不到啊!一位堂堂道基修士,竟然也命丧于此,能有清风剑作陪,我夏侯胜也不虚此生了!”

却见,在他不远之处,道基修士温明玉的头颅已被天刀贯穿,彻底失去了生机。

而孙恒,那庞大的身躯也是摇摇欲坠,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膛,眼眸中尽是无奈与悲凉。

清风剑最后的一击,虽然被他避过了绞首之险,但剑光却贯穿了他的胸膛。

在他心口处,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前后通透,甚至能看到内里那破碎的心脏碎片。

“彭!”

孙恒脚下一软,当即瘫倒在地。

“夏侯宗主。”

他缓缓闭上眼,语气中有些无奈,也有些不甘“此去可不止有温明玉,还有在下,希望你不要嫌弃才好。”

他先是被清风剑贯穿肚腹,伤及五脏,又被洞穿心口,斩灭生机。

此时,已然无救!

他虽强,对肉身的掌控更是惊人,但也不可能修补洞穿的心脏!

“孙兄弟。”

夏侯胜这个时候,却早已对生死置之度外。

当下微微侧首,看向孙恒的眼神更是带着股惊奇“你……是妖?”

孙恒现在,高达八米,双眸赤红,獠牙外凸,浑身上下煞气浓郁。

怎么看都不像是人!

孙恒摇头“煞身而已。”

“我原本以为煞身只是虚影。”

夏侯胜眼眸闪了闪,道“现在看来,这门功法似乎另有门道。”

“那又如何?”

孙恒强自撑起身体,闷声开口“到了现在,夏侯宗主还有心情探究这些?”

“是啊!”

夏侯胜抬头,眼望峡谷上方的天际。

白云漂浮之下,他那兴奋的眼神渐渐变的迷茫,更是透着股深深的悲凉与不甘。

“活着,真好。”

“我以前从未发现,这天,竟是那么的好看,似乎在这里看上一天,都不会觉得厌烦。”

他轻轻一笑,道“孙兄弟以后有时间,定要替我多看看这个世界。”

“夏侯宗主什么意思?”

孙恒破损的心脏猛然一挑,忍不住侧首朝着夏侯胜看了过去。

夏侯胜不答,反而一手抚摸着身旁的黑棺,缓声开口“孙兄弟可知,我们天尸宗传承了多久?”

“不知。”

孙恒摇头。

“我也不知道。”

夏侯胜咧嘴一笑“但据我所知,自上古有文字出现之始,就有我们天尸宗的记载!”

“嗯!”

孙恒眼眸一挑,忍不住面泛惊讶“天尸宗的传承,竟然那么久?”

只是大雍,就已成立两千年。

在它前面,皇朝更替多不胜数,甚至就连专门探寻前朝往事之人,都不知文明可以往前追溯多远。

这么多年,说是海枯石烂、沧海桑田的变化也不为过,区区一个武道宗门,竟然能延续如此之久。

简直是匪夷所思!

夏侯胜自得一笑,道“孙兄弟可知为何?”

孙恒拱手“愿闻其详。”

“因为它!”

夏侯胜伸手一拍身旁的黑棺,手上虚弱无力,面色尽是复杂“此物在,天尸宗的传承就在。”

“这个棺材……”

闻言,孙恒眼眸微缩,忍不住再次认真打量起那个黑色的棺材。

棺材通体漆黑,又遭清风剑砍伐肆虐,早已遍体鳞伤,看上去破破烂烂毫不起眼。

但以孙恒的眼力,却瞬间查知它的变化。

“它在愈合!”

那黑棺之上的裂痕、缝隙,竟是与前不久不太一样,裂痕变淡、缝隙变小,虽然发生的极其缓慢,却逃不过孙恒的眼神。

“没错。”

夏侯胜轻点头颅,道“这个黑棺,不论受了多大的创伤,都会慢慢愈合。甚至,即使放于烈火之中烘烤成灰烬,百年之后也会重现!”

“而一旦有人入了此棺,就可得到我们天尸宗的传承!”

“只可惜,黑棺之中的传承,几十年才会出现一次,而且不得口述,因而天尸宗始终无法兴盛。”

“不得口述!”

孙恒眉头紧皱“这是何道理?”

“我也不知。”

夏侯胜摇头,眼眸中带着奇异之光“但我们天尸宗的传承功法,绝不比所谓的仙宗魔门稍弱。只可惜,历代天尸宗弟子,始终不能把功法修至道基境界。”

实际上,在两千年前仙宗魔门未曾现世的时候,天尸宗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家功法之中的道基境界指的是什么!

也是因此,夏侯胜才会如此执着的想得到筑基丹。

筑基丹的作用,对他来说,远不止成就道基这么简单。

“不过……”

他声音微顿,再次看向孙恒的眼神,已是熠熠闪光“以孙兄弟的潜力,却是大有希望,如若孙兄弟接受了我宗传承,也许天尸宗振兴,指日可待。”

“我?”

孙恒伸手一指自己的胸膛,无奈摇头“在下怕是有负夏侯宗主的所望了。”

“嘿嘿……”

夏侯胜咧嘴一笑,笑的堪称诡异“孙兄弟,我宗的传承,与这不灭黑棺紧紧相连,但中间传人遇难未曾留下遗言的情况却是时有发生。”

“这种情况,你觉得会有谁主动进入黑棺,接受传承?”

孙恒眼眸一凝,一字一字的开口“死人!”

除了死人,谁会没事往棺材里躺?

“不错!”

夏侯胜点头,闷声开口“棺材就是放死人的,但只要那死人还有一丝生机,就可在这黑棺之中复原。”

死人并非都是真的死透!

有时候一个人虽然呼吸停滞、心脏停止跳动,实则还有一丝生机残存。

医道高手活死人的手法,就是来源于此。

只不过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呼吸一停,已然无救。

夏侯胜眼神复杂的继续开口“在下当年就是身负重伤,被师尊投入此棺之中,得了传承,拜入到天尸宗的门下。”

孙恒犹有疑问“那夏侯宗主为何不再次进去?”

“黑棺并非是所有的伤势都能修复。”

夏侯胜淡然一笑“而且,修复伤势,所用的是黑棺之中的太阴之气,那东西对我已经无用。”

“但你不同!”

他凝视孙恒,道“你从未进去过黑棺,还可一试,孙兄弟可愿意信我?”

孙恒默然,随后强笑一声,道“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信不过夏侯宗主的?”

“那好!”

夏侯胜单手一推,把那黑乎乎的棺材直对孙恒“天尸宗虽然代代相传,却也无什么规矩,历代都是入了黑棺之人就可以天尸宗门人自称。孙兄弟如若不愿意入宗,也没什么关系,只要以后给天尸宗留个传人即可。”

“还有,你且记住,在得了传承之后,千万不可在黑棺之中久待,如若不然,你会真的死去。”

“而且,还会化作一头僵尸!”

“另外……”

顿了顿,他才继续开口“他日孙兄弟如果路过中洲平湖山,劳烦你把我的尸身葬在后山。”

提及平湖山,夏侯胜的眼神已是一片落寞,显然在那里有着他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

孙恒正色拱手“如若在下侥幸存活,定当不负夏侯宗主所托!”

“好,好!”

夏侯胜点头,朝着孙恒轻笑两声。

下一刻,他那一双眸子里跳动的生机,陡然熄灭,消失不见。

而他的身躯,也被一层寒霜给彻底包裹。

孙恒一愣,随即轻轻一叹。

半响过后,夏侯胜和那温明玉的尸身,都被孙恒放进了黑棺。

当然,为了确保温明玉死透,孙恒又给他来了几下。

但古怪的是,即使放了两具尸首进去,那黑棺内部看上去还是与刚才一般无二。

“彭!”

峡谷不远处的渭水河边,孙恒举起黑棺,投入水中。

随后纵身一跃,扛着棺盖跳入黑棺之内。

…………

庐州,石安郡郡城。

“晴儿,我真的冤枉的,孟大哥的死,跟我没有关系!”

商队护卫罗金在后院拦住手托托盘,上有几碟小菜、酒水的晴儿,面带讨好之色“你一定要相信我,给小姐说一声,别让她听信其他人的谗言。”

“是真是假,小姐自己会分辨清楚。”

晴儿面色阴冷,朝着罗金轻哼一声“当时有很多人见到了你的所作所为,如何解释,你且自己好好想想吧!”

她端着菜迈步欲行,却被对方一把拉住衣袖,差点洒了酒菜。

“你干什么!”

“晴儿。”

罗金面容皱起,干笑道“别人如何看我我不介意,但晴儿你可不能冤枉我,你知道的,我对你可是真心一片的。”

说话间,他身躯前贴,就要往对方身上靠去,同时手腕一抖,某些不知名的东西,也悄无声息的洒落在那些酒菜之上。

“你站住?”

晴儿面色一变,当即倒退一步,声音更是一扬“罗金,我警告你,你要是敢乱来,我这就回去告诉小姐。”

“你松手!”

她一抖衣袖,怒道“我还要给前辈送吃食,没时间关心你的杂事!”

“你……”

罗金面色微变,张口结舌的片刻,终究还是松开了手,无奈的后退一步。

“好,好!”

他高举双手,笑道“那晴儿你去忙,我先去小姐那里看看。”

“哼!”

晴儿冷哼一声,道“小姐正在招待客人,可没时间见你!”

说完身躯一扭,朝远处的房屋行去。

在她身后,罗金的笑容猛然一变,眼眸里闪现一抹残忍之色,手一晃,也把衣袖间的一个不知何时开口的药包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