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蓝墨胡思乱想的时候,跟随在王兴虎身后的大队人马,也都到达失火现场。

那些人中,竟还有数位官员。

两位骑着长耳马,穿着青色卫队服饰的军官,衣摆上分别环绕三道水纹。

这表明他们的身份,都是副镇级的官员!

若是放在银叶镇上,也就可以如同那位华百长一样,成为独当一面的卫队首脑。

即使放在这红叶城中,副镇级的军官,也都算是一军之长。

魔陆上成建制的军队,向来分为前、后、左、右、中,五军。

一般来讲,主将直接统率的中军,战力最强。

前军,前锋部队,精锐程度仅次于中军,战时先行开路,平日刺探敌情。

左军与右军,中军辅弼。

后军,保障后勤。

红叶城卫队,同样分五军,共计上千人。

副镇级军官,也就是军中百长,任职城卫队中的大队长一职,分掌城卫五军之一。

要说镇级官员,早已经是民众们眼中的高官。

所以,蓝墨之前出门好多天,也都没有见过一位镇级官员,现在不仅一次见到了两位,更见到城中首将在此地现身?

这种场面,摆出的越大,越是显出庄重。

越让蓝墨心里,感觉压力山大!

阳光下寒风吹过,随行军士手执数米高战旗,屹立于王将军身后。

那旗杆动也不动,旗面上猎猎声动。

凡是军官到达城级,就要亮出自家旗号。

所以,如今红叶首将因公出动,需要有战旗相随。

二位百长大人,下马后就去直接立在王兴虎的身后侧,一左一右手扶刀剑,虎视着场中一切。

蓝墨见此,心中越发慌乱。

看他们这般架势,对咱这位真正的凶手来讲,形势就是万分的不妙。

照这么发展下去,我这贱民的小命,很可能不保!

接下来,可咋整?

总不能就这么等待着被坏蛋们咔嚓一刀?

那多么不人道!

难不成还要俺,再去等待十八年,才能娶上漂亮小媳妇?

那样一开始,有心无力不说,将来更是任重道远,搞不好只是因为彩礼不足,婚事就去呼啦啦的告吹,到那时候,什么指腹为婚也都不顶用。

也不知道,咱还有没有可能魂穿第四世?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真的好艰难啊!

蓝墨努力调整着自己心境。

他现在这种表现,已经相当不错了。

因为他三生三世以来,从未经历过这般隆重的大场面,实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积累。

要说不怯场,就是明星演员必备的优秀素质,能够得到很多人的衷心称赞。

可是现在的蓝墨,他偏偏不想引人瞩目。

猪都怕壮,何况刚刚成年的蓝墨,现在就是最怕出名。

可惜,他与生俱来的惹祸才能,就如同小小钱袋当中好几米长的老大铁锥,把那无辜的钱袋变成各种各样的布片与线条,只要一出现就是那样子显眼,想不被人察觉都很困难!

这是一种极为特殊的能力。

冬日里的暖阳,正挥洒无尽光明,驱散所有黑暗。

蓝墨把不远处的景象,瞧得一清二楚。

他似乎见到了,正义终将来临。

真相,更是永远不可能被坏蛋隐藏!

就在那两位镇级官员的身后,跟随着数位乡级官员,以及一大群军中的小吏。

甚至,还有一些不着军服,身穿黑青二色官服的官吏!

蓝墨以为队伍结束的时候,又有一辆装饰豪华的马车缓缓驶近。

那车竟然是双马拉车,上面就有用来遮风挡寒的雪白皮帘,中间绣着两片银边的锦丝红叶,显示出车中人物所属家族的不凡。

因为这代表使用马车的家族,得到过红叶领主府二赐银具的荣耀!

所以这看似简单的精美图案背后,就有来自红叶领主一脉的看重。

当然这一家,比起洪家的深厚底蕴,不可同日而语。

而能够使用双马拉车的人物,至少应该是一位副城级的官员,与那位洪老的官阶相同,在银叶城中属于独当一面的高官!

那车门开启,却让蓝墨大感意外?

从那车上下来的官员,青色衣袖上缠绕三道白色直纹,竟然只是一位副乡级官员!

早有准备的郁老板,就在此时此刻上前,对王兴虎与那些官吏恭敬见礼。

“……想不到,这起纵火案件,竟然同时惊动城中诸位大人?这都要怪罪,那大胆烧粮的无知贱民啊!”

他又看向马车下来的那人,亲切打起招呼。

“尤其是明大人,竟然还要劳烦您亲自到场?

这下,就让我们郁家商队,看见人心公道所向。

相信诸位大人,定能为我们这些受害者做主,挽回我们商队的损失,严惩这纵火的凶犯!”

这郁慕朗口中的那一声明大人,就让蓝墨脑中恍然大悟。

原来是执掌红叶财税的明家!

这应该是跟郁家交好的人物。

听闻那位副城级的明章大人,还有位弟弟明典任职税吏。

虽然明典此人,出了名的能力不足,却因为与那位领主平妻的关系,获得了正式官身,在红叶城中负责收取商税。

看来,也就是眼前这位。

当然,因为他本人不学无术,导致职位一直无法提升。

许多人嘴上不说,但心里对这明典,十分瞧不起。

这负责收税的明税吏,其实大字不识,更是不会算数。

如今明典乘车而至,自然就是为了郁家出面站台。

蓝墨想明白这一点,心中就感觉一阵凄凉。

不知洪家那边,为何还是没人出面,为我这位贱民撑腰打气?

洪四爷,您老,现在又是在哪里?

一时间,他心里充斥无助的苦涩滋味……

实际负责客栈纵火案调查工作的?其实只是卫队中的一位正乡级军官。

蓝墨听旁人口中,称呼他为曾队长。

在场一众官吏,见他负责调查,都未曾表现出什么异议。

或许,这位乡级的军官,之前负责处理过此类案件?

就连那位红叶首将王兴虎,也只是站在一旁,时不时向这位曾队长询问几句,了解相关情况,却根本没有插手这位队长具体工作的举动。

蓝墨心中,已经是欲哭无泪?

还真是了,我不过烧了几车粮食,你们也用得着摆出这种阵势,何必这般大张旗鼓啊!

可是那些城卫队员,看向他的眼神越发凝重起来。

就连这几日,蓝墨去买过桐油的那几家店铺的掌柜,也分别被卫队队员们相继带到此处。

那几家店铺的掌柜们,更对他蓝墨指指点点,不时就去相互点头确认,眼神居然一致,话语竟然相同?

就是这牵牛的野小子,从咱们店中购买过不少的桐油!

曾队长也只是简单问过他们几句,确认一些情况,就带人去火场当中探查现场痕迹。

只见四处人影穿梭,现场可能存在的线索,就被曾队长带人一一清理整顿。

这一刻,城卫队展现出平日难得一见的高效。

至此地步?

被冷落一旁,严加看守当中的蓝墨,一颗心儿直接沉入了海底。

他心里,感觉好难过。

因为自己纵火的罪行,已经无法继续掩饰下去。

就连他买下青牛与牲口饲料的那一家车马行,店中的掌柜与伙计,如今都被卫队一个不落的带来此处。

所以那头青牛的出处,当场也都无法隐瞒,被人盘查的一清二楚。

就连牛身上,哪里有什么标记?

以前出生后,生过一场大病,后来却又得以完全恢复的事情?

都在那伙计口中,一一道了出来!

蓝墨着实给这伙计气得不轻?

因为他这位客人,去买牛的时候,那伙计也没有这般用心的介绍过。

甚至接下来,他这几日去过的药铺,其中更有数位老板,被卫队传唤查问。

蓝墨知道卫队方面,已经基本掌握自己这数日来的动向!

那位负责调查的曾队长,在火场当中搜寻过数遍,足足耗费一个多小时,方才停下了自己动作。

他返身,对那位王将军,仔细报告过情况,又分别与在场诸位官员攀谈几句。

终于,带着数名队员,面色肃然,找上蓝墨。

曾队长开口:“你小子,就是黑山村的贱民蓝墨?身牌拿来我看!”

蓝墨心里无奈,取出身牌给他。

曾队长看过身牌,上下打量着他,面上难免疑惑不解。

不过下刻,这位队长的声音,突然就去提高不少,让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一时间,就去吸引所有人关注,场中只听到他一人说话的声音!

“关于,此次纵火案件,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昨夜郁家报案,指出你蓝墨就是纵火的罪犯。

我们根据他们提供的线索,开展相关调查。

现在为止,已经有不少人将罪证指向了你,几乎发现的所有证据,都在证明此事,就是你这贱民所作所为!”

那人说着,把身牌向蓝墨一抛。

“瞧你这面身牌,也都没有差错,你该不是什么人冒名顶替!”

他继续开口。

“要说这其中,的确还有一些让我推测不出的细节,存在一些不合情理的地方。

就在不久前,我们已经将你租下的那处院落,仔细搜查过了,不仅那些桐油被你拿来纵火,就连那重达数吨的牲畜饲料,也都被消耗一空!

据我个人推测,你背后必定隐藏有不少的同伙,也就是之前与你一起进入城中,伪装成哑奴的那一批人。

更可能,还有不止一头的牲畜,被你们这伙人隐藏?

我想这件事情,若是多去耗费时间,总是可以查到线索。

最多,需要卫队去查一查这段时日,城门处关于牲口的出入记录,或者去城中那些交易牲口的货场,仔细查询一番,应该就能找到一些痕迹。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在这红叶城中,本来就有你小子的同党!

要不是你们一起出手?

那就是你小子利用一些牲畜,提前送来大批的桐油,然后在昨晚发动,将此处紫粮一举焚毁。

可这件事情,实在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就算你们要来毁掉店中紫粮,也用不着这般大张旗鼓,非要在夜间合力纵火,搞到惊动全城的地步,同时还要留下这许多的破绽?

所以,你们这样做,究竟图个什么!

难道以为这城中缺少了一批紫食,就会发生什么重大的变故?

我知道,你这贱民与郁家有些恩怨。

可要说站在你背后的那些人,只是为了你这贱民,出这一口的恶气,却是根本用不着烧粮。

你们既然能够把纵火一事,做到这般迅疾无声的程度,想来在城中也都有着不小的势力,何必用这种不入流的下作手法出气?

这是让人无法理解的行为。

看你们的手段,想要报复郁家,没必要搞得这般复杂,应该还有其它手段才是?

为何你们非要在出手的同时,留下这许多的漏洞?

尤其,是你背后那些人纵火成功后,又来对你本人置之不理,这岂不就是一条摆在明面上的线索?

他们就不怕暴露自己?

所以他们这么做,到底是想要达成何种目的?

难道是有什么敌人,想要同时对付郁家与你这贱民,顺便刺激挑衅我红叶卫队?

不过我想,何至于此!

这手段实在愚蠢。

这件事情上,存在诸多令人费解之处。

所以现在,我只要你仔细交代此事,把你知道的全部情况,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那些给你提供帮助的同伙,如今究竟隐藏在何处?

或者你本人,也都属于受害受胁迫的一方?

只要你在此老实交代,就可以减轻自己本身犯下的罪责。

说起来,这里面有一点,倒是让我心头佩服。

你那些同犯,竟能隐藏如此之深!

从昨夜火发不久,我们就开始全城搜索,却依然没能找到他们的丝毫踪迹。

甚至,那些短短数日内,就去消耗大量饲料的牲畜,除了眼前这头青牛,我们也都没有去发现第二头?

这种情况,着实让人费解。

虽然现在大量证据,都已经指向了你小子,但其间这些难以解释的细节,我需要你老实交代出来。

难不成,你们会是东法那边派出的秘谍?

经历过什么诡异隐秘的训练?

但这个推断,却完全不符合情理。

如果真是东法那边,想要对付郁家,也都没有必要在红叶城中动手。

如果是上面王室,派下人手破坏城中稳定?那你们何必只来烧掉几车的紫食,难道就为了搞出这场儿戏不成!

你背后那些人,到底又是如何做到迅速行动,又去迅速隐藏呢?

为何我们问遍了,起火时这附近的人们,他们居然没有见到你们任何的活动痕迹,甚至连那些桐油究竟如何运送过来的,也都没有丝毫的印象!

这一些,我们需要你来做出解释。

当然,若是你这贱民,对我如今做出的推断,心中有所不服?

那就可以在此,当众对我提出反驳。

我这人办案,从来不会冤枉任何一位好人。

哪怕就是如今,看上去已经罪证确凿的你。

只要,你蓝墨能够拿出有力的证据,解开我心中的疑惑,让所有人都来相信你,进而证明自家的清白?

那我曾俊发,在此自请王将军处罚,更会当众对你道歉!”

冬日阳光下,众人注视着侃侃而谈的曾队长,不知不觉就去点头,心中赞同他的说法。

蓝墨不等听完曾俊发的质问,脑中就是一片乌云遍布。

他此刻心情,跟他眼中那片漆黑苍凉的货场,同样都是无比糟糕。 ...... 本章节未经授权,暂时无法提供绿色转码阅读. 支持作者,请前往正版网站付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