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匪小头领得了玉碗后,将玉碗作价五十贯钱卖给了谭氏掌门。谭氏掌门初看到这只玉碗的时候,便知道这东西定然不是从好里来的。一问,果然是从边军士卒手里抢来的。

  谭氏掌门原想不要这种沾血的东西,可这只玉碗甚是漂亮,且小头领的要价并不高,谭氏掌门便将它收入囊中。

  这收赃一事就是这样,为了贪个便宜,哪管那东西的来路?

  而抢来的那些战马,小头领也不敢留在手里,因为山上的大头领不让抢劫官兵,再就是这些马目标太大,说不定会引来边军报复。于是,小头领便将马儿全部低价卖给了谭氏掌门。

  谭氏掌门便将那些马儿先是尽数赶往深山中,后来他打听到边军并没有四处查找这些马儿,便又将那些马儿化整为零,养在了自家各处设的落脚点处。

  现在萧冉拿出来两只一模一样的玉碗,谭氏掌门便觉得自己合谋那个小头领抢劫一事,似乎是暴露了。

  这玉碗竟然是一对,这一只在自家手里,那原主定然能想到自家手里这一只的来路。

  谭氏掌门原想死咬着牙不承认,可自己嘴欠,竟先说出玉碗是自家祖上传下来的。若是再咬着牙这样说,说不定等着自己的就是劈头一刀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自家先把自己洗白了,说不定这位萧爵爷能放自己一马。先前因拍卖一事,他也不是为自己讲情了吗?

  “萧爵爷啊,我该死,我不该贪便宜,从那些人手里买来这东西------”

  听着谭氏掌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嚎叫声,萧冉却丝毫没动声色,而是抚着陌刀的刀把,冷不丁的蹦出一句话来。

  “哪些人啊?”

  萧冉心里所想的哪些人是镇西关的边军士卒。因为,这只玉碗毕竟是给了那位士卒头目。

  谭氏掌门心中无防,随口便说道“就是山中那些盗匪。”

  听到盗匪二字,萧冉顿时想起那名叫黑狗的土匪头子,还有他手下那名怀有二心的小头领。

  黑狗已被自己打发到镇西关从军,那名小头领则被斥候张十七郎斩杀。黑狗曾对自己所言,说他心有报国志,无奈受奸人所害,才做了盗匪。

  只是,做盗匪时,黑狗奉行三不抢,那些匪众便时常心有怨言。直到那名小头领带着一些人入伙后,黑狗便觉得自己被慢慢架空了。

  原本他定下的不抢官军、不抢妇孺,不抢僧道的三不抢,也成了空话。最后,黑狗竟被裹挟着去抢驿站中丁氏少主押往镇西关的军需。

  萧冉觉得谭氏掌门说的盗匪,定是帮他杀了丁氏长子的那位小头领和他的手下。

  既然玉碗是从那名盗匪手里弄来的,那名盗匪便与边军有联系。此时,萧冉还不知道那名小头领竟敢打劫边军。

  可萧冉也断定,这谭氏掌门也不知道那名小头领已经被杀了。所以,萧冉觉得要想搞清楚盗匪与边军之间的关系,还得继续诈眼前跪着的这人。

  “黑狗------”

  萧冉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像是默默念出来的。初时那两个字说的虽轻却极清楚,而后面的话,就连萧冉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了。

  不过,这两字,和这种看似无意间说出的话,效果极好。谭氏掌门在心里断定,抢劫边军马匹一事,萧冉已经知道了。

  既然连那位盗匪首领的名字都知道了,定然那些人已经和萧爵爷有了交集。虽说抢劫边军马匹的是那位自家安插到盗匪中的小头领,可他们整日一起吃吃喝喝,说不定早已将那事当做吹牛的资本说了出去。

  完了,这萧爵爷和镇西关边军关系极好,今日来此,定是为了那些边军讨个公道的。就在谭氏掌门准备放大招博同情时,他猛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阵马儿的嘶鸣声------

  这时候,谭氏掌门才想起来,这萧爵爷只是带了三名随从来这里的。上次,他可是带着衙门的府兵浩浩荡荡的来这里,把自己吓了个半死。

  只带三名随从,那就是说此事有缓。谭氏掌门在心里想着。

  萧冉一脸的云淡风轻,双眼却始终没有离开谭氏掌门那张脸。谭氏掌门的诸多表情,都已被他看在了眼里。

  这么丰富而富有变化的表情,做成表情包可好?萧冉在心里打趣着。

  最后,萧冉眼睁睁的看着谭氏掌门的表情从惊恐变成了冷静。

  想是要与自家谈条件了吧?玉碗已经证实谭氏掌门与盗匪有勾结,自己想知道的是,盗匪和边军之间的关系,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全部说出来。

  不过,萧冉也不怕他不说,只这与盗匪勾结,杀害丁家长子一事,便可将谭氏掌门送上断头台。

  萧冉知道,谭氏掌门未必会全部招供。就是勾结盗匪害人一事,自己手里也没有证据。这家伙要想抵赖,自己就要费一番事。

  幸亏自己在那一世通过书本和电视看过无数拷问人的情节,挑选出几样,拿这位看上去身强力壮的谭氏掌门试一试,倒也不错。

  比如,老虎凳、辣椒水、哦,这个不行,本朝还没有辣椒。不过,竹签插手指甲这件事,自己一直相像不出有多残忍,正好可以在谭氏掌门身上试一试。

  就在萧冉在心里想着那些恶招的时候,谭氏掌门却十分冷静的对他说道“说吧,想要多少?”

  萧冉一愣,心说怎么这就开始行贿了,不是还没到最后关头吗?

  虽然有些愣怔,可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接着萧冉便很不要脸的顺口说道“你有多少?”

  谭氏掌门却是大惊,瞪着双眼看着萧冉,心说这王朝官员,你是我见过最为心狠贪婪的。

  可有什么办法?自家一家大小近百十口人的性命,都在此人手里捏着呢!

  想毕,谭氏掌门心一横,咬牙说道“只要我有的,便是萧爵爷的。”

  萧冉顿时瞪大了眼睛,心说此人大气啊!

  可他心里也顿时明白了,这谭氏掌门身上,不仅仅只是勾结盗匪,戗杀丁氏长子这么一件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