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下午,就和同学们在一起胡瞎侃了,不过,同学们之间的关系似乎拉近了不少。

六点多又去了至尊福苑吃大餐,不过晚上是锅子。

苏苏也叫王茹给他们安排这边的入住,晚上吃完饭可以在‘盛世豪’好好的玩一下,酒水什么的都无限供应。

王茹很快通知了苏胖总。

苏胖子亲自跑过来,说晚上一定招待好大小姐的同学们。

饭后,苏苏和林枫领着俩小丫头离开,因为沈云芝给苏苏敲来了电话,家里有‘告状’的,他们得回去一趟。

楚继东焦珏就代表林苏他们招待老同学们。

建陵‘盛世豪’娱乐大世界太出名了,同学们都十分激动,晚上肯定要见识一下了。

他们一开始并不知道‘盛世豪’是苏氏名下的产业。

这时候知道了,心态就又不一样,只是能去‘盛世豪’这样的地方玩就是一种‘荣耀’,因为那不是一般人能消费起的场所。

苏胖子更会来事,说‘大小姐的同学朋友,来这边随便玩,你们要是自己过来,报大小姐的名,打5折!’

‘盛成豪’的5折可不得了,那是实打实的5折,不是报的虚‘折’。

这么做最终损害的还是‘大小姐’的利益,但是大小姐就差这点啊?那得多丢人?那绝对不会的。

苏胖子这么做是讨好大小姐,他不认为大小姐差那点。

苏苏是什么出身?怎么会小家子气?

所以,苏胖子的做法必然能博得苏大小姐的‘认同’。

虎娃驾着车,载着林枫苏苏和两个小丫头一起回了‘金帝豪廷’的苏家别墅。

此时,告状那位沈大公子也正在坐。

他高谈阔论了好一阵儿了,把林枫领那个小女孩儿说的半纹不值,什么没家教啊、缺教养啊、不懂事啊……

沈云芝和小姑子苏享在听他的‘状’。

她们就有点狐疑,那小女孩子谁呀?不会是小蓉儿或王妙吧?

“你等会儿……那小女孩子叫什么来着?”

沈云芝实在听不下去了,打断他的话问。

苏享已经怀疑沈豪说的是自己女儿了,所以她的脸色有些黑,但是,这位是嫂子的亲侄,她在不确定是说谁之前,也不能甩脸子走人吧?

不过,十有是小蓉儿了,因为林枫身边不可能再有其它小丫头,他天天去公司是‘上班’的,又不是开幼儿园的,除了小蓉儿能粘上他,不可能有别人吧?

正因为如此,沈云芝也觉得小女孩子是蓉儿,因为那小丫头也的确有一条小毒舌。

“我想一下……好象我听姓林的叫那丫头片子蓉儿来着?”

沈豪报上了名。

苏享二话没说,站起来就走,“嫂子,我先上楼去了!”

她看也不看沈豪一眼,甩脸子就走人。

沈豪倒是以为这位有什么事,完全没想到是他的关系,心里还说,这女人,挺没礼貌的啊。

沈云芝也黑了脸,杏眸瞪了眼沈豪。

呃,什么意思啊?

沈豪给姑姑瞪的有点莫妙其妙。

等苏享上了楼,沈豪才觉得气氛好象有点尴尬,“姑,这、这是咋回事?那位……”

姑姑的小姑子,好象突然放脸了。

咋地个意思?我又不欠你钱,你冲我甩什么脸啊你?

他还搞不清状况呢,所以问姑姑。

沈云芝就挫牙了,“你说的那个小丫头,就是她女儿,你还问我咋回事?”

“啊……”

沈豪当时就懵逼了,我、我、我……

“你没毛病吧?跟一个三四岁的小丫头计较?你是不是吃撑了?”

沈云芝劈头盖脸就骂上了。

就这个事,要是让丈夫苏正东知道,决对会对沈豪产生无比的恶感,他失散26岁的妹妹才找到,疼得跟眼珠子似的,居然有亲戚这么说她的闺女?当哥哥的绝对会替妹妹出这个头,沈家人的印象就要在苏正东的心目中一落千丈。

也是因为这个,沈云芝才生气痛斥沈豪的。

她可不想沈家因为沈豪一个人的态度使苏正东对沈氏一家子产生看法。

沈豪也突然想到了这个事的可怕后果,他是知道姑父苏正东刚刚找到的这个失散了26年的妹妹的,自己居然坐在人家面前数落人家闺女没教养,本来这位就没丈夫,孩子没有爸爸,现在倒好了,自己骂人家孩子没‘教养’,这不是揭人伤疤吗?孩子父亲去世了,缺了父亲的管教,是好象少一点‘教养’?

这尼玛的,捅了天的蒌子呀。

沈豪越想这个事后果越严重,再也坐不住了,有点发抖的站了起来,“姑、姑姑,我、我不知道那是、那是……”

“你现在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

沈云芝站了起来,她得立即去安慰小姑子,万一小姑子心里觉得委屈,给她哥打电话说这个事……那就……真不可收拾了。

就在这时,别墅院子里开进了大黑虎揽胜,是苏苏和林枫以及小蓉儿回来了。

还有王妙,现在她是蓉儿的小玩伴儿,基本是寸步不离的,王妙都玩疯了,都不跟着爹娘,就跟着小姐妹小闺蜜蓉儿,一刻也不想分开呢。

沈云芝深吸了一口气,对自己这个大侄子实在是很失望,多大点事?你上门来就为了这个给林枫上眼药?这都不能说林枫给你挖坑,但凡你心胸开阔一丁点,能捅出这样的蒌子来?所以,这事,沈云芝半点不怪怨林枫,侄子这种心胸、这种气度、这种睚眦必报的心态,以后他有的亏要吃呢。

怪怨林枫?压根怪怨不到人家头上,人家还能知道你就这么小心眼儿?因为这么点事去告状?你说你还算个男人吗?

而沈豪此时是真把林枫恨的咬牙挫齿了,都是这个王八旦害得我啊。

他猛然盯着和苏苏说笑走进来的林枫,恨不能扑上去捶他五七拳的,心里的恨实在是消不了啊这……

沈云芝转眸一瞅,就看见了侄子望向林枫的目光,那眼神中含着无比深刻的怨毒,牙都咬的不知多紧,能看见他腮邦子在发抖……哎,这孩子完了,没救了!

一瞬间,沈云芝心里就有了决断,不因为一颗老鼠屎就会了两家子人的关系不是?

小蓉儿一进来看见沈豪,不由瞪大小美眸。

“呃,林枫,姐,这个人怎么跑咱们家了?虎娃舅,你抓住他,看他是不是来偷东西的?”

好家伙,直接给沈豪扣了个‘贼’的帽子。

当然,虎娃不会那么冲动,他朝小丫头龇了一下牙,做鬼脸儿呢。

小丫磁浮何等聪明,她也知道这个人能进到舅妈家,肯定是熟人,她是故意这么说的。

沈豪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但知道这个事闹大了,问题全在自己身上,不管林枫是不是给自己挖坑,还得怪自己太蠢才会做出这种事来,怎么就没在姑姑这儿先打听一下这孩子的来历呀,太轻率了啊,这事办的……不过,沈豪最终还是把最大的责任推到林枫头上去,要不是他,自己何至于如此?这个狗-东-西……

林枫都假装没看见他,毕竟自己现在是苏苏准男友,不比人家是沈云芝的亲侄子这种关系,万一沈云芝真因为这个事和自己翻了脸,那也挺麻烦的啊。

所以,林枫这阵儿也有点心虚,他看出这气氛了,肯定‘状’是告完了,而且也肯定告‘龇’了,不看沈云芝什么脸色啊?

还是小丫头有眼色,“舅妈,谁惹你生气了?”

她就撒开小腿儿跑了过去,“舅妈,你不要生气,蓉儿给你倒杯水,蓉儿学会筛茶了,肯定好喝呀!”

这丫头是太机灵太懂事了,沈云芝面色略微缓和,对小丫头勉强一笑,“你妈妈刚上楼,蓉儿你去看看妈妈吧。”

“好,舅妈,我先去看妈妈,一会儿下来给你筛茶喝,妙儿,走!”

蓉儿就招呼她的小伙伴儿,临走时还朝林枫挤了一下右眼儿,那意思是‘剩下的你摆平’,这个小鬼精灵……

“哟,沈兄也在啊。”

林枫又主动跟沈豪打招呼,这不是给他面子,他根本不需要面子,这么做一方面是给沈云芝‘面子’,一方面是表示自己啥也不知道。

苏苏早看见老妈脸黑呛呛的,就知道林枫猜对了,大表兄果然来告状,这个人好愚蠢啊,自己非要往‘坑’里跳,太小家子气,太没有肚度了,哎……

为了表示自己对某人的不满,苏苏就装没看见某个人,直接对老妈说话,“妈,我和林枫先上去楼上找我姑姑说个事……”

她揪着林枫就走,怕老妈迁怒到自己男朋友,没见老妈脸黑呛呛的呀?

沈豪更是尴尬的不要不要的,表妹居然无视他,连招呼也不打,这说明对他有极大意见啊,这尼玛的,完了啊,我把苏正东最宠溺的俩‘千金’全给得罪了。

现在,他有点意识到自己的愚蠢了,就算表妹再小,再不主家里的大事,人家也是苏正东的亲闺女,在人家老爸面前说你一两句坏话,那不是太妥的不能再妥的小事啊?你说你算鸡毛?还是蒜皮?你怎么跟人家比啊?

直到苏苏林枫上了楼去,厅中的气氛仍是那么‘冷’。

本来这家里温度很高的,绝对不会冷。

可是沈豪感觉自己如置冰窟一般。

要说自己得罪苏苏吧,也只是对她准男友有点看法,这还是小事。

但今晚过来告状就是大事了,新帐老帐加一起就更麻烦了。

亲姑姑是明显黑了脸儿。

他还没见过姑姑这么冰冷的脸色呢,心里不由咯噔一下。

“你回吧,以后没事就不要过来了!”

这句话,让客中的温度骤降了30度,差点把沈豪的心给冰冻了不能跳动。

沈豪真的懵逼了,傻傻看着亲姑姑……

“虎娃,替我送一下客!”

扔下这句话,沈云芝转身就上楼去了。

虎娃如今还扮演苏宅‘安保’的角色呢,的确是这样的。

正好,又一辆车入了别墅,很快大步进来一个人,是三儿,一脸彪乎乎的神情,很悍很横那种,他就长成那样了,爹娘给的,没辙。

“谁啊这是?虎娃!”

“不知道,主人让我送客呢,嗳,这位,走吧,还等啥你?”

虎娃又不认识他,只听沈云芝说‘送客’,又没说这人是什么身份,看苏夫人黑呛呛的脸色,估计跟这位也不对付。

沈豪哪有脸还留着,狠狠舒出一口气,垂头丧气的走了。

再不走也没意义了,‘姑’都上楼去了啊。

他挫着牙走的,真是恨极了林枫。

---

“沈豪肯定恨死你了。”

“呃,管我一毛钱的事?他要来告状的啊,就和三四岁一个小女孩子较劲儿,他真好意思啊?”

林枫就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我怕我妈不这么想啊。”

原来苏苏是担心这个,她才不管沈豪和他姑姑的关系呢,谁叫姓沈的那么大人了还那么不懂事,她只关心老妈对林枫的态度。

“那你不会和沈姨说说?”

“你惹得事,我擦p股?”

苏苏就拧他一下,很轻那种,不过是表达她的娇嗔。

“你摆不平,沈姨明天不叫我进门,你有得哭了。”

“关我一毛钱的事?”

苏苏净大眼睛问他。

林枫挥起大巴掌就要扇她p股,苏苏咯咯一笑,跳着闪着开了,就扭回身在楼梯弯儿那里等老妈。

果然,她探头看到老妈上楼,楼下客厅那位,也失魂落魄的走了,活该啊,愚蠢的人。

“老妈,那位是不是来告状的?”

“你们知道?”

“你打电话叫我们回来啊,我和林枫在路上琢磨,觉得可能是因为小蓉儿吧,实在想不到其它哪出了问题……”

“哎,你这个表兄,心眼儿就针尖大,以后,他这性格不改,要吃大亏的!”

“妈,我都不想叫他表哥了,你说林枫和他非亲非故,以前也不认识,无怨无仇的,他凭啥就瞅人家不顺眼?在他们家就给林枫放脸,看不起人家,好象他有多牛似的?要不是生在我大舅家,他有什么可拽的啊?眼珠子镶脑门儿上了?还想接沈企?快给他啊,不出一年就败光了,我敢肯定……”

“你找抽呢?”

沈云芝瞪眼,在女儿肩头上轻拍了一下,“你巴不得他把沈企那点小资产败光了啊?”

“他有能耐啊,让他折腾去,好象我们苏家人霸占了沈家资产似的,没有我爸给经营着,哪来的‘沈企’?”

“你这丫头,是一点不顾及你亲妈的脸面是吧?”

“这也就是我和老妈你说说嘛,还能在别人面前说去?我大舅的性格他一点没继承,倒是都象他姥姥家人了……”

“臭丫头,用你叽叽歪歪的?一会儿我把林枫先骂一顿再说……”

“啊,老妈,不关林枫的事好吧?是他小心眼儿,你也说了,他针尖儿大的心眼儿,三四岁一小女孩儿他都能计较,别的就更不用说了吧?”

沈云芝就气笑了,“合辙着人在这儿拦着我,就是先替你男朋友说话的啊?”

“是啊,林枫让我拦住你说的。”

苏苏笑咪咪和妈妈讲。

沈云芝再度气笑,“我一会儿抽那小猾头儿!”

“老妈,你下命令,我和蓉儿下黑手,保证姓林的鬼哭狼嗥好不好?”

“去……”

沈云芝白了一眼女儿,对自己这个宝贝闺女,她是一点也‘气’不起来,因为自己的闺女很懂事,很善解人意。

等他们母女俩上来,二楼小客厅这林枫已经在沏茶了,小丫头一边一个学林枫的手法,都一付乖模样。

苏享见嫂子上来,勉强笑了一下,“嫂子……”

沈云芝过来就和她坐一块,“享儿,你别生气,这事是那浑小子不对,嫂子狠狠训他了,哎,你说都那么大个人了,半点不省心,居然和三四岁一小丫头斗气,我也是真服了,其实,他不是和蓉儿斗气,他是借这个事要给林枫抹眼药,好叫我改变对林枫的看法,上次在他们家,就给林枫放脸了,没因没为的,我就奇怪了,吃饭时候我都给林枫挟几次菜,还叫我怎么表明态度啊?可人家视若无睹,当时就把我和你侄女气的够呛,吃完饭我们就走……可今天,又追家里来表达他的态度,还借小蓉儿打击林枫,大约他做梦也没想到小蓉儿不是林枫家亲戚,所以,闹出笑话了,享儿,这事你有啥委屈跟嫂子说,可不敢跟你哥讲啊,不然你哥对沈家就有看法了,不能因为这一颗老鼠屎就把一锅肉给搞臭了不是……”

“嫂子,哪能呢,就是蓉儿那丫头也是个小毒舌,经常得罪人呢,我得好好管管她了……”

这话也是实话。

蓉儿双臂盘在林枫腿上,自己下巴搁手臂上,朝老妈扮着鬼脸儿,“什么叫我得罪人啊?我小孩子家家的,他上来就骂我没教养什么,我是没有爸爸了,可是不等于我没有教养啊,是他没教养好不好?我多大?他多大?让社会上的人来评评理?”

“你还有理了你?我不揍扁你……”

苏享瞪一眼过去,孩子一提‘我没爸爸’这话,戳中了苏享的泪点,眼珠子都红了。

沈云芝赶紧把小姑子肩头给搂住,“蓉儿我们还要宠着吧,就这样了,咱们家就这个小公主了,她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别人要和一个三四岁的丫头计较,那就办法,我那个蠢侄子是猪油蒙了心,非要给林枫上眼药,才拿蓉儿来说事的,不然也不至于和个三四岁的孩子去较劲儿……享儿,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嫂子,我不会的……”

苏享轻轻拭掉滑落的泪。

蓉儿一看妈妈真流下了泪,人就跑过来,仰着小脸儿说,“妈妈,我很坚强,虽然我没有爸爸了,但是我还有妈妈,有爷爷,有舅舅舅妈,有姐姐林枫,我不哭!”

其实说着,她也流泪了,她会想她爸爸的,真的会想。

苏享狠狠把女儿抱入怀里,泪眼模糊。

沈云芝和苏苏都跟着落泪。

林枫的心绪也一下低落,大约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他默默点了一只烟。

王妙跑到茶几上揪了几张纸巾,又来到蓉儿跟前,“蓉儿,你还有我,我是铁杆姐妹,谁要是欺负你,我捶死他!”

说着话,小丫头彪乎乎的攥着小拳头晃了晃。

蓉儿就破涕为笑了,从妈妈怀里挣扎出来,牵着王妙的手,“对,谁敢欺负我们,捶出他大便!”

呃?

大便?

本来挺悲伤的气氛,却因为这个词突然蹦出来,苏享噗一声笑龇了就。

“这个臭丫头,不着调儿,说什么呢你?”

苏享训她时,这丫头已经拉着王妙跑林枫身边了,嘿嘿笑着说,“老妈,本来我说的是粑粑,我姐说不文明,我问林枫不叫粑粑叫啥,林枫说叫大便!”

“哎唷,笑死我了……”

苏苏捂着肚已经滚倒在沙发上,脑袋都枕到小姑腿上去了。

苏享和沈云芝也笑的不行,双双白了眼林枫,你就是这么教小孩儿的啊?你真不怕误人子弟啊你。

林枫搓了搓脸,对蓉儿道“小姑奶奶,你别害我行不行?我那是给你解释粑粑是啥好不?”

蓉儿哼了一声,叉腰说,“林枫,你欺负我是三岁小女孩子吗?我难道不知道粑粑就是大便吗?用你解释?”

“是,小姑奶奶,是我多嘴了。”

“本来的嘛,”

王妙这时插了一嘴,“蓉儿,我还知道,粑粑是屎,我很聪明吧?”

沙发上三个大美女都要滚成一团了,笑的再难直腰。

林枫个逗比,还摸着王妙的小脑袋夸她,“嗯,妙儿,你不傻!”

王妙就来劲儿了,一拍胸脯说,“林枫,我可聪明了,我在我姥姥家院子里拉完屎就叫狗来吃掉,都不用我姥姥出来打扫呢。”

“啊……很好,这是个好办法!”

林枫居然一本正经的夸奖着。

苏苏想扔个靠枕过去砸他,可惜笑的手没劲儿,枕都从手里滑落掉到了地上去。

“哎呀,我不行了,笑抽了我……”

她笑的完全爬不起来了。

就这几句话的功夫,之前伤感的气氛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小蓉儿就拉着林枫的袖子,给他出主意,“林枫,我看公司里可以养两条吃粑粑的狗,省得我和妙儿上厕所了……”

“我去……小姑奶奶,我们要五讲四美,不可以随地大小便的呀!”

“那你公司的墙上也没有贴标语呀,”

小蓉儿还歪着头问呢。

林枫也歪着头问她,“这个,真的需要贴出来吗?”

“不需要吗?”

蓉儿问的更正经呢。

林枫吧唧着嘴回答,“我看就不要贴了吧,我怕别人来咱们公司看见了会说这家公司的老板脑子有问题啊。”

那边,沈云芝、苏享、苏苏三个人笑的快没气了都。

苏苏一边擦泪一边指着林枫,“你不许给我再说了,我、我受不了啦,我真受不了你们三个人了,你们怎么不去说相声啊,哎唷……”

“你、你们三个,十分钟不许说话……”

沈云芝也是受不了,肚子都有了痉挛迹象,再笑真要抽住了。

林枫也是故意在调节一下气氛,一看差不多了,就对俩丫头说,“现在教你们筛茶啊,都给我看好了。”

“是,林枫,我们会盯着看的,”

总算是把笑声给止住了。

---

沈豪回了家,就和父亲沈云鹏说了今晚闯的祸事。

老沈一听,当时就傻眼了。

“你、确定你脑子没问题吧?”

这句话是对一个成年人的极大嘲讽。

沈豪脸憋的跟猪肝儿似的,黑红黑红的,简直都无地自容了。

“爸……我怎么知道那小女孩子是谁?”

“你一脑壳儿装的都是浆糊吧?这是小女孩子的事?你姑姑会不看出来你拿一个小女孩子说事的目地是什么?上次在家你就出够了洋相,现在又跑去你姑姑家丢人?你多大了今年?你是不是眼瞎了?看不出来你姑姑对林枫是什么态度?还是说你准备替苏家女儿的终身大事拿个主意?你以为你是谁?你是谁?你是哪位啊?”

沈云鹏质问到最后,几乎都是吼出来的。

本来他以为自己儿子不傻,谁知道居然傻到这种地步了。

沈豪脖子都涨红了,半天憋出一句话,“爸,我那是为了苏苏好……”

“你是人家老子啊?你管的挺宽的啊,所以我才想问问,你沈豪是哪一位?你自己p股还给瓦扣着呢,你替苏正东的女儿操心?你是不是吃饱撑的没事做啊你?”

“……”

终于,沈豪不辩解了,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苏正东女儿,老爸已经提醒他了,苏正东的女儿用你去操心啊?你算老几?

书房的门给推开了,沈豪一看老妈进来了,给父亲送茶了这是。

“你们父子俩,有话不能好好说?”

其实她是进来给儿子解围了。

沈云鹏正在气头儿上呢,“赶紧的,领走,你惯出来的,你去教育吧,我不管了,我还怕气死我呢!”

他挥挥手,都不想看这个儿子了,人家苏正东失散26年刚找到的亲妹妹,你冲上人家那边,说人家妹妹的闺女没‘教养’,你咋没想想你有没有教养?你抽谁的脸呢?

沈云鹏脸色铁青,手都在发抖。

沈夫人一看就知道丈夫是真的生气了,而且气的很厉害。

她忙给儿子使眼色,让他给他老爸认个错。

沈豪居然梗着脖子,把头扭开了。

“滚!”

沈云鹏突然暴发,抬手指着房门,眼睛差点没瞪出来,母子俩的小动作他看见了,只是儿子扭开头的态度,真正让他愤怒了。

这一声吼的,把沈豪也吓坏了,在他记忆中,父亲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沈夫人也心慌了,怒瞪儿子,“还不认错?”

“爸、爸,我、我……”

“滚出去,不要跟我认错,你沈豪长大了,自己的事自己去做主了,我这个当老子的话,你什么时候听过?马上在我眼前消失,好吗?”

沈云鹏确实是大怒特怒了,这孩子已经惯的不知道事非阴阳了。

他已经二十几了,思想已经成型,再想扭转都难,冷处理,让他自己去琢磨吧,他自己要琢磨不通,别人再说也没有用,他还会怪怨你。

当爹的你也不能扶着他走一辈子吧?

沈豪一脸惶慌的出去了。

沈夫人没走,总得先把丈夫劝回来不是?

“云鹏,他是你亲儿子呀!”

“你说对了,他要不是我亲儿子,我早就打断他腿了……正因为他是我亲儿子,我下不了手,才惯成这个愚蠢样子,快三十岁人了,事非都分不清,还想接管沈企?败光家的节奏,你告诉他,想接管沈企,先改掉他的一身臭毛病,自费找个商务学院读三五年经济再说吧,老三今天也给我打电话了,坚决不同意他接手沈企!”

在门外还没走的沈豪听见父亲这话,腿都在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