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区基地,地下室内。

刚得到奖励的龙武谈性很大,一直与谢明说个不停,聊着灵殿工作与往事,提到一些学院的一些糗事时,两人都不由得露出缅怀的神色。

一晃就是近十年过去了,就算作为一名灵族,照样有些唏嘘不已,感叹时间的飞逝。

“队长,宋玉廷发出了求救信号。”一旁坐着地黄擎却是突然站了起来,神色有些慌张。

“嗯。”龙武显然也接收到了,脸上带着焦虑,迅速拿出了守备令。

谢明三人一听,身体也立马绷直起来,从随意放松的状态转换到了戒备状态。

“在宋玉廷家里。”龙武查看一翻后,准确的得知了宋玉廷的位置,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刚出门便出现意外,会不会与我们有关系?”谢明不由得联想道,毕竟灵殿的水深的很,他们才通知宋玉廷到基地来,那边就传来危险信号。

“不知道,不过宋玉廷加入灵殿没几天,不太可能牵扯到这么深。”龙武有些凝重,脑海里闪过无数种可能,眉头皱起后对着谢明道:“不管如何,我必须去马上救援。”

“也带上我们吧,宋玉廷现在可已经是我们的人了。”谢明没等他拒绝,神色认真道。

“好吧。”龙只好答应一声道。原本想着宋玉廷有时间发求救信号,对方应该是个灵徒,由他带着黄擎便够了,若是宋玉廷坚持不到救援,去多少人也没用。

既然决定好了,没有做什么准备,一行人便快速地离开了地下室前往目的地。

………

汇龙轩,地下停车场。

“哼,这小子还未启蒙就这么难缠,不愧是高品质灵徒。”

傅恩心中有些不爽,他混迹于灵殿东部地区各地,与灵殿之人多翻交过手,其中不乏一些灵觉期的高手,但也游刃有余,在灵族的名声虽不是很大,但于灵殿通缉榜上也是有名字的。

今天却是在一名未启蒙的灵徒身上吃了亏,这简直是他人生的污点。

身上已经沾满了血污,子弹所致的只是些皮外伤,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添了些伤疤,这也是他刚开始没有选择硬上的原因。

而那把军刺却是令他伤的不轻,其三棱齿印直接在他胸口扎出一个窟窿,此刻正汩汩流淌着鲜红的血液。

傅恩简单的处理了下身上各处的伤口,准备提起已经昏死过去的宋玉廷上车,然后赶紧离开临江,或是干脆离开江南区。

现在还没到下班的点,这里还没有车停靠过来,而且宋玉廷的枪是做过消音处理的,所以也没有吸引人过来,至于监控,等他走出了临江,想再追踪到他傅恩,除非出动大批灵觉及其以上的高手,不然别想做到。

自己干完这一票自然要销声匿迹一段时间,等再次出现时,或许他已经不在东部了。

“不过这躺也算值了,嘿嘿。”傅恩看着倒在地上的宋玉廷心里止不住激动,歪着嘴舔了舔嘴唇阴笑着,得到一个高品质灵徒,受点小伤算得了什么。

“下辈子记得投个好胎。”对着宋玉廷冷笑一声,傅恩便伸出手将其提起,从他身上摸出车钥匙后,打开了后备箱便将宋玉廷放了进去。

“嗖…”

合上后备箱,傅恩还没来的及转身便听到身后一声尖锐的破空之音,心头立马笼罩着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脚下用力快速地侧着横移出一步,心惊肉跳之感才消失。

而在他刚才站立之处,一把无柄的短刀印着灯光如同炮弹般,带着沛然之力插进了后备箱盖上,发出巨大的声响,随后便是轻盈的脚步声响起。

“你是灵殿执法部的人?”转过身来的傅恩脸色有些难看,死死盯着缓缓走过来的身影,神色阴晴不定。

“嗒…”

“嗒…”

如有魔力的步伐慢慢逼来,一名纤细高挑的女性身影出现在傅恩的视野中,每一步如同踏在他的心头,近一分便低沉一分。

“弑灵盟傅恩,通缉榜第五十八位。”神秘女子一身皮衣皮裤显得凹凸有致,头发一丝不留的挽在脑后,面无表情地说道,“在江南区让你逍遥了这么久,也该到你还债的时候了,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你…”

傅恩还想说些什么,但一把泛着冷光的短刀容不得让他开口,速度比子弹更快的攒射过来,那极速所产生的音爆声异常沉闷。

一个极限侧仰堪堪避过,不知什么材质所铸的短刀“嘡”的一声半截刀身没入到涂了一层白漆的水泥墙面上。

等到傅恩快速站定后,左身位立马感知到一个如鬼魅般的身影,带着一只冒着浓郁白光的拳头向他袭来。

太快了,根本来不及!

傅恩脑后发凉,全身汗毛战栗,正调动着他全身的灵力汇聚于右拳,同样是闪着白光迎了过去。

“轰…”

一股恐怖的气波向四周散开,宋玉廷的车离着最近,迎面的车窗被震的破裂开来,头顶上所有的吊灯也应声而碎,整个地下停车场除了出口附近,其他地方都暗沉了下来。

“噗…”

傅恩被这一拳直接轰飞出去,口中的血不受控制的喷了出来。

还没等他落地,闪着白光的身影如同凭空出现般凌空一脚踏在傅恩胸口,然后又是“轰”的一声,身体狠狠地砸在地面,巨大的冲击力让平整的地板形成一个凹陷破碎的坑洞。

怎么会如此之强?

傅恩轻咳出一口浓血,满是血迹的脸充满着不甘,瞪大着双眼盯着站定与身前之人,终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暗沉的车库陷入了寂静之中,外面的雨似乎停已经下来了,唯有熄灭的吊灯“吱呀吱呀”晃动的声音和各处的弹孔及刀痕,证明着这里刚刚发生着如何激烈的战斗。

“通缉榜之人也不过如此。”神秘女子在原地默立了几秒,自言自语说了一句,便开始将扔出的短刀都收了起来,在傅恩身上不客气地摸索一翻,找到了一个木盒后打开查看,不禁欣喜地收好。

正当她发愁如何处理尸体时,突然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低头深思片刻后身影突然变得若隐若现,如同一个透明人影几个闪烁间便消失在地下停车场。

………

“确定就是这里吗?”谢明沉声问道。

“除非他没把守备令带在身边,而且宋玉廷的位置一直没有变过。”龙武确定道,脸色不太好看,他心里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走吧,不管结果如何。”

谢明阴沉着脸,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当一行人接近停车场时,龙武与谢明脸色骤变,两人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里绝望的寂然。

“为何会有灵觉期的高手突然出现在临江?”谢明有些愤怒道。

“我也不知道。”龙武苦笑着摇摇头。

一旁跟着的黄擎听到他们的谈话,哪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沉沉浮浮的心不由一下跌入谷底,同时也有些戚戚然。

多好一少年郎,本可以平步青云,却突然遭受这样的劫难,或许自己就不应该拉他进入灵殿,刹那间黄擎不由想了很多,悲切自责全然控制不住浮现在脸上。

一行人似乎认定了这个结局,脚步沉闷地踏进了车库。

没有灯光的照耀,众人也能轻易看到战斗后所遗留下的场面,不过看着一片狼藉的车库,他们似乎心底又升起一丝希望。

相差悬殊的阶段下,战斗怎么可能如此激烈?

“队长,这里有具尸体,好像不是宋玉廷的!”黄擎语气有些颤抖,眼里的激动在暗沉中都似乎闪着光芒。

“这人?”龙武定睛一看,似乎辨别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人。

本想询问谢明是否认识这个人,不料被他先一步指着后备箱开口道:“里面有活人!”

“嗯?”听到谢明如此说道,龙武也集中注意力一感应,耳中果然有一些微弱的呼吸声传来。

没有等指令,黄擎连忙上前用蛮力“咔”的一声将其打开,暴露出了躺在其中的宋玉廷。

“宋玉廷?”黄擎猛然看到不由一惊,而后大喜,带着一丝哽咽喊了一声,然后迅速转过头问道:“队长,赶紧送医院去吧。”

“送什么医院,赶紧回基地,用疗养仓给宋玉廷治疗。”龙武见宋玉廷还活着也不由大喜,瞪了一眼乱了分寸的黄擎急忙道。

“等等,你去叫人处理一下现场,之后将尸体拉回基地。”谢明看了眼留在尸体旁的短刀,心里边大概猜到了发生了什么,然后对着黄擎道。

“好。”黄擎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点点头答应道。

随后龙武、谢明等人将宋玉廷带回基地去了,只留下黄擎一人。

前不久地下停车场所发出的巨响似乎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而且陆续有车要开进来,但所有人都被黄擎给拦了下来。

所有人见到黄擎的身形与衣着,外加掏出的一个证件,让众人都不敢有什么异动,只是时间久了一些怨声越来越大。

黄擎面无表情的站着,直到两辆警车赶到,围观之人才安静下来。

“长官,临江刑侦小组报到,请指示。”下来了四五个穿着警服之人,为首的是一个长相普通大概三十几岁的年轻警官。

“封锁现场,里面有具尸体需要帮我托运一下,然后解释工作处理好就行。”黄擎依旧面无表情道。

“是!”年轻警官大声回应道,然后带着一伙人进入了地下停车场。

扫尾工作黄擎不是第一次做了,但每次的感受都是如此无聊,等了十分钟左右他终于是坐上了其中一辆警车离开了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