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氏掌门被萧冉这声冷笑吓得差点趴在地上。

  接着,他便听到萧冉阴深深地说道“抢官军马匹的主意,是你出的吧?”

  先不要管谭氏掌门做没做那事,既然他和那些盗匪有着说不清楚的关系,先给他扣上个帽子再说。

  疑罪从无,在谭氏掌门这种人身上用不着。萧冉相信,只要给他上点手段,这货肯定还能说出更吓人的事情来。

  谭氏掌门原想着把抢劫马匹一事尽数推到盗匪身上,自己只认个收赃的罪名。可萧冉这句很耐人琢磨的话,让他又摸不着头脑了。

  听这话的意思,萧爵爷是知道边军的战马被抢了,只是不知道这主谋是谁。再想到萧冉曾一听到自己说那些马儿便是两眼放光的样子,谭氏掌门最后断定,萧冉知道边军战马被抢一事,只是不知道是谁抢的,后面的主谋又是谁。

  可现在自己想清楚了又能怎样?人家原本不知道的也知道了,猜不到的也猜到了。自家不该说出来的也说出来了,该说的------

  这该说的应是讨饶的话了。

  知道狡辩已是无用,咚咚咚三声,谭氏掌门突然便是三个响头重重地磕在了地上。

  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谭氏掌门的额头上已是鲜血淋漓。

  “萧爵爷救我。”

  谭氏掌门额头流血的样子,再加上这句声嘶力竭的哭嚎声,让萧冉打了个哆嗦。

  “我救不了你全家老少。”萧冉恶狠狠地喊道。

  听到萧冉这句怒气冲冲的话,谭氏掌门有些糊涂了。虽然此时他心里惧怕不已,可到底没有失了理智。

  这救不了全家老少,是不是只救我一个却是行的?不然,萧爵爷何以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瞬间,谭氏掌门看到了希望。一个舍弃自家老少,自己独活的魔鬼希望。

  可萧冉是那意思吗?肯定不是啊!

  萧冉觉得,就是把这谭氏掌门千刀万剐了也不冤,那些家人何罪之有?

  可为什么要那么说呢?心理压力懂不懂?

  这王朝动不动就搞个株连九族,这些臣民有了大罪,想到的便是连累了家人。这谭氏掌门也一样,勾结盗匪戗杀丁氏长子或许他一颗脑袋就抵罪了,可打劫官军就是造反的罪名,这谭家有多少脑袋,便要掉多少脑袋。

  萧冉那样说,就是让谭氏掌门把最后那点侥幸心理也放弃,乖乖的听自己摆布。

  因为,萧冉知道,那些战马是被李校尉用来造反的,这谭氏掌门打劫他,不说有功至少无过。不过,这件事的详情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用此事做个人情便是最大的收益。

  想一想那些马儿是自己卖给李校尉的,这永安面圣,萧冉越发的没胆子去了。

  好在那里已经是打的一团糟了,估计那位圣上为了保住皇位,已经顾不上与自己计较了吧?

  想虽是这样想,萧冉觉得还是不要和这位谭氏掌门一样,抱着那些不实际的侥幸心理做事。

  能拖一日是一日,实在拖不过去,再做打算。想毕,萧冉看着谭氏掌门,心说就是打劫战马一事我可以送你个人情,等丁氏少主回来,去郡守衙门告你时,自然有人砍你的脑袋。

  看到萧冉一直不做声,谭氏掌门再次磕头求饶,说出的那些话已经是到了最无耻的地步。

  “萧爵爷,只要能救了我的性命,我自家的一切都可舍弃不要,任凭爵爷处置。”

  萧冉在心里骂了他一句无耻之徒,然后便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谭掌柜,你是知道的,这城中还有梁州牧与郑郡守等诸位官员,有些事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说完,萧冉看似无意的弹着桌上的那两只玉碗。

  这手势谭氏掌门熟悉啊!上次萧冉这样弹过,自家便逃过了抄家之患。要不是自己自作多情,将那只玉碗送与了萧爵爷,今日何至于被他再次敲一次。

  一时间,谭氏掌门有了劫后余生的欣喜感觉。

  “萧爵爷大恩,谭某永世难忘,萧爵爷就是谭某的再生父母------”

  一天里被人喊了两次再生父母,且只有十八岁的萧冉,心里莫名有了苍老的感觉。

  “那父母说的话,你听吗?我说的是------”萧冉很无耻的指指自己说道。

  谭氏掌门却更无耻的回道“谭某甚是孝顺,父母的话自然无一不从,这父母自然也包括萧爵爷。”

  “那好吧,以后让你做什么,我自然会让人通知你。只是劫夺边军战马一事,你不许与任何人提。”

  萧冉只说了劫夺战马一事,却没有说谭氏掌门做的其它恶事。

  谭氏掌门却顾不得多想,只觉得今日认了这位萧爵爷做爹娘,自己今后必然会无事,也就不想别的了,只是趴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嘴里还喊着那些感激的话。

  今日大劫,却被自家消弭。虽是要有所损失,可总好过一家子死的干干净净。

  “起来说话吧。”萧冉真的像个长辈般那样说道。

  谭氏掌门应了声“是”,却起了几次也没有站起来。想是跪的太久了,腿脚已是麻木了吧。

  萧冉懒得拉他,也不想让那些下人进来,便伸出一条腿,放在了谭氏掌门面前。

  谭氏掌门愣了一下,便抱着萧冉的大腿晃晃悠悠的起身,然后抚着桌面站了起来。

  “今日,我可是抱了萧爵爷的大腿了。”谭氏掌门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

  “今日,你我所说之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若是外间有了星点传言,便是你泄露出去的。”萧冉的话里,却满是威胁的意思。

  “明白、明白,若是有半点泄露,我自家把人头送上,不劳爵爷来取。”依然站的摇摇晃晃的谭氏掌门赶紧说道。

  萧冉哼了一声,心说若不是那些马儿是自家卖给李校尉的,我今日便要斗你的地主。

  想着这个地主已是拿下了,萧冉便对着谭氏掌门和颜悦色的说道“这城中大户,除了你家和丁家,另外两家的财力如何?”

  谭氏掌门看着萧冉,心说你果然是这城中最为无耻的官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