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上村民,蓝墨一行二十多人,看上去人数已经不算少。

平时这种情况,就要引起地方卫队的戒备警觉!

那些人生地不熟的远行客商,必定要去受到那些地方卫队的严密盘问搜查,损失一笔不小的过路费用,否则能不能进入路过的镇乡当中安歇整顿,都是未知数了。

不过胡佑在这附近,跑过多年运输。

他对可能面临的情况,心中早去想到应对的方法。

他在队伍快要到达红石乡的时候,就加快自己前行速度,提前找上,红石乡卫队当中,一位与他相熟的队员。

那人名叫谷军,出身黑山村。

现在是红石乡的下民,乡卫所的辅兵。

有这位熟人,在红石乡卫队面前周旋,众人得以直接进入乡里。

虽然因为他们人数众多,引起旁边一些人们关注,却也没有受到什么刻意的为难。

蓝墨等人,就在乡中一家客店,住了下来。

胡佑因为经营车行,经常路过红石乡,与那一家客店的老板,也算是旧相识。

踏入店中,胡老板当即就要他去摆下酒席,口中说是要去答谢谷军。

当然,席间还有另外一位客人。

红石乡一间杂货铺的掌柜,名字叫做卢志远,是红石乡中民的身份。

他与胡佑,算是认识多年。

不过二人之间,谈不上什么深厚交情,更多就是些生意往来。

说起这位卢掌柜的妹夫,是红石乡驿站里面的一位信使。

乡驿站当中,设有驿吏,副乡级的官身。

驿吏下,设信使若干,负责传递消息。

所以,不要小看这些信使,他们可都是在编吏员的身份!

魔陆各方势力行政命令的下达,需要经过各地驿站逐级传递。

信件的等级,分皇命、王令、官文、平信。

皇命,皇室所下的旨意。

王令,王室下达的命令。

官文,各地贵族与行政机构的官方书信。

平信,也就是普通民众的信件。

不过各处驿站,很少会向公民之下的民众开放书信业务,它们的服务对象,一般最低就是公民阶层。

当然,也会有一些驿站为了增加收入,将业务向上民和中民开放。

再下层的民众,也就不可能享有这种通信的权力。

说到公民以下的阶层,大多就是不识字,也不会给人写信。

至于这位卢掌柜,原本只是出身下民,个人能力不见得如何出众,可就是因为妹妹嫁给了那位吏民,得以在乡中一家店铺里做了掌柜。

虽说那家店铺,属于那位信使名下产业?

但实际上,平时真正去做决定的,也就是这位卢志远卢掌柜。

毕竟有一位信使夫人,在背后给她哥哥撑腰,店中又有哪个敢不服气!

此时众人入座,隔间里面炉火正旺。

壶中热酒,倒出的酒水,都冒出浓郁的香气,只要闻到就会使人醺醉。

酒壶弯嘴,一缕酒气袅袅渗出,随众人动作消散半空。

席间几人,就此喝过几杯热酒,气氛开始变得热烈,口中彼此吹捧起来。

那位卢掌柜,笑着开口,声音听来尖细。

“我说胡老板呀,你看起来气色当真不错啊!

这段时间,我倒是没有见你前来红石乡,照顾我们家的生意了。

怎么今天,突然想起了我老卢?

还有你这手底下,就能多出了一批人手?

看看外面,那些留下短发的奴隶,一个个也都结实精壮!

这般一头贱奴,在咱们红叶领,只怕也就需要那么几枚,甚至十多枚的金币?

老实说吧,今天见到你能带领这么多人,我老卢都有些不敢相信。

你这是,去打通了哪里富商的门路?

还是侥幸攀附上,附近何处的世家官吏呢?

看来你们黑山村,真是一处好地方。

所以,你近来到底因为什么发财?

要有合适的路子,可千万别忘记我老卢啊!”

胡佑哈哈一笑,口中客气得很。

“哎呦,卢大掌柜,您可不要这么讲,我哪里会是什么老板?

也别说,是我胡佑照顾您的生意,其实我更需要卢掌柜的照顾。

还有,外面那些,不是奴隶。

这件事,我正要跟你说起。

你口中,随我一起过来的短发奴隶?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是人!

这是我家外甥蓝墨,施展出来的魔法召唤手段,只是一群魔法召唤单位。

我正要介绍他,跟你这位长辈认识。

蓝墨,还不给卢掌柜敬酒?”

胡佑说着,看向陪坐一旁的蓝墨。

此时的蓝墨,外伤大概已经痊愈,右臂上的纱布居然不见了踪影。

那一身细麻的装束穿在身上,显出十分的帅气。

可惜,就是人长得太瘦了点,也太年轻!

蓝墨微笑端起酒杯。

“晚辈蓝墨,给卢掌柜敬酒。

说来外面那些魔法召唤单位,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手段。”

不过卢志远,却是露出明显的惊愕神情!

他看一眼蓝墨,再去瞧瞧胡佑,忍不住尖声反问。

“你们说什么?什么魔法?

难道外面那些奴隶,都不是人?

他们,都是传说中的魔法召唤物!”

卢老板说着,强行恢复平静,过不数秒,就去嘿嘿失笑。

“这真的假的?你胡佑,不是在跟咱玩笑吧?

我看那些奴隶,跟活人没有两样,所以你这话,让我如何相信?

别跟我老卢,开这种玩笑!”

一旁的谷军,就有些看不下去。

他见到卢志远惺惺作态,摆出一幅完全不相信胡佑的丑态,心里面也就感觉,这姓卢的很讨人厌!

“我说老卢,你这算什么反应?

我来告诉你,这件事情,可是真的不能再真!

就在前天,我们卫所的上官,刚刚接到过相关的消息。

黑山村贱民蓝墨,在红叶城杀死黑石镇商旅。

城卫队队长,千将王兴虎,以自身功勋,为他蓝墨抵罪!

这种事情,难道还能说出来作假?

要说我们龚所长,前天把我直接给喊过去,当时就来问我。

‘我说你们黑山村那里,怎么什么人都能出啊!

是不是,有个叫做蓝墨的?应该是位年纪不大的少年,就去掌握了神秘的召唤魔法,又在红叶城那里,惹下不小的风波。

更去杀死了,南面黑石镇的郁家行商!

所以你们同村的那个人,又有什么跟别人不一样的?

他从哪里学到的魔法?真让老子想不通了。

如今这既然是发往咱们红叶各地卫队的情况通报,绝对不可能出现差错。

这不是驿站那边,刚刚给老子送过来的嘛!’

所以我说卢大掌柜,这件事情你有什么不能相信?

你那位妹夫,也就是王信使,他都没有跟你说过此事?

我们黑山村那里,就算出现一位懂得魔法的人才,又有什么值得你大惊小怪!”

谷军说到这里,对着卢志远不屑一笑,对蓝墨举起酒杯,与他叮的一碰。

“来,蓝墨,咱俩喝上一个!”

蓝墨对谷军一笑,当即跟他喝了杯酒。

一旁的卢志远,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

“谷军,你这话说得……原来这件事,它就是真的?

我是没有想到,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

谷军咕咚一口,把酒喝下,嘴里嘿嘿笑着,不再理睬卢志远。

胡佑见卢掌柜尴尬,心里面也是一叹,不怪谷军看不上他,这卢志远言行的确有些刻薄。

不过现在的胡老板,也不能让席间冷场。

他对谷军一笑,又去故意瞪了蓝墨一眼,再去对卢志远说话。

“后辈失礼,卢掌柜莫怪。

其实这次过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与卢掌柜商谈。

想来你也清楚,我一向经营运输生意。

所以这次,主要就是打算从您店中,购买一批平远镇运过来的黑皮。

然后,再去想办法运上飞鹰关口,赚取些其中差价。

这一桩买卖上面,自然就需要卢掌柜,您来照顾我们大家,开出一个公道的价格。”

黑皮,是魔陆上一种寻常的调料。

在水源丰富的田野地带,经常可以见到黑皮的踪影。

成品的黑皮,是将其根部仔细挖出,晒干后将根部的皮剥下,这就是黑皮的最初来源。

黑皮味甘带苦,可以与多种多样的食材搭配,能够有效增加食物美味。

最主要的,是它可以长久储存,又可入药。

黑皮性中和,是各类处方中常见的配药,用量也都不小。

说它是一种日常消耗品,应该更加贴切。

在关口上面,不仅需要这种常见的调料,更需要这种常备的药材!

这种植株在冬季时,地面上的枝叶凋零,根部变的异常肥大起来。

所以黑皮以冬季出产的最佳。

虽然这时苦味最重,但用来熬煮肉汤,却可以有效去除腥膻,使肉质鲜嫩可口。

而且,作为药材,药效也会更佳。

听胡佑这么一说,卢志远就去咳了一声,面色不像方才那样难看。

“嗯……说到黑皮,可就不是我老卢对人吹嘘。

如今红石乡这边,经营黑皮生意的,也就是我们店里规模最大!

我那妹夫,他老家不就是平远镇?所以在那边,他有不少熟人。

我但凡过去,人家都把我当作是贵客接待,甚至很多人主动找上门来做生意……”

这卢掌柜口气中,习惯性的带出一股不自觉的得意劲头。

胡佑听得笑了笑,也都不以为意。

他对此人的做派,早就有所了解。

此时他开口打断了卢志远。

“对了卢掌柜,我无意中听谷军说起过?

咱们红石乡这边,位于乡卫所东面的那间客栈,是驿站钟大人名下的产业,并且他有意对外出售。

不知这件事,究竟是真是假呢?” ...... 本章节未经授权,暂时无法提供绿色转码阅读. 支持作者,请前往正版网站付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