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总不会因为其它什么原因留着韩泉等人性命。

  有利可图才是他们这些儿人的本性。

  对于这个认知,田卫一向清楚的很。

  也因为如此,田卫进入状态时相当的迅速,完全没有任何的犹豫与迟疑,直接开口,将问题定在双方都关注的那个点上。

  陆净表情诧异,看起来还有些懵懂,他可能也没有想到对方说话会这么直接,没有任何铺垫,也没有拐弯抹角。

  直接干脆利落的开口,平铺直叙的讲出了他们关注的重点。

  不过听起来还是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虽然……对方说的确实没什么毛病。

  他能留下韩泉等人,没有在这期间动手解决他们的性命,就是打着趁机捞一笔的买卖,眼下别看田卫说话说的直,但对方说出来的话确实他想听的,姑且也就不和对方计较对方说话直不直的问题了。

  “哈,不得不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毫无灵魂的曾赞了对方的行事风格,陆净的话锋跟着一转,直接转到了此次对话的真正含义上,“既然您也知道我带着他们这些儿人想要什么,还问我做什么,您直接开口,满意,我们双方皆大欢喜,不满意,我不是一个小气的人,我们还可以继续商量,您说是不是?”

  陆净说完最后一句反问,不忘对着田卫呲出一嘴大白牙,那口白净又整齐的牙口看起来闪闪的,晃的田卫脑袋疼。

  陆净对自己刚刚说的这话十分满意,虽然不知道对方听到后会作何想法。

  陆净可以毫无顾忌的说,他的这些儿话说的真是相当有水平,进可攻退可守,让人挑不出毛病的同时还不忘将自己的隐晦信息传递出去,他就不信对方听不懂他话语中的真正的含义。

  自以为将自己所要表达的内容全都完整的表达出来的陆净顶着一脸淡然的表情看着田卫,视线毫无波动。

  田卫挑挑眉,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唇角轻轻上翘,露出一个有些儿痞痞的笑容,让原本寡淡的脸瞬间变了模样。

  心里还是有些吃惊的,看到对方如此行事和表现……这是吃定他了吗?

  确定自己会顺着他的心意,不会反手将他一军?

  唔,不得不说,这种尽管脸上表现的淡然却掩盖不住心里自信的模样,真是让他看着有些儿特别的碍眼呢?

  没办法,田卫感觉自己这个人天生反骨,有一种喜欢和别人刚下去的冲动。

  别人越是想要自己会去做的事情,在他这里越是不行,就越想去反抗,相反,别人越是不想让他去做的事,他就越想去尝试,然后将其做到极致。

  他最喜欢的,就是看到那些被他做法气的扭曲的脸蛋。

  眼下,对方说了这么多话,就是想让他顺着对方的思路继续往下走,但在田卫自己的心里,他此时更想做的,就是拧着对方,曲解对方的意思……不是想让他提出的要求吗?那他就偏偏不提,又能怎么样呢?

  田卫必须要承认,他自己就是一个性情恶劣的人。

  可能是身体里的恶劣因子存在的缘故,仿佛动手挑动其他人的神经,让其他人的一举一动都因为自己而改变的那种感觉,像深入骨髓的毒药,让他深深的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满意?”田卫有些儿好笑的扯了扯唇角,“什么样的条件,才算满意呢?亦或者,不满意?不满意的点又是什么呢?”

  说的太笼统,他自己倒是有些儿不好控制了呢。

  实际上,是真的不好控制还是单纯的不想控制,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想法,田卫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做计较,他现在倒是对陆净这方的底线有些感兴趣。

  唔,对方想通过这一招以退为进来试探他的底线,说实话,他也好奇对方的心里可承受的范围在哪里,毕竟能省则省,谁也不想付出多余的代价不是。

  “这个嘛?”

  陆净也没想到田卫把问题皮球踢回来,一时之间,他倒是有些儿不好说什么了。

  毕竟两厢对比之间,这种微弱的变化可不好掌握。

  虽然在此之前,得益于他的开口,已经顺利的将所有的问题都推到了田卫这面。

  但眼下田卫不接招,他就是亮出的招式再漂亮,又有什么用,不过是一个漂亮的花架子,看着让人赏心悦目,实际上,对他们一点帮助都没有。

  “自然是要匹配的上他们的身价地位。”

  虽然他们的底线确实很低,但有些儿东西,陆净也是一定要坚持的。

  刚刚说出来的话,就是在明晃晃的告诉田卫,他的满意不满意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对方提出来的条件,一定要匹配的上韩泉等人的身份。

  同时,他也用另一种方式,去警告田卫,不要和他耍花招,他已经知道了韩泉等人的重要性,如果给出来的条件太难看的话,他也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田卫无所畏惧的笑了笑,那种目空一切的表情,仿佛并不将陆净所做的一切放在眼里。

  哈,就算知道又如何?警告又如何?

  只要他想,陆净的打算随时都会破灭,带上韩泉等人直接当面威胁田卫,开口就要和他谈判,不得不说……这件事既蠢又不蠢。

  蠢的是,直接将自己的安全暴露在敌人面前,如果田卫真的有什么其它的心思,陆净绝对是躲不开的。

  说不蠢,也是因为陆净手里握着王牌,并且清楚的知道田卫的底线,并且不轻易的越过这条线,以至于就算让田卫,都找不到借口。

  唔,这么一想,田卫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儿惨了,这就是合作的坏处了吧,不仅要顾及大局,还要顾及其它层面。

  虽然他想疯,想直接动手一了百了,可是不能呢。

  “哎”

  还真是掐住了自己的命脉,悠悠的叹了口气,田卫神色幽怨的看了眼陆净。

  直将陆净看的一愣,使劲的眨了眨眼睛,嗯?这是怎么了?不是好好的谈判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