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

  李二盯着面前的奏章,却是好半天没有动一下。

  长孙皇后走过来,问道:“陛下,还在为杜荷的事发愁是吧?”

  李二这才抬起头来,说道:“唉,这几日,突然越发想念那中华烟的味道了,咳咳……”

  说起来,李二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长孙皇后无奈地摇摇头。

  只听李二说道:“这小子用了半天时间不到,就把长安城弄的鸡飞狗跳,人心惶惶的,他这是在向朕表达自己的不满呢,可是,朕一味地纵容他,别人会怎么想,满朝文武又如何看待朕?”

  长孙皇后走过来,替李二揉了揉太阳穴,轻声说道:“陛下,妾身知道,你这次如此对待杜荷,无非是看在妾身的面子上,你不想因为帮了杜荷而伤了妾身的心,但是,杜荷始终还是个孩子,只怕你这样做,会寒了杜相的心啊。”

  李二闻言,沉默半晌,才开口道:“观音婢,你说的,朕何尝不知道,只是,朕自有自己的考虑。不瞒你说,朕这次其实是有意考验杜荷,此子行事,一向乖张,但是,他和媛姝的婚事却不能再拖了,朕也有意让他入朝,但也担心他太年轻,成不了事,所以便想通过这件事看看他的表现……”

  ……

  第二日一早,早朝之上,王珪,陈叔达等人,便开始组团上奏李二昨日杜荷的种种罪行。

  王珪:“陛下,你可要为老臣做主啊,那杜荷真是胆大包天,我孙女王嫣然,如今才八岁不到,可是,他竟做出那种事,这让我司徒府的颜面往哪里存?以后要是被人知道,我孙女嫣然还怎么嫁人啊!”

  王珪头顶上裹着一块布,额头上鼓起来一个大大的包。

  程咬金听了,突然说道:“哎哟,王司徒,照你这么一说,我们大家伙不是全都知道了吗?不过你也别怕,杜荷那小子虽然坏坏的,但也算一表人才,不如就把你那孙女嫁给他得了。”

  王珪气得一甩袖子:“老夫不和你这大老粗理论!”

  陈叔达站出来说道:“陛下,杜荷做事,太过嚣张,昨日他到了我府上,要打要杀的,还带了一个手持宝剑的女子,一言不合就把我院中那棵千年古树给劈成了两截!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古树啊,还有陛下赏赐我的玉器古玩,也被那杜荷掳去了好几件……”

  众人听了,心想,这杜荷大魔王得了大魔王的名声,还真是名不虚传啊。

  孔颖达也站出来哭诉:“陛下,杜荷昨日到了我府上,倒也没做出什么过激之事,只是教了我孙子一首诗,这首诗,我小孙子跟犯了魔怔一样,现在一直在背……”

  有人问道:“孔师,这不是好事吗?谁人不知,杜荷虽然顽劣,但诗才冠绝长安啊,你的小孙子能跟杜荷学诗,那是莫大的好事啊。”

  孔师气得胡子都翘起来,怒道:“你懂什么,杜荷教的那首诗,唉,真是老夫都羞于开口!”

  “哦?到底是什么诗作啊?”

  大家都纷纷好奇起来。

  孔颖达犹豫了一下,才说道:“那首诗是这样的,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一对狗男女,脱得精光光!”

  “噗嗤!”

  程咬金最先忍不住笑喷了,其他人全都憋住不敢笑。

  李二坐在沙发上,揉了揉有些发麻的头皮。

  孔颖达说道:“陛下,杜荷这次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请陛下为我等做主。”

  “请陛下为我等做主!”

  一瞬间,十多个人站了出来。

  这些人,全是昨天被杜荷教训得没脾气的,现在却跑到太极殿来告状。

  李二心知,这件事又是棘手,处理不好,到时候也会出麻烦。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有人高声喊道。

  “太上皇驾到!”

  众人大惊失色,全部扭头往外看去。

  太上皇李渊,自打退位之后,便从未出现在太极殿了。

  今日突然出现,到底所谓何事?

  就连李二,也不淡定了。

  只见李渊一脸阴沉地走了进来。

  众人急忙让开一条路,并纷纷说道:“臣等参见太上皇!”

  李二也急忙走下来,问道:“父皇,不知你今日怎么有空到太极殿来?”

  李渊走到最前面,看了李二一眼,又扭头看了看王珪等人,缓缓地说道:“我要是再不来,我这把老骨头就是被人打死了,只怕也没人会在意吧!”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李二错愕地说道:“父皇,这……”

  “这……这什么这,哼,当初我在大唐家具厂被一群书生扔了鞋子,这还没过去两个月呢,有人就已经把这件事忘了,好,好的很呐,王珪,你当初也算是跟随朕一起打下大唐江山的老臣子,现在你还有脸站在这里参杜荷?要不是当初杜荷亲自来说情,就那群书生所做所为,诛九族都不为过,可笑,可笑至极,你们竟然还有脸站在这里说杜荷不是!”李渊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几乎是怒吼出来的。

  扑通扑通。

  王珪等人,立即吓得全部趴在了地上。

  李二一时间也有些傻眼。

  只听李渊说道:“哼,今日我就把话放在这里,只要我这把老骨头还在一天,谁也别想动杜荷!”

  一句话说完,李渊一甩袖子,转身走出了大殿。

  别看如今李渊已经是一个老头,但发起怒来,那就是一头雄狮,一头猛虎,毕竟是当年起兵反隋的牛人,没有两把刷子,又如何能建立大唐。

  ……

  土地,银子到手,杜荷的心情越发平静。

  这一日傍晚,他把张度和王二牛叫过来,开口便说道:“今日,便停工吧,大唐书斋印刷的《隋唐演义》,全部封存起来,家具厂生产的旋转木椅,全部售卖出去,应该明日早上便可以清空所有旋转木椅,然后着手准备搬家吧。”

  “搬家?”

  “为什么?”

  王二牛和张度都大吃一惊。

  “对,搬家,”杜荷微笑着说道,“当初买下这宅子,也只是作为过度用,如今却是显得有些狭窄了,别说书斋,就是家具厂也有些转不过来,搬家,这是具体的情况,你二人先看看吧,新地址就在东门外一里地左右的灞河旁边。”

  说着,杜荷将一摞纸张交给张度和王二牛。

  (二更,感谢【总有刁民想害朕】【悲伤陌号】【久念灬成殇】【陈剑辉】兄弟的打赏,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