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小与止一起,自然清楚他的字迹。便给你写了一封信:落矢剑藏于天牢之底——玄铁金牢。不过信鸽伤势严重,我替它养好了伤才将信寄给你。”林斩说到这里,好奇的问:“你如何识破我的字迹。”

毒尊笑起来,说:“字迹不好认,纸却好认,我一看信纸便知道慕容止这个废物肯定被识破了。不过,没想到手刃他的,竟然是你,你当真令我欢喜,林斩。”

“哼,真是老狐狸。”

“彼此彼此。”

“不过这也没什么,我猜到你可能识破有诈,所以另有其他打算。”林斩蔑视的看着他。

回忆再起,林斩说起杀死止之后的故事。他毕竟是个年轻人,争强好胜的心也是有的,抓到世人皆谈之色变的天山恶龙,令他内心翻涌,哪怕他藏得很深。

“邹洲,你化成曹反冗的随从李公公的模样,前往毒尊洞中一趟。一定要努力隐藏自己的实力,不可鲁莽。”

“是。”

毒尊不解,问道:“为何让他隐藏自己的实力,不是故意让我识破吗?”

“太明显可不行,我不认为你看不出来邹洲的实力。”

“练武之人,脚步轻盈,即使他很努力装出李公公的模样,但脚步印迹完全不同。”

“破绽恰到好处,哈哈哈,所以,你肯定派了人跟踪他。”

“没错,凤岩随他跟到了尚武城,我便猜到这些都是皇帝的计谋,没想到竟一步步进入你设的局里。”毒尊无奈的笑了起来:“藏起落矢剑,假如我不随皇帝进入天牢,你们为何如此自信能胜得过我?”

“当然胜不过,所以在我们思量对策之时,有一位黑衣人告诉我们,魊痢魔魇被你重伤,赶出了天山。”林斩说起那日的事情来:“他说,魔魇明日便会来找我们,可利用他的实力与毒尊一战。”

“又是黑衣人?”

“你知道他是谁?”

“哼,我本可以杀死魔魇,如果不是他阻挠的话。”

“事情出奇的赶巧,我不敢全部当真,但是来人确实是怪形,实力在我之上,除了你们龙族,应该不会是其他人。”

“废物。”

“别着急骂,此刻他应该将你们的人杀的天翻地覆。”

“凭他?”

“凭他自然不行,但是加上落矢剑,可就不一样了!”

“落矢剑?你将落矢剑给了他?”

“没错,我就是要看着皇帝和你们这些渣滓一起死。”

天牢里,寻找铁门无果的魔魇,拿起落矢剑,用力的胡乱劈砍。

哐——

牢门开了。

“皇帝,毒尊,凤岩,你们这些人,统统都得死。”

“邹洲,前来救驾。”

尚武城密室,林斩大笑不止,道:“没想到吧,我识破了邹洲的身份,他体内有两股真气碰撞,而且其中有一股真气魔力巨大,他既不说,我便知道此行必定有异。”

毒尊眼神阴险,厌恶的说了一句:“疯子。”

“哈哈哈,可惜这座铁门禁不住我。”毒尊左手施法,凭空造出一把光剑,用手一挥,铁牢一分为二:“这几十年,我每天都在想如何能逃脱玄铁金牢,终究是让我了办法。你很有意思,这次我不杀你,下一次再见你,便是你的死期。”说完,化为龙形,往皇宫飞去。

林斩愣在原地,眼神满是难以置信,没想到毒尊的实力如此强大,还是轻敌了。不过也没有多做停留,缓过神后,也往皇宫赶去。 ...... 本章节未经授权,暂时无法提供绿色转码阅读. 支持作者,请前往正版网站付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