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年糕与那位健谈的侍卫一起,先去这楼下的面馆吃了一碗面,然后与他一起闲逛起齐川来。

“齐川还真是大,这都走一下午了,我们还没看完。”

“不急,这现在也算是乱世里的清闲,难得有时间闲下来,逛逛也挺好的。”

“说的也是,我听说今晚在乌镇那边有灯火晚会,我们现在过去看看吧!”

“好,走。”

乌镇,乃齐川之中心,一潭湖水,中间立一亭台,四周是热热闹闹的各种做生意的店家,有酒馆,有棋牌,有说书的,有红楼,莺莺燕燕的人群在楼上吱吱咋咋的吵个不停,这美景倒显得被糟蹋了。

“小哥,我看你面目英气,身材颀长,来我们这里玩啊!姑娘我可好爱你哟!”

这骚气的话语从妓女嘴里说出来,竟能撩拨心弦,想来也是这种事经历的少,但凡女的说什么他都激动难耐。不过,好在是稳得住,他连忙推开与她拉扯的妙龄妓女,义正言辞的说道:“不成体统,姑娘家当洁身自好,抛头露面已是羞耻,何况是皮肉营生,若不就此收手,以后谁还能要你们?”

他这话一出口,引得旁边拉客的各位姐姐妹妹一阵骚动,纷纷笑他秀才气,文绉绉的,看着彬彬有礼,其实心里面住的都是菠萝。

“哟,小哥哥,你这话说的倒是好听,若我有意向好,你可愿意娶我?”

哈哈哈哈—

又是一阵哄笑,弄的李年糕脸颊绯红,心里直道不知羞耻,可嘴上却不愿服软,要挽这丢掉的面子,于是,也不羞耻的大声喊:“若你真有意向好,那我便娶你。”

她也是惊的楞在那里,直直的看着他,不经意的月光从她莹润的眼睛里流露出来,让李年糕心有戚戚焉。

这话她也没少听,风月场合里,这种话她听多了,但是都当是屁话,过了夜,谁也不认谁。尽管如此,少年坚定的语气和深情,竟让她产生了遥远的向往。

“哈哈哈,公子说笑了,我也不取笑你了,赶紧走,莫妨碍我们做生意。”

他拉住她的手,往喧闹又无理的人群当中跑,沿着这灯红酒绿的乌镇小街,后面跟着一群手持狼牙棒和大砍刀的人,以及那位被命令看守他的守卫。

这个人,天真的像个傻子。她想着,甩开了他的手,停在原地。随后追过来的一帮人也随之停下来。

“公子莫开玩笑,我们萍水相逢,你不必对我留情,也不必怀恻隐之心。我不过是一位风尘女子,习惯了这夜夜笙歌的日子,真跟了你,我也不会老实,最后还得让你落个老实人的下场,如此,各自生欢喜好过这一时的热情,请走吧!”

李年糕却不言语,他能感觉到,这个女孩并非情甘意愿,她渴望自由,如此渴望自由,却也不得不留在这里,想必有许多难以置信的事情囚禁了她。他行了一礼,镇定身形,认真的说道:“是我自作多情了,姑娘请保重!”

她嘴角弯起,似笑,却明显带有黯然之色,我李年糕,也不过一介草民,无能为力。倒是那位随他一起来的侍卫,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想不到你竟会对风月女子生情意,如此,我倒是真想交你这位朋友了!”

他抬头看了他一眼,面色难看的笑了笑,默默无语的,往最热闹的花灯中心走去。 ...... 本章节未经授权,暂时无法提供绿色转码阅读. 支持作者,请前往正版网站付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