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海市,都没有第二辆宾利,谭老三的坐驾600多万,很吓人呢。

05年时在平海这种二级城市,敢坐600万宾利的就谭家谭老三,实在是谭家产业太大,太有钱了,集团涉及多个行业,影响力是极大的说。

谭老三在外面多牛多牛,但在他小妹妹谭素英面前,就没一点架子。

老父亲长年跟他们四个兄弟说一句话‘长兄如父’,你们一定要好好对待你们的小妹妹,爸就那一块心头肉,绝不允许谁欺负她……

就这个思想,他们被老父亲灌输了快四十年了,已根深蒂固。

从谭素英呱呱坠地,谭老爷子就开始给他们四兄弟灌输长兄如父疼小妹的这个观念,也因此,谭素英从小就被娇惯坏了,所以敢跟着人私奔。

等林文汉一过世谭老三就知道,妹妹和父亲的关系要回暖,妹妹挟在中间受气的日子结束了,以后是她自主的时代,她将恢复谭氏公主的地位。

谭老三还知道,老父亲留给妹妹那份财产,比给他们四兄弟任何一个的都要多,因为父亲说过,你们是男人能自己打天下,你们妹妹不是男人。

好吧,妹妹可以占这个便宜,他们没人嫉妒。

看到妹妹终于搬入了奢豪的新宅,谭老三眼里有泪光,我妹妹想开了。

关海霞和谭素英抱在一起,两个人粉泪涟涟,她们的关系非常之好,姊妹亲谊无比深厚,更胜似亲姊妹,这一点谭老三心里是很清楚的。

“素英,我不知说什么好,但你现在这样,三嫂好喜欢。”

关海霞替谭素英抹掉眼泪。

谭素英无声点头,看了眼三哥和谭振启,又瞅了眼李玥,“这小子是不是快结婚了?对象很漂亮啊,叫什么名字?”

谭振启也被老妈和小姑的关系感动,忙说,“小姑,她叫李玥。玥,这是我小姑,亲姑姑啊,我在我小姑家还尿过床……”

大家笑了起来,李玥就叫‘小姑姑’。

谭素英点头,拉着关海霞和李玥往里走,“臭小子倒是有脸提他的糗事,第二天屁股都给我打肿了呢……快上小学了还尿床,就是贪玩太累所致,挨了巴掌他就乖了……”

“小姑,你好漂亮呢,和我关姨一样。”

“哈,这丫头会说话啊,”谭素英爽朗的笑了起来,“不行了,小姑老了,前两天照回镜子,看见眼角的鱼尾纹有好几条,都不想活了……”

“哈……”

大家再次轰笑,家里一团和气。

谭老三左右瞅瞅,“小枫呢?”

“一会回来,他就在旁边的奥洁网咖上班。”

“呃,那个网咖我听说过,是陈义海闺女陈洁开的,怎么叫小枫去了那里啊?来咱自家公司不好呀?给别人打什么工?”

谭老三是要面子人啊。

“就是,素英,回头让小枫跟着振启锻练锻练,老爷子给你那些产业,以后都得林枫来打理,得让他赶紧学呀。”关海霞也表态说。

谭素英招呼大家坐下,手指了指楼上,“我老公公在楼上呢,这两天蒙坏了,说住楼房出不上气,我寻思着给老头儿换个地方,才给三哥去电话,这房子是你外甥自己买的,小魂淡多少有点小财运,玩个破游戏就玩出钱了,前几天游戏公司过来买断那个什么bug,给了4500万!”

“什么?”

“啊?”

谭老三和关海霞都狠是吃了一惊,不是钱多少,是小枫这份能力啊。

谭振启夸张的真跳起来,“是《神幻》吧?我也玩了啊,我还花钱升炼了装备的,不过我打款的那个收款人是叫陈洁,小姑,是表弟他们?”

“嗯,陈洁就是网咖老板,陈老师的孙女,和你表弟算合伙人。”

“我去……我还教什么给我表弟呀?他教我差不多,我可没他的能耐,可我知道就过去一个月,那个炼神赚了至少几千万。再加上4500万的买断,小一个亿了啊,天呐,表弟是本市最年轻的亿万富翁啊。”

谭振启也玩《神幻》,他知道神幻这段时间发生的大事件是什么。

李玥也在玩,她也知道‘炼神’是什么情况,她道:“真是表弟呀?炼神太出名了啊,我们排队找到升炼,都差点没排到呢,我那个护士号上14星就要九万块,也是陈洁接的活儿,小姑,陈洁和枫表弟是谁做主?”

她有点自来熟,小姑小姑叫的极亲呢。

“那个什么bug我也不懂,不过是小枫发现的,陈洁为拉他入工作室把网咖的股份给了他30,这不是主要的,关键他俩好象在搞对象。”谭素英倒没太注意侄子说的‘小一亿’的话,她以为是夸张的说法。

“哈,小姑,正常,不这样就不正常了,小枫这手艺可不是网咖30能拉入伙的,不是因为搞对象,我估计表弟不会让陈洁占他这么大便宜。”

谭老三笑道:“我外甥也是有头脑的,舍不得孩子套不住母狼啊,陈义海就一个女儿,将来多少财产都是他们俩的,这个投资,不算失败。”

关海霞白了他一眼,“好好的情感,让你说的都是铜臭味了……”

“哈,在商言商嘛!”

谭振启也笑起来,“玥,你也独生女,你家有多少财产以后全我的。”

“去……”李玥羞笑,也白了男友一眼。

几个人再次大笑轰堂。

谭老三掏出钥匙来,放在茶几上,“钥匙在这,素英,本来我还带了张卡的,不过还是不往出掏了,你有你家小亿万富翁养着,我不操心了。”

却是谭素英掏出一张卡,递给三哥,“这是上次你们留给我的50万的那张卡,哥你还是拿回去,你们都有自己子女,贴补我是因为我穷,不过我现在不穷了,你们也看到了是吧?卡拿走!”

她就这个性格,别说现在不穷了,穷,她也不要。

谭老三却不接,苦笑了下,“谁给你的你还谁吧,我不接这茬儿。”

卡当时是谭老二给的。

谭素英白了三哥一眼,“你拿走,和二哥说一声呗。”

“别,我可不揽这事,二哥想骂我正没茬儿呢,我还送上门去啊?”

噗,关海霞就喷笑了,“素英,你别难为你三哥了好吧?”

谭素英翻了个白眼,“三嫂,走,跟我去厨房,我们做饭。”

“走。”

“我也要帮忙,关姨小姑。”李玥跟着就去了。

客厅就剩下谭老三谭振启父子俩。

“振启,和你表弟多接触,那小子是个有想法的,你爷爷多年前说过一句话,他说林文汉这个儿子,日后要有大出息……”

“爸,我爷爷好象看人看的特准?”

“何止是准?从来就没有错过,再一个,老爷子在家,对孙字辈的都不怎么上心,他只教育孩子的‘爹’,孩子走歪走邪了是爹的事,但是在你这个表弟面前,老爷子就守不住原则了,往死里疼呢,要说谁能在你爷爷面前说上话讨个情,就是你这个表弟,你明白爸的意思了吧?”

“爸,我明白了,我会和枫表弟交好的。”

“嗯,抛开这些,你们都是姑表亲,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人,一定要互相包容,互相扶持,不管我们生意多大,家底多厚,亲情一定要维护好,智商很重要,情商更重要,遇事多动脑子,要冷静,别毛毛燥燥的。”

“爸,我知道,我一定努力做好事,当好人!”

父子两个正说着,门开,林枫回来了。

这两天陈洁冰封了他,因为‘苏苏’这个名,陈洁也忙着回家糊弄她老娘呢,说好‘晚上’带男友回家吃饭的事那是骗人的话……

林枫接到老妈电话,听说三舅一家中午来,他才赶回来的。

入门就看到了三舅和表哥谭振启。

“三舅,表哥,你们来了,我舅妈来了没有?”

“来了来了,在厨房呢。”

谭振启过来亲热的和林枫抱了一下,拍他肩说,“我对象李玥也来了,也在厨房帮忙,好小子,比我还高,神幻赚足了一笔啊?小姑可都说了,你真厉害,我和李玥也玩这游戏,她下过14星单子,我下过15星单子。”

“哈,居然赚了你们的钱?大水冲了龙王庙,回头我退给你们……”

“说什么呢?咱们哥俩就那十几万的情份啊?你别寒碜哥,就当哥支援你们生意了啊,你要觉得过不去,把你们工作室的牛逼号借哥玩玩。”

林枫就笑了,“哥,我做主,送你个15星单件13星基础套的暴雷。”

“我去……真的假的?这个号可值三百万啊,现在暴雷太火了。”

“你看看你,咱们哥儿俩谈钱是不是太见外了?三舅在这坐着呢,你别打我脸好不好?去坐,三舅,我先去厨房问我三舅妈好……”

“嗯嗯,好孩子!”

谭老三搔了搔有些凭的头顶,心情更是大好。

谭振启拍了一把林枫的肩,目送他进厨房,才坐下和父亲说,“爸,表弟果然不是小气人,随手就给我个价值三百万的id呀。”

谭老三拍了拍了儿子腿,“这就是一家人,钱不钱的,在咱们来说就是个数字,真正的是情感上的交融,如果都挺穷,也许不是这样子,但是这种亲情一定要维护好,谁没个马高蹬短的时候?关键时候还得说亲人才会伸手相助啊,外人不会在危急时帮你,有些人更可能会落井下石……”

现实是很残酷的,有些生存法则会给你人生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