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数计巨型的斩击朝着海贼船呼啸而至,泽尔在心中默默掐到一个它们交集的点,双手大展,做拥抱状刚好将这几记斩击全部拦在一起。

  蓝白色的斩击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撞上了泽尔的身体,它们不停的涌动着,不停的撞击着他的身体,那蓝白色的光芒例如一条猎狗般拼命的想要将他撕咬出一个伤口来,仿佛他是它们的猎物似的。

  这让泽尔很不爽,每次都是他狩猎别人的份,哪有别人狩猎自己的?

  他眼神不知从何时起充满了疯狂,面目也开始不由自主的狰狞起来,他这已经算是把状态调到最满了,配上本身的身体素质,可以说已经能追上海军精英少将的层次了,但他还是感觉有些力有未逮,感受到了传来的一声声哀嚎。

  这种斩击,难道说对面的军舰上是海军本部中将?如果真是,得通知奥杰快点走了,海军本部中将凭我们现在的实力还不能与之抗衡,得撤!

  就算在这种关头,泽尔大脑里还是想着爆炸海贼团的前途,毕竟,他可是整个团队的智囊,负责整个爆炸海贼团人员生命的那一种。

  就在此时,泽尔突然感觉到胸前的这些斩击力度降低了一下,脸上顿时大喜过望,借着势头,将双手报拢,并在同时大喊道“给我破!”

  蓝白色的光芒闪耀着,怒号着,涌动着,但在泽尔这极为野蛮的方式面前,也是他最为有效的方式面前,最终也只能极为不甘的被压灭,默默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卡塔艳!”

  由于斩击的消失,导致泽尔突然滞空,吓得他连忙大喊。

  随着他的呼喊声,黑发女子面色一惊,转弓连忙朝他那里射了一支箭。

  泽尔见状脸上闪过一丝轻松的神色,一脚踩中射来的箭支,用力一蹬。

  “呼-”

  一阵狂风袭来,泽尔安然归位。

  回来之后的泽尔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继续给奥杰增幅,反而一脸焦急的神色,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语气急躁道“奥杰,我们该撤了,对面的人我们惹不起。”

  “怎么了?”奥杰仍在引爆箭支,他倒想试试看秦乐的极限到底在哪里,是他攻的快,还是秦乐防的快。

  泽尔看着军舰上那个不停防御爆破的身影,面有不安,道“那个人,应该是海军本部中将,他随便甩出的几记岚脚我都得拼尽全力,玩命才能勉强拦下,要不是你还在干扰他,我实在无法相信让他放开手攻击会怎么样,我们八成怕是连一轮都支撑不下去吧。”

  “海军本部中将?!卡塔艳,b计划,看来我们之前一直在钢丝上跳芭蕾,要是真的爆炸成功了,说不定就会有个恼羞成怒的怪物毫无顾忌的来追我们了。好了,从来都没有用过,只在想象中的b计划也该实施了,免得栽在这里了。”奥杰皱着眉头,有些兴致缺缺。虽然他们狂傲,但并不代表他们傻,海军本部中将那已经是怪物层次的人了,不是他们可以随便能惹的。

  卡塔艳点点头,继续射箭,只不过这次她不是射向军舰,只是随意的乱射。

  而在她后面,还有一个高大男子在一刻不停的搬运更多箭支过来。

  秦乐将最后一次爆炸用朝天涌挡住,面色清冷,神情轻松的看向前方的海贼船,淡然自如道“不来了吗?该不会想要撤退了吧?”

  斯摩格等人已经麻木了,现在的情况除了时不时震耳欲聋的响声外,和参天绚丽的火焰以外,他们好像没感觉有什么不同。

  外面就跟啥事都没发生的样子,甚至在一段时间内,响声和火焰还变小了。

  有秦乐长官在,还用担心什么爆炸三角吗?

  斯摩格等人默默对视了一眼,神情淡定的继续起来给军舰加速的任务。

  全力加速,字面上肯定不止靠军舰本身的速度,还得靠他们拿出备用大桨辛苦的来划水。

  没办法,这是增速最快的了。

  不得不说秦乐猜的还是蛮准的,只听前方传来不停的轰鸣声。

  “嘭-嘭-嘭-”

  强烈的冲击波直接推动了海贼船的速度,将其一下子推前几十米。

  秦乐眼角微微抽搐,脸色一黑,没想到还真让他给说中了。

  虽然这样对海贼船本身可能会埋下祸根,但在生死关头谁又会在意那么多了,况且下一个岛就是七水之都,那可是正儿八经修船造船之岛,到了那里海贼船想怎么修都可以,想怎么换也都行。当然,前提是他们能躲过这一劫。

  “本不想直接出手的,你们继续跟着,不要停,我去把他们拦下。”说罢,秦乐面色一凝,微微弯下腰,如一头蓄势待发的洪荒猛兽一般。

  “呼-”

  秦乐瞬间消失在了军舰上,

  斯摩格等人顿了一下,面色有些犹豫,但很快又重新开始了划桨之旅。

  雷亚眼眉皱了皱,心里突然涌出一股不详的感觉。

  她并没有再去给奥杰增幅,毕竟这是自己家要逃跑,没必要扩大声响,助长冲击波的威势。要是增幅的太强,奥杰没控制好距离,说不定不用等秦乐来,他们就自行扑街了。

  而此时她突然觉得太简单了,太简单了,简单过头了,试问一个能把他们逼到如此的海军中将,能将他们一次又一次攻击防御下来的海军中将会那么愚蠢,傻傻的看着他们逃走吗?

  一个陌生的气息靠近了她的脖子,来的是那么的突然,跟她是那么的接近,她甚至能感受到他的呼出的热气,只听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嗨。”

  “嘭-”

  泽尔狰狞着面孔,右臂鼓得紧紧的,一拳轰破了雷亚右侧的船板。

  “这就是你们对来客的态度吗?”秦乐笑了笑,面色淡然的出现在了奥杰的面前。

  奥杰将两眼眯成一条缝,看着眼前的青年,像是想把他看出一个洞似的,面色阴沉的说道“你想要什么?”

  “啊,这个嘛。我想要你们的命。”秦乐神情轻松说出来的话,却让整个爆炸海贼团为之心中一紧。

  刚说完,秦乐就感觉耳朵一震,一道他有史以来听过的最大的声音在耳边轰然响起。

  秦乐面色一凝,看向雷亚,那道声音并没有影响到他,甚至还他提了个醒,给要不是他身体素质过硬,指不定刚刚那一下他就得到地上打滚,然后被人袭杀当场。

  看来以后得小心点,太过狂妄也不好,这个世界古怪的很,各种没道理的果实都有。

  秦乐心里暗暗记住这次的经历,连看都没有看爆炸海贼团的诸人,干脆利落的将他们无视了。

  “全部人,c计划!”

  “是!!!”xn

  雷亚一声大喊,还以为秦乐是被自己给控制住了。(其实严格算起来也算是被她控制住了)

  泽尔再次如同一发炮弹般喷射而出,只不过这一次秦乐并没有闪躲是一动不动的站着被泽尔给撞的横飞出去。

  秦乐感受着狂风吹过自己的身躯,面色淡然,眼神不变,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他不是还想装逼,他是为了部下们的历练生涯,还得多试验一下爆炸海贼团的实力。免得有什么他不知道的,隐藏的大招,在跟自己部下打的时候被逼的太急给用出来了,然后导致自己部下们出现大的伤亡。

  那样可就得不偿失了。

  而正当他打算回去的时候,五六支离弦之箭从海贼船中呼啸而出,默默的冲向了军舰。

  秦乐挑了挑眉,右脚抬高,朝着海贼船,自上往下重重一甩。

  岚脚·斩天!

  一道上百米的斩击全身散发着蓝白色刺眼的光芒,带着刺耳的声音,笔直的朝着海贼船呼啸而来。

  秦乐用出这一招后,身形一闪,重新回到了军舰之上。

  剑术·朝天涌!

  托爆炸海贼团的福,秦乐的朝天涌可以说是越来越熟练,越来越精准,越来越快。

  待到秦乐将所有的爆炸都防住之后,只听爆炸海贼团那边传来一声巨响。

  秦乐的斩天也被他们给拦住了,当然,秦乐是放了点水的,全盛期的斩天威力可不止这么点大,上百米的斩击哪可能就这么点伤害。

  他还得为自己的部下们留好试炼对象。

  秦乐见箭支不再出来,再次扑向已经不算很远的海贼船。

  只不过这一次他倒是扑了个空。

  秦乐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海贼船,面色有些难看,见闻色刚要发动。

  “轰-!!!”

  秦乐脚下的甲板突然爆开,整艘海贼船里全部的十分之一的箭支都被奥杰同一时间引爆。

  巨大的火焰将秦乐吞噬,刺耳的声音闯入秦乐的脑袋让他有些心烦意乱,处于爆炸中心的他成为冲击波的首位受害者。

  于此同时,海洋一百米处一艘血红色的潜艇正在拼命往下潜。

  “船长怎么样了?!”

  泽尔看上去有些焦躁。

  雷亚也同样焦躁,听到泽尔的话后,连忙道“体力消耗过大,已经陷入昏迷。”

  “现在多深了。”泽尔明明只是一个航海士,看上去却比副船长雷亚在爆炸海贼团里还有威严。

  “米左右吧。”卡塔艳汇报。

  “希望他是个恶魔果实能力者吧。”泽尔眯着眼睛,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haizeizhihaijunshashe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