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大年初三。

  上午九点三十分。

  江子和默予已经穿好了铁浮屠,今天早些时候,江子和梁敬已经提前去通信塔做完了前置工作。

  接下来就是安装备用天线。

  无源式综合射频天线有两部分,天线与发射机分开安装,天线安装在塔顶,发射机安装在塔底,中间用长达二十米的波导管连接,所谓波导管,就是结构简单的空心金属管,用来传递高频电磁波,这东西非常古老,但是胜在靠谱。

  江子背上发射机,默予带上天线和工具箱,沿着安全绳出发了。

  留在卡西尼站内的人目送他们逐渐消失在浓雾中。

  今天起了点微风,默予一手抓着安全绳,脚踩在坚硬的冰面和冻土上,铁浮屠的脚底是锋利的冰爪,但仍然难以抓紧地面,相较之下江子就要熟练得多,三步一滑三步一滑,走得飞快。

  默予抬头四望,流动的棕黄雾气像是浑浊的水流,走在这里宛如走在海底,头顶上就是千万吨混杂着泥沙的海水。

  “今天的天气不太好。”江子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当心一点。”

  “不会有大风吧?”默予问。

  “不好说。”江子回答,“不过大白说没有,你不用太担心,只要没听到啸叫就没事。”

  默予加快了几步,很快就看到江子的背影出现在前方,白色的天线罩和红色的铁浮屠分外显眼。

  默予很少外出活动,从未真正碰到过什么危及生命的恶劣天气,她对泰坦上的风暴印象都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那些从风暴中生还的人都说狂风就是死神的手,一旦被卷进去就是被死神攫住了,你会感觉有成百上千的人紧紧地抓着你,他们抓着你的肩膀,你的胳膊,你的大腿和小腿,将你往大雾中拼命拉扯,他们是之前丧命在风暴中的亡灵,想把你也拉下地狱。

  这里面可能会有夸大的成分,但无论是谁,在描述风暴时都会提到女妖的啸叫,它从浓雾中幽幽地传来,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仿佛神话中塞壬女妖的歌声,行船的海员们听到歌声就会失去神智,人们一度以为它是某种生物发出来的声音,后来才意识到这是风暴降临的前兆,风暴来临前必有女妖啸叫。

  专家们解释这是因为低温气流在冰面上高速移动时会产生高频震动,听上去就像是女高音歌手米妮·莱普顿的海豚音,声音的传播速度比气流要快,所以一旦听到这种声音,就说明风暴即将降临。

  江子钻进通信塔,沿着梯子爬上去。

  默予在塔底卸下身上的发射机,发射机也扛不住零下一百摄氏度的超低温,所以默予还带着保温套,内置四块同位素温差发电芯片。

  安全绳从头顶上垂落下来,默予仰起头,看到江子正站在梯子顶端,朝自己晃了晃手电,“我先安装天线,你在底下安装发射机。”

  “收到。”

  默予打开工具箱,把各种零件一把摊开,大白给出了详细的步骤,投射在她的头盔平显上。

  “螺丝刀……嗯螺丝刀,三号……三号,先用三号再用四号。”默予小声地重复步骤,两只手悬在工具箱上点来点去,“然后是法兰和垫片。”

  “磨剪子嘞戗菜刀——”江子麻利地安装天线,他把天线固定在塔顶上,依次拧上螺丝。

  “站长,你在哼唧什么?”

  “磨剪子戗菜刀啊。”江子说,“没看过电视剧么?以前的人们走街串巷,帮人磨剪子戗菜刀,就会喊这个。”

  “不看电视剧。”默予说,“那玩意只有老年人才看。”

  “你那边有大号的梅花起子么默予?”

  “有。”

  “给我一把。”

  “我要一把离子枪,上边有离子枪么?”

  “有,你会用么?注意不要把火开得太大,枪口不要冲着自己。”

  默予把隔热罩扣在发射机上,然后把发射机的电缆扯出来,与预先准备好的供电电缆连接,通电的一瞬间,发射机上的指示灯齐亮,大白提醒她发射机安装成功,默予不是专业的通信工程师,但干起活来相当麻利,与此同时,江子已经完成了天线的安装,开始安装波导管。

  “默予姐在家经常干重活么?”崖香问。

  “是啊,修水管修马桶修空调扛煤气罐都是我一个人包办。”默予回答,“如果你有我这样一个甩手掌柜那样屁事不管的老娘,你就知道男人能干的事,女人都能干,女人能干的事,男人不一定能干。”

  “有什么事是女人能干,男人不能干的?”崖香问。

  “生孩子。”默予回答。

  “默予姐,你妈的……”

  “哎妞你怎么还骂人呢?”默予挑眉,“不许说脏话!”

  “我的意思是,默予姐你的母亲,她在家里什么都不做吗?”

  默予冷笑。

  “她只会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碗骂人,除此之外,什么都不干,别跟我提她了,那女人脑子有毛病。”

  江子站在梯子上,把波导管固定在通信塔的内壁上,一级一级地往上升高,一截一截地固定,默予蹲坐在底下,把波导管装上发射机。

  “站长,默予,能听到我说话么?你们那边情况如何?”

  梁敬的声音。

  “梁工,这里一起正常。”江子扣动按钮,电动螺丝刀把螺丝钉打进通信塔的内壁,“马上就完成了……大概还有个二十分钟。”

  “需要帮手么?”梁敬问。

  “不需要,两个人足够了,再来一个这里挤不下。”

  江子爬到了梯子顶端,钻进防风罩里,开始工作的最后一步,用波导管把发射机与天线连接起来。

  “站长,今天的天气不太好,你们尽快回来。”

  “要变天么?”江子问,“你听到啸叫了?”

  “没有啸叫,只是开始下雨了,而且看样子雨要下大。”

  江子直起身子,果然听到外头有噼里啪啦的雨声,雨点密集地打在通信塔的防风罩上,这鬼地方的暴雨说来就来,而且一来就是海水倒灌,地球上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雨,因为地球上的重力限制了雨珠的大小,当雨滴长大到一定地步时空气就托不住它了,但泰坦不一样,土卫六上的重力小,空气密度大,雨珠的体积重量能疯狂地积累。

  想想打满一桶水然后倾倒下楼时的场景,泰坦上的暴雨就是这个德行。

  “搞定了。”默予拧上最后一个螺丝,拍了拍巴掌,对自己的工作成果很满意。

  “我也搞定了,梁工说可能要变天,咱们快点回去。”江子抓着安全绳直接降下来,喘了口气,“大白,开机试试。”

  发射机电源开启,江子和默予站在边上等待结果,如果成功他们就能打道回府了,但几分钟后大白传来消息:天线故障,联络失败。

  江子和默予吃了一惊。

  “怎么搞的?”

  大白自检后给出了原因,可能是天线的安装不稳,存在接触不良。

  默予让江子在底下休息,她上去调整。

  江子站在塔底,仰头望着默予爬上梯子,钻进防风罩内,很快就不见了人影,只有头灯的光柱在闪动。

  “能行么默予?”

  “没问题,我已经找到了问题的源头,只是几个螺丝的事……”耳机里传来默予的回答,“大白在教我怎么调整这东西,我得要一把钳子……钳子钳子钳子可爱的钳子你在哪儿啊……”

  地面忽然微微一震。

  江子一开始还以为是错觉,但下一秒更剧烈的震动传来,他差点没能站稳,外界响起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江子还没来得及出声,就看到头顶上的防风罩轰然爆裂,像是被一门大口径舰炮直接命中,从这个世界上粗暴地抹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