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时间基本上就是猫抓耗子的时间,有被抓的,也有藏的太深秦乐没有发现的,毕竟他现在并没有觉醒见闻色霸气。

海贼们时不时的惨嚎响彻在死寂的岛上,给这个小岛多添了一种恐怖的气氛。

没有被发现的海贼们暗自既庆幸又惊惧,庆幸着自己的活命,惊惧的听着同伴们的惨嚎声,心中的那根弦一直在拨动着。

这个怪物!

不知过了多久,当阳光照耀在这座浑身伤痕的小岛上时。海贼的尸体已经血流成河了。

一艘军舰缓缓的在岛屿边停了下来,卡廉一行人满脸震惊的从军舰上看着这遍地废墟的小岛。即便他们是鹰派,但眼前的场景也是太少见了,而这一切全只是一个人做的。

卡廉他们进入了岛屿,几分钟过后在小岛的中心区域发现了他们的目标。

一个“血人”坐在一具只剩身体,四肢脑袋全不见了的海贼尸体上,看到卡廉他们,狰狞一笑:“呦!过来了,看看我这具人棍弄得还不错吧?”

“秦乐长官!”卡廉听着那熟悉的话语,看着面前着的“血人”,眼中充满了惊惧。即便是他,看着秦乐现在的神态,也不禁心里犯怵。更别说贝尔梅尔她们那边了。

“呕~”娜美诺琪高直接开吐。

古伊娜腿都有点站不稳了,正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要倒地似的。

贝尔梅尔则是回想起了当年那场战争,直接陷入崩溃。

秦乐剩余的部下的脚也是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毕竟眼前的场景实在太骇人看。

上千人的尸体,就算之前的联合作战都没有死那么多人。大部分海贼都是被抓,就算死也是分开死,也没有死的那么密集的,况且秦乐的做法太过残酷,直接让这些孩子留下了人生阴影。

整个海贼们的尸体就没几具是完好无损的,各种残尸碎骨洒满了小岛的中心区域。

有脑袋被切开的。

有半身被切开,肠子飞出去几米远的。

也有直接被从中间劈开,血浆爆一地的。

更有脖子被砍断,脑袋飞出去的。

放到秦乐以前那个世界十八禁妥妥了的。

就算是这个一直处在混乱中的世界,这种状况也是极为少见的。

这完全就是虐杀啊!

“带我回到军舰上,我要洗澡,还有记得给我做早餐,忙活了一晚肚子都快饿死了。你们在不来我都想试试海贼的味道怎么样了。”秦乐慢慢站起身,走向卡廉。嘴唇蠕动着,用着什么事都没发生的语气说出让卡廉他心神一震的话。

吃海贼?

不可能!

不,如果是秦乐长官的话...

卡廉已经不敢在想象下去,连忙去带秦乐回去。那僵硬的身躯,像被后被人用枪顶着似的。

秦乐也不在意,沉默着跟着他。卡廉他们的反应他早就有所准备,就算这样可能会影响一下他们之间的感情他也毫不在意。

“终有一天你们才会明白,只有绝对血腥才能镇下这越来越混乱的世界,一将功成,万骨枯。”秦乐用着自己才能听到的微弱声音默默的述说着。

“这个怪物,终有一天我要带着贝尔梅尔和诺琪高脱离他的身边。”娜美虚弱的从呕吐中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场景,一字一句的说着。

诺琪高看了一眼她,转身去唤醒贝尔梅尔了。

古伊娜将刀插入地上撑着自己的身体,眼神毫不退缩的盯住面前的场景。“要是连直视战场的勇气都没用,还谈何成为世界第一大剑豪!”

秦乐的部下们反应不一,有坚定自己的意志的,也有崩溃的,更有迷茫的。不过迷茫的占大多数,对于长官的信任和对眼前场景的恐惧让他们暂时陷入了迷茫。不过可能是由于这一片人全是鹰派的原因,最终全部人还是回到了秦乐的麾下。

这座小岛上的屠杀一天后被登录在报纸上,整个东海的海贼锐减百分之十。就连其他三海也多多少少受到了点影响,仅仅只是岛上中心区域的一部分海贼的尸体就让他们闻风丧胆,斗志全消。

这简直就是地狱!

海军还是太温柔了,恶魔果实的重型犯人不能杀,悬赏高的抓住了也不能杀,悬赏低的抓住了还是不能杀,就算要杀也只是脖子一抹人就没了,唯一会拷问的推进城和CP那边又不敢放在屏幕上,这样怎么可能震慑的住那群喽啰海贼,只有让他们认清楚世界的残酷,他们才会对着海贼这个身份望而却步。

这就是秦乐的理念。

既然海军中没人敢做那个黑脸,那就让他来做吧。

他将成为海贼们的梦魇。

他将成为海贼哀嚎的诅咒。

他将成为海贼们一辈子的敌人!

......

“他还真敢做啊。”泽法看着面前的报纸,嘴角微微翘起。

修戈看着报纸里的内容,倒是小小震撼了一下。“没想到,秦乐老弟外表看起来那么和善的人下手居然这么狠啊。”

“老师,当时秦乐就给我一种危险的感觉,那时候我还在奇怪一个少年竟然会给我危机感,现在看来,他简直就是一个疯子啊。”艾菌拍了拍胸脯,语气中尽显后怕。

宾兹现在还不是后面那身忍者装扮,现在的模样倒是挺俊俏,跟以后那怪大叔的脸完全挂不上钩。“在下原本还觉得秦乐秦乐是个善良之人,没想到他竟如此嗜杀。”

“你们说错了一件事,他嗜杀,但并不妄杀。你们还没发现吗?最近东海的海贼少了多少,他这是在造星,造一颗杀戮之星,他打算将自己推在海贼们做梦都想杀死的对立面。他打算用残忍的手法,镇下这整个东海的规矩。”仅一瞬间,泽法就知道了秦乐的真实想法,该说不愧是当了多年的海军学校总教官吗?在看人方面真的是准。

他的三位学生听到他的话后一愣,随机开始思索起来。

“秦乐,像你这种做法我以前绝对会厌恶吧。但现在我看到你那做法却开始发自内心的开心起来,这就是“恨”吗?”泽法用着微小的声音说着自己内心的想法。面对秦乐的残暴,他发觉他自己竟然不觉得丝毫反感,反而异常高兴。

他以及不是以前的“不杀”大将了。

......

“我真的是不行了啊!”秦乐努力批改着这由伯利尔上校批发给他的这足足有三米高的报告,直接从头凉到底了。

伯利尔倒是赏罚分明,因秦乐的行动大大打消了东海海贼的积极性,他又升职了。现在177支部里有两个上校了,只不过伯利尔他兼职177支部基地长,仍旧是177支部的一把手,而秦乐成功成为二把手。

当然,他的实力是一把手的位置。

秦乐现在已经达到他预期的去海军本部的标准了,不过有泽法这条线,他到不用去了,进泽法的班级远比一个海军本部上尉重要。

这些日子里,秦乐六式又学会了一式,指枪,一种将全身的力量聚集在食指上,以硬化的手指电光火石间放出一击的招式。

贯穿伤害很强,简称破甲。

不过相比起最后一式纸绘,这个还是有些不足。

纸绘,“六式”其一的防御技巧,卸下全身力量,通过对手动作所产生的气流变化,有如在纸面绘画般轻松自如的控制身体,对朝向自身的攻击,都能千钧一发的躲开。

堪称变态的招式,这无论是近战还是远战那都是变态级别的,练熟了之后,堪称流氓似的的防御,除非你的动作连气流都产生不出,不然很难打的中会这一式的人。

学习纸绘需要人来陪练,秦乐将卡廉拉来,足足练了一个多月,最后终于掌握了纸绘。

前前后后经历了四个月,秦乐就已经将六式学会。真的是令人畏惧的天赋。

不过离精通还很远,所以秦乐在完全学会六式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出去实战。

实战的目标自然就是东海里的各大海贼。一路横冲直撞,各大支部都没人敢拦,现在谁不知道这尊杀神,就算没听说过秦乐对海军出手过的事例,但谁都不敢去当那个出头鸟。

听闻秦乐事迹,没有自信心的海贼闻风丧胆,找了个疙瘩地方不知道躲那去了。而有自信心的海贼,无需秦乐去找,他们自己送上门来了。秦乐也乐得轻松,整天带着军舰在海上漂,期间也有海贼联合起来斗他,只不过秦乐月步一跳,岚脚一甩,就全部落荒而逃了,当然,事实上没几个能跑得了的。

现在秦乐的岚脚越来越熟练,他已经不需要怕东海海贼们的炮弹会炸死自己亲爱的下属了,往往炮弹还没到就全部都被岚脚拦腰切断,根本连军舰都擦不到边。

海战的话,秦乐的月步和岚脚倒是进步飞快,纸绘还有剃也会进步一点点,不过铁块和指枪倒是一直在原地踏步。

不过不着急,现在还只是东海而已。

秦乐的眼界可不只是东海,伟大航路里,泽法的弟子里,六式成长那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