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笑过后,白翳继续述说着曾经的往事。

在并肩王夫妇度过了三年羡煞旁人的时光后,南赵开国皇帝赵兴宗因年事已高驾崩归天,仿佛如诅咒一般,赵氏一脉从来都是人丁稀薄,唯一的皇子顺理成章的坐上了龙椅,也就是现在的赵灵宗。

趁赵灵宗初登大宝朝局未稳,西凉与北燕共举三十万大军南下,兵峰直指樊宁城。赵兴宗不顾朝臣谏言坚持御驾亲征,御敌于国门之外,随即东拼西凑出十五万兵力开赴樊宁。

当南赵军队抵达樊宁城下时,二国联军已经围攻城墙半月之久,形势危在旦夕。赵灵宗见此情形,没有采纳时任怀化大将军史天赐在城下与樊宁守军互为犄角的建议,执意与敌决战于野。

君命难违,众将只能无奈听命,在抵达樊宁城三日之后,与敌对峙于樊宁城西北的铁盂山下,也许当时赵灵宗因初登皇位有些好大喜功,竟然不顾数倍于己的敌人在正面堂堂正正发起冲锋。

本来从金陵至樊宁城路途遥远,大军只歇息三天根本没有恢复元气,再加上二国联军以逸待劳了半月之久,以己之短攻敌之长,犯下兵家大忌的赵灵宗自然兵败如山倒。

幸好怀化大将军史天赐拼死护驾,才带着残兵败将逃上铁盂山,可手中的兵力只剩下区区三万人,联军无需强攻,只要切断水源,南赵军便会不攻自破。

望着山下尸横遍野的惨状,没人知道赵灵宗此时的想法,而后将指挥权交到史天赐手中后,便再没有从龙帐中走出半步。

整个南赵都在焦急的等待前方战场的消息,待得闻赵灵宗兵败困守铁盂山时,朝野内外哀嚎遍地,都觉得南赵不出意外是要亡国了。

可在寿春训练兵马的赵玄策得知噩耗后,不顾先皇让其驻守寿春的命令,亲自率领还是新军的北府煌骑西进支援赵灵宗,而并肩王妃更是不顾并肩王再三劝阻,执意随军前往。

五日之后,赵玄策带着一万北府煌骑驻扎在铁盂山东方五十里的密林当中,赵玄策的义兄陈尹山出谋划策,判断联军因胜券在握骄纵之心正盛,绝对会疏于防范,便定在后日丑时三刻夜袭敌营。

袭营当夜子时,马蹄裹布,口带嚼套,枪刃也摸上枝叶榨出的浓汁以防反光惊敌。待不漏痕迹的行至敌大营十里外后,赵玄策兵分三路从东南北三个方向发起冲锋,一路由赵玄策亲至率领,另外两路分别是白翳和陈尹山。

丑时三刻,正是万籁寂静联军熟睡之时,哨兵根本想不到会有兵马袭营,待意识到大地上发出的隐隐轰鸣声时,再鸣金示警已是来不及。

北府煌骑除了手中骑枪,俱是在冲锋之时点燃了火把,待如怒涛般冲进敌营后,先烧粮草辎重,其次寻敌杀敌。联军根本没有料到敌人如神兵天降,只以为是南赵国留下的后手,一时间混乱非常,除了被北府煌骑斩杀的,被烧死踩踏死的不计其数。

北府煌骑整整冲杀了一夜,赵玄策更是不知杀进杀出了多少次,待清晨时分整个人已经如血葫芦般浑身暗红,统计伤亡时,所有人都没有料到,整整万人的北府煌骑,只伤亡了百人而已!

铁盂山上的赵灵宗和史天赐当然也目睹了一切,可因为正值深夜,害怕是敌人使出的诈敌之计便没有轻举妄动,当一身是血的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