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喾再次被唬的一愣一愣!

不过,本能的还是感觉到哪里不太对劲,但一时之间,又转不过弯子来,凝视着岳岿然的同时,心念也在转动着。

“阁下若真的有意,投奔我们鬼魈一族,便先把我放了。”

好一会之后。冰喾再开口。

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为数不多的试探岳岿然的方法之一。

岳岿然闻言,眉头皱起,一脸的为难之色。

冰喾紧紧盯着他,等着他的答案。

“也罢!”

片刻之后,岳岿然就是一咬牙,下定决心般道“道兄既然这么说了,我便先展示一点诚意,不过若道兄是诓我,在下只能立刻对你下死手了。”

冰喾微微点头,心里却依然有些不敢相信。

嗖嗖——

岳岿然果然干脆,手指飞点了几下,就是解除了对对方元神法力的封印。

真的先放人!

冰喾察觉到法力元神的自由涌动,不免暗暗松了一口气,看岳岿然的目光,也是复杂起来。

“阁下倒是下的去狠手,既然要投,直接来找我说就是,何必还杀了那么多的我族族人!”

“自然是担心人多眼杂,走漏了风声,道兄心里若是不痛快,我先向你陪个不是了。”

岳岿然拱了拱手。

冰喾一声冷哼,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

“阁下手里,还有什么消息,直接告诉我吧,我会派手下把消息传回去的。若是太过重要,我也可以亲自跑一趟。”

“道兄勿要诓我,除非去了那里,见到你们的王,否则我是绝对不会说的,我背弃了人族,已经回不去,定要亲口得到你们王的保证才行。”

岳岿然一脸的坚持。

冰喾听的双目眯了眯,琢磨了好一阵,终于道“我听说,魈尊他老人家,并不在万古寒渊那里,镇守在那里的,是大计相前辈!”

魈尊?

万古寒渊?

大计相?

听到这一个个陌生的词语,岳岿然心中连动,这就是他糊弄对方的目的,果然套出一点消息来了。

“道兄是在耍我吗,那么重要的地方,那么重要的事情,你们的王,竟然没有亲自去那里镇守?”

面上没有喜意,反而怒道。

冰喾闻言,目光一苦,说道“你有所不知,大计相是我王的外祖父,由他去镇守,魈尊也放心的很,再说了,他们之前的事情是如何商量的,我哪里又知道的那么清楚。”

又套出消息了!

岳岿然微微点头。

“魈尊他老人家,一直在王城之北的万仞山中修行,道友若是坚持,我可带你去那里拜见他。”

冰喾说道。

傻子才去,我套你话呢!

岳岿然故作想了想,说道“江海望他们给我看过的地图上,似乎没有你们王城的具体位置,也没有万古寒渊的具体位置,不知比起万古寒渊来,这万仞山城,孰近孰远?”

言语之中,模棱两可,不露破绽。

“这两处地方,在两个方向上,万古寒渊更近一些。”

“都在哪两个方向上,都有多远?”

岳岿然再问。

冰喾对岳岿然的警惕心,显然已经层层降低,没有多怀疑,就是指着两个方向道“万古寒渊在那个方向,以身法寻常的金丹修士的速度赶过去,大约要一年半左右,王城在哪个方向,大约要两年。”

岳岿然再点头,对方指的第一个方向,就是宋朝雨等人去的方向,大智师肯定追着那个方向去了。

“既然如此,那就先去万古寒渊,反正那位大计相,也是你们魈尊的外祖父。我担心夜长梦多,还是早些将消息告诉他,定下此事的好。”

“道友忘了吗?那里可不光有大计相前辈,还有你们人族的一位前辈在。”

冰喾一愕说道。

哗!

又套出消息来了。

原来这万古寒渊里,还有一个人族高手坐镇。

“无妨!”

岳岿然脑子转的飞快,马上说道“既然如此,那就道友独自一人进去,将我的事情,告诉大计相便行,若他真的肯代表魈尊接纳我,便请他放下身段,出来见一见我。”

“不行!”

冰喾坚决般摇头道“魈尊有令,我们这些修士,除非得到允许,否则绝对不准私自前往那里,哪怕是靠近也不准,我只能带你到王城去。”

岳岿然听的目光一闪。

他是肯定要去那里找大智师的,原本还准备,在这一路上,再从对方嘴里挖出一点东西来,但若对方非要去王城,他可不打算耽误时间。

“道友非要我去王城,不会是打算在那里,喊来族中高手,对我下杀手吧?”

岳岿然幽幽再问,仍旧打算试试令对方改变决定。

“你想多了,只要你的消息有用,我是绝不会对你出手的。”

冰喾冷冷道,话音落下,目光一闪,又是疑惑的看了岳岿然一眼道“倒是阁下如此推三托四,不会别又用心吧。”

“道兄也想多了。”

岳岿然哈哈一笑,伸手一示意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带路吧,我也正好,去领略一下,贵族王城的风光。”

冰喾闻言,这才面色稍霁,点头走去。

嗖嗖——

才走到岳岿然的前面,一片破空之声,从声而来,带着厚重如山的土元气息。

冰喾心中猛惊,瞳孔直瞪!

可惜——已经来不及做出更多的反应来。

砰砰砰——

轰隆声起,一蓬血雾,爆炸开来,又是一个金丹鬼魈身死陨落。

岳岿然面无表情,摘了对方的储物袋子后,又割下独角来,不是天生冷酷,而是非杀对方不可,他当然是不可能与对方,前往鬼魈王城去的,惹来怀疑是早晚之事。

出了洞窟,没有再去屠之前的鬼魈巢穴,而是直扑万古寒渊的方向而去。

终究是要闯一场!

宋朝雨,大智师等人的面孔,不自觉的就是浮上心头来,前方的黑暗天地,仿佛还有两尊格外高大的模糊身影,屹立在黑暗深处里,在等待着他一般。

才一上路,岳岿然就是一身斗志起来!

闯!

必须闯!

只有奋不顾身的往前闯,才能拼出一条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