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翔肃容道“天劫虽九死一生,然,死劫当中也蕴含有生机。就如十小九刚才所言,只要吸收雷霆力量化为已身力量,天劫也就没那么恐怖了。”

话虽如此,但叶天明叶天鸿还是心有余悸,历劫的愿望并不是很强烈。

与其魂飞魄散于天劫中,还不如平安享受余生时光,就算死掉,也还有转世投胎的机会。

明若真人一行十二人,囊括了凤阳城方宋秦金四大家族的主力,如今集体陨落,不止是四大家族的致命损失,也还是整个凤阳城的损失。

要是有他城家族进犯凤阳城,凤阳城危在旦夕。

故而,叶家人一致决定,明若真人这些人的死亡,暂且不对外声张。

进阶举霞的叶天翔,也并未大肆张扬,毕竟一城之主的上官家还未有举霞修士出现,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

至于要如何瞒过外人,就是云雷真人的事了。

云雷真人苦着脸道“怕是满不住啊,都是通玄修士,每个人都会在各自的家族中留下神识灯,一旦陨落,怕是早已经被各自的家族知道了。说不定,也都找过来了。”

叶天翔看了被捆绑着的方云华等人,说“你又不是家主,你说的话自然算不得数。我问的是这位方家家主。”

方云华正是方氏家主,闻言脸色大变,他脸色变幻莫定,看了明若真人和明义真人的尸体,最终咬牙道“真君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今日之事,绝不会传半分出去。”

叶暄问“方家有两位真人死于我叶家之手,你都不再计较了?”

方云华面上肌肤抽搐,双拳紧握,沉声道“也是他们技不如人,怨不得叶家。”

叶暄冷笑“不愧为方家家主,果然能屈能伸。不过,就此放你归去,平白在卧榻之旁树个敌人,我可没那么傻。”

方云华脸色微变,叶晨曦冷眼旁观,此人尽管力持镇定,但握在袖子里的手正微微颤抖着。

“那你想怎样?把我们都杀了吗?”

叶暄矜持一笑“我可不是你们,自己不努力,非要走歪魔邪道,如今害人害已,也是活该。”对叶晨曦使了眼色。

叶晨曦拿出一枚起誓符,笑眯眯地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废话就少说了吧,赶紧发下血誓,把身上的宝贝统统交上来。嘻嘻!”

方云华脸上闪过愤怒和屈辱,紧咬着牙关,怒目而视“倘若我们不同意呢?”

叶晨曦鄙夷道“你是你,别把亦尘真人还有另两位女真人拉下水。”

亦尘真人赶紧说“对对,方兄,你别把我拉下水。”

真人和云霞真人互视一眼,又看了云雷真人。

云雷直人给了她们一个无可奈何的神色,并长叹一声,颓然道“小十九……十九小姐果然算无遗策,秦某佩服。此次承十九小姐不杀之恩,秦某今后必肝脑涂地,在所不辞。秦某不敢保证别的家族如何,但秦某保证,但凡有秦某在,今后秦家一定以叶家马首是瞻,只求叶家给秦家子弟一条生路。”

真人和云霞真人双眼一亮,纷纷为头附和。

叶晨曦嗤笑,说得倒是冠冕堂皇,为谢我的不杀之恩,这才对我肝脑涂地,真是往自己脸上贴金呢。并且这家伙也满聪明的,一句“但凡有他在,今后必率领秦家忠于叶家”,分明就是想要叶家保他安危。毕竟堂堂通玄修士,为了活命,居然甘愿做他族走狗,对于在凤阳城还算有头有脸的秦家来说,确实是丢人的。

不过这些并不关叶晨曦什么事,云雷真人的死活她真的不关心。

“只要秦家乖乖的,我们当然不会赶尽杀绝。”叶天翔让云雷真人滚蛋。

毕竟云雷真人已经成了叶家的仆人,倒也不怕秦家事后反咬叶家。

至于亦尘真人……

不等叶家人开口,亦尘真人已开口求饶,甚至比云雷真人还要诚恳。

但叶晨曦可不信他,拿了一枚起誓符,递了过去。她也不要求宋家做叶家的仆人,只要在场的每一个人起誓,不得把叶天翔进阶举霞,以及方宋秦金四家修士死于叶家之手的事外传便足矣。

亦尘真人二话不说,拿着起誓符,便发了血誓。

最后,只剩下方云华。

方云华咬牙,他当然不想死,因此,也只得拿起起誓符发了血誓,并把身上的财宝全交了出去,这才颓然走人。

……

等只剩下自己人后,大家又坐下来商议了一会儿,方秦宋金四家此番损失惨重,方家损失了两位修士,宋家损失了三位,连家主都一道陨落。金家同样如此,秦家要稍好些,但已不足为虑。

“……金家不能再留了。”叶暄眼里带着杀气,并不因为是妻子的娘家就心慈手软,“就以金正义,金明恩父子趁人之危为由,让金家彻底消失在凤阳城吧。”

众人都没异议,一致通过。反正金家已经失去了所有屏障,要是再心慈手软,就容易养虎为患。

方家秦三家此番损失惨重,量他们也没胆子来瓜分金家。至于其他家族,想来也不会多此一举跑来过问。

“金家这些年来没落得厉害,料来也没多少值钱的,咱们的理由又正大光明,想来上官家也不会过问。”叶天明分析着说。

就算上官家过问,咱们也有现存的理由。

说干就干,除了叶天翔需找个地方清修外,叶天明,叶天鸿,叶暄都准备回凤阳城,准备大开杀戒。

叶晨曦本想一道前往作威作福一番,半路上却收到了王应辉的传讯符。

“晨曦,不好意思,之前我一直在闭关,所以没有回你的消息,你不会生我的气了吧?”

叶晨曦回道“当然生气啊。想要让姑奶奶消气,赶紧把承诺过我的天蚕丝内衫准备好。”

“没问题,只是要你亲自来我家取哦。”过了会,才收到王应辉的回话。

“呵,当我傻呀?当初咱们可是有过不愉快呢,你们父子恨不得生吃了我,我要是去了你的行贺都城,还不是自投罗网?”叶晨曦半开玩笑地说。虽然表面上已与王应辉尽释前嫌,可谁知道这人是不是依然怀恨于心?万一只是为了麻痹她而设下的圈套,那她是死都不会瞑目的。

王应辉说“以前的事,咳……早过去八百年了。还提它做什么?难不成,你……你还在记恨当年我算计你的事?”

“记恨倒不至于,反正我又没吃亏。我担心的是你怀恨于心。”叶晨曦说。

王应辉赶紧说“天地良心,虽说当初你我确实闹过不愉快,可我不是遭了报应嘛?当年的事我早就放下了。”

“当真放下了?”叶晨曦有些不相信。不是她小人之心,而是小心驶得万年船,毕竟人心隔肚皮。

“晨曦,你怎会这样想呢?当初我是卑劣了些,但我现在已经改邪归正了呀,不不,在你面前,我是半点坏心思都不会有了。你若是不信,那你赶紧拿出你的起誓符,我现在就给你发道血誓如何?“隔得老远,瞧不到王应辉的表情,但听他焦急的语气,叶晨曦反倒不好意思了,她听出了王应辉语气里的焦急和认真,想来,是她多心了。于是便笑着说“与你说笑呢。只是觉得,给你发消息,迟迟得不到回信,便忍不住想多了,对不住啊,你别放心上。”

王应辉松了口气,说“谢天谢地,姑奶奶,我就是算计别人,也不敢算计到您老人家头上呀。我还想有多活几年呢。”

“去你的,好像我是洪水猛兽似的。”叶晨曦啐道,二人又相互取笑了一番。王应辉也承诺,之前答应了她的天蚕丝,肯定要给她的,只是目前还正在炼制当中,暂且还不能兑现诺言,大概要三个月左右。

“三个月呀,没问题。到时候是我来行贺都城取呢,还是你给我送到逆风派?”叶晨曦问。

“未来一年,我都不会在行贺都城。因为我得去泰青城。”王应辉语气遗憾,但很快又说,“不过你放心,我在泰青城大概只呆半年,半年后,我一定亲自送上门,将功赎罪可好?”

“那可是你说的啊,就这么说定了。”叶晨曦也不客气。

“对了,晨曦,我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王应辉说。

“你堂堂行贺都城少城主,竟然还需要我这个小小女子,应该是为了朱果吧?”叶晨曦笑问。

王应辉也笑了“什么也瞒不过你。不错,确实想请你替我催熟下我灵植园中的朱果,顺带再帮我催熟下别的灵植灵草。不知仙子可否纡尊相助?”

叶晨曦说“准备好报酬,其他的一切都好说。”

“放心,报酬肯定包君满意。倘若实在支付不起,我就以身相许如何?”

叶晨曦哈哈一笑“能让王少城主说出以身酬我的话,想必催熟的灵植不会太少了。”

“是,确实不少,我还真怕到时候支付不起你的报酬,怎样,仙子是不是该郑重考虑下我的建议?”

叶晨曦啐道“明明可以靠双手挣钱,偏想走捷径靠肉身,我鄙视你。”

王应辉笑道“嫌弃我呀?论家世,论长相,我应该也不差吧?论人品……论人品我应该也不差呀。”

“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就是不知道好用不好用。不过,比起你那小身板,我还是觉得灵石更可靠些。”

王应辉不满道“说来说去,就是嫌弃我。”

------题外话------

这两天忙疯了,娃儿的作业又多,那语文老师是个精神病的更年期老女人,寒假不过20天而已,居然布置了一箩筐作业。我们这种差生家长,真的是有血都不敢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