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太初宫金华殿。

“诸位爱卿,岭南的捷报已经念读完毕,不知你们有何看法?”灵帝抚须笑道。

萧首辅上前一步,“回禀陛下,此次南邑率领十万大军扣关,岭南王不止以少量兵力抵挡住了攻势,更是将敌军大半性命留在了禁山以东,所以微臣认为应该将此事大肆炫耀,以显我南赵天威。”

“首辅所言极是,南邑折损了八万余精壮,可谓是元气大伤,微臣认为此战最少使南邑二十年不敢再图谋岭南。”诸葛平章出言附和,“但若没有并肩王世子在极短的时间运粮南下,岭南不会取得这等傲人战绩。”

灵帝闻言笑意更浓,“爱卿说的不错,朕当初只需他将粮草交给岭南王,便是大功一件,没想到青炎在此战中发挥如此重要的作用,真是让朕大感惊喜。”

“父皇圣明,并肩王世子除了将粮食一粒不少的交给岭南王外,开战之初便阵斩七名敌将,迫使杜明暂避锋芒,说是一枪定乾坤也不为过,而后镇守西端关墙、窥破地道之谋、巧施火计亲率八百勇士追杀穷寇至禁山脚下这些等等,皆是战功卓著。”

赵璟不由得意气风发,声音响彻金华殿,“那刻在巨石上的四个大字,可谓将我南赵天威道的淋漓尽致。”

“璟儿说的不错,青炎在此战中至关重要,虽然说了许多遍,但朕此刻还是想说,其不愧为玄策之子,并不辱没并肩之名。”灵帝微笑扫视群臣,“有过必惩,有功必赏,赏罚分明是朕的宗旨,不知诸位爱卿认为该如何赏赐?”

沛王赵骧心中不知将董破虏与青炎骂了多少遍,只恨这次天大的功劳竟然没有让自己夺了去,此刻听见要赏赐,赶紧抢先开口。

“父皇,岭南王作为我南赵唯一的异姓王,并肩王世子不日也要袭爵成为并肩王爷,二人都已经是位极人臣,并且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如果邀功请赏,便不配做一名臣子。”

赵骧的话让许多朝臣深表认同,两人作为帝国王爵,向上已经是封无可封,董破虏还好,远离金陵没有威胁,但并肩王世子这般年纪就达到这等成就,可谓是许多人的眼中钉。

“皇兄此言差矣!此次军功在南赵史上除了当年的铁盂山之战和玄龙翼刃,最为卓著,如何能因二人的爵位不予赏赐?倘若让北方二国知晓,恐怕会因父皇赏罚不明而发兵南下,到那时我南赵将士又有何士气抗击敌寇。”赵璟据理力争,寸步不让。

“真是笑话!难道我南赵将士没有赏赐便会无心御敌?是否太过危言耸听!”

二王的针锋相对,很快演变成两个阵营之间的激烈对抗,金华殿几百名朝臣也只有极少数没有被牵扯进来,冷眼旁观。

灵帝的心情显然极好,并没有因眼前的嘈杂而龙颜大怒。

“诸位爱卿,切莫争论。”

见灵帝开口,众臣缓缓低下头,安静的等待接下来的话。

“岭南王此次抗敌有功,边军也因此战伤亡惨重,如果朕不予以嘉奖,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并肩王世子在这一战中更是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可骧儿的话也不无道理。”

灵帝话锋一转,抚须笑道“今早随捷报而来的,还有一封岭南王的手书,不知众位爱卿可能猜出内容如何?”

赵璟心中大致已经猜到,再结合自己父皇刚才说的话,便不再犹豫上前答道“儿臣斗胆猜测,岭南王手书中所述定是一件大喜事!”

“哦?璟儿果然聪颖非凡,确实是一件喜事。”灵帝解释道“岭南王说其在几十年前,曾与玄策指腹为婚,两家早已定下了娃娃亲,此战青炎协助岭南王抗击南邑,战功卓著,所以岭南王想让朕做一回证婚人。”

“父皇!儿臣认为岭南王世子与扶瑶郡主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如果二人喜结连理,可谓是南赵的一段佳话。”赵骧根本不给别人说话的时机,抢先将董歃与赵灵儿撮合在一起。

赵骧当然不会傻到认为是董歃与赵灵儿两情相悦,金陵谁人不知那小魔女的眼界高比苍穹,自己这般说并不是将一切盖棺定论,而是给父皇的心中埋下一颗种子。

“皇兄此话差矣,金陵尽知老太君将扶瑶郡主视为掌上明珠,怎可舍得使其远嫁岭南,所以岭南王之意只能是并肩王世子与霓裳郡主。”赵璟听到自己哥哥的话,吓得寒毛直竖,深怕父皇老糊涂乱点鸳鸯。

“不错,确实是并肩王世子与霓裳郡主,所以朕现在想到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孙耆,以朕的名义赐婚,命并肩王世子袭爵当日与霓裳郡主大婚,册封其为并肩王妃,规格以皇子迎亲、公主出嫁为准,万不可有一丝纰漏,不然朕拿你是问。”

礼部尚书孙耆上前领命。

“再为岭南王打造一柄黄金大戟,赐并肩王世子白玉金蟒袍,这样一来也算是给岭南王与并肩王世子的卓越战功一个交代。”灵帝继续下令,“首辅,岭南边军此战伤亡极其惨重,抚须银两一定要及时送到玉州,所有将领官升一级,特封蚩虎为镇南将军。”

“微臣遵旨。”

“退朝。”

---------------------(我是分割线)

青炎不知金华殿中自己已经成为了主角,此刻率领着队伍刚刚行出巴州境内。

因为并不急于回京复命,所以在董昭的建议下,弃水路而走陆路,可以享受欣赏沿途美景。

才走出巴州,来到有鱼米之乡美誉的武陵郡,青炎只觉得豁然开朗,黄莺歌唱,燕子飞舞,一望无际的田野上,辛勤的农民挥洒汗水,天地之间一片祥和之景。

武陵郡治为义陵城,这是一座水乡城市,外有南洞庭相抱,内有琼湖相依,环湖相建,道路沿湖而修,小桥流水,垂柳依依,不愧为古楚之地,尽显绕绕。

这次董家兄妹前往金陵,其父董破虏可谓出手豪阔,不似往日里的小家子气,大手一挥就给了万两银票,言道此次东行不必省吃俭用,是该吃吃该喝喝,这让董家兄妹欣喜若狂。

毫不犹豫的选择义陵最大罪顶尖的客栈,董破虏将所有虎卫营将士安排的妥妥当当,着实让他过了一把富家公子哥的瘾。

三人安顿之后,急不可耐的出门领略义陵风光,玩到夜间才回到客栈歇息。

“兄弟啊,我刚才没喝尽兴,不如咱们再整几坛?”董歃醉意熏熏的搂着青炎的肩膀,艰难的上着楼梯。

“就你这德行还喝?要不是青炎把你带回来,你还不得睡在大街上,待到了金陵你随便喝也没人拦你。”董昭在另一处搀扶着自己的哥哥。

“金陵?到金陵还得有个十天半月的,不如咱们各退一步,到了下个地方的时候,咱们一醉方休!”

推开房门,将董歃放在床上,青炎笑骂道“方休!我方你大爷啊,也不知你是不是随了岭南王妃,这酒量跟王爷真是比不了。”

与董昭并肩走出房间,青炎笑道“昭儿,想必你身子也乏了,早点歇息,明日咱们辰时上路。”

“好,你也早点休息。”

回到房间,青炎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一轮明月,心情十分惬意。

兜兜转转,自己与昭儿还是走到了一起,想到这,又觉得自己的妹妹十分棘手,一路上虽然想了许多办法,但并不尽人意。

“看来还是得让祖母好好劝劝啊,到时候我再给灵儿买上百八十件的漂亮衣裳,应该会过了这个坎吧。”

“不管多大的困难,能把岭南的小仙女娶回家,再大的困难也是值得,嘿嘿”

不知不觉,青炎便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青炎双眼突然睁开,从床上翻滚下来。

就在他离开床榻的一刹那,三枚寒星擦着青炎的胸口击在了床榻之上。

翻滚在地,青鸾剑已经握在手中,向着屋中的黑影刺去。

因对方毫不留情的偷袭,青炎自然也不会客气,上来便全力以赴,希望将对方在短时间内擒下。

剑势凌厉,蓝芒摄魄,但让青炎心惊的是,二十招已过,自己的剑连对方的衣袍都没有碰到。

“阁下武功如此高强,为何行宵小之事!”

对方毫无回答,青炎只觉得并没有怎么躲闪,却硬是躲开自己的所有攻击。暗想自己怎么说也算是一名高手,从桃花谷学成以来,除了无方子,自己对敌并没有出现这种无力之感。

剑刃如杨柳低腰划过对方的额头,而后右手结指,急速点向那人的胸口。

只见对方后退一小步,右手拇指与中指向上轻描淡写的一弹,便弹飞了青炎蓄力已久的截江指。

青炎瞳孔急剧收缩,快步退到墙角横剑戒备,额头上已经留下丝丝冷汗。

这人竟然就这般弹开了截江指!

“是莫问剑法与截江指不过如此,还是你学艺不精?”

一身黑袍的刺客并没有欺身上前,而是立在房间中央,淡淡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这个声音十分怪异,让青炎根本分不清对方是男是女,但其能有眼力看出莫问剑法与截江指,可见其身份定然不俗。

“在下只不过是学到了些皮毛而已,万万比不得秦老家主与天启四神僧,但阁下的武功也着实惊世骇俗,不知可否自报家门?”

“刚才也只不过跟你玩玩而已,如果你现在放弃抵抗跟我走,也可免收一些皮肉之苦,哦对了,我劝你还是别召唤那些同伴帮忙,不然的话我可没有耐心一一击晕,尤其是你那未过门的小娘子,如果一失手毁了她的容貌,想必你会伤心欲绝。”

青炎眼神一凛,沉声道“看来阁下当真是知晓不少的事情,竟然连昭儿即将成为并肩王妃这件事都一清二楚。”

guozuoyong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