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杀野狼,获得额外战斗经验1】

秦宇手腕一抖,甩掉衡势上的血迹,这把他交给剑来的剑最后还是回到了他的手上。

秦宇的本意是他拿城市之心,剑来拿剑,两者分配奖励。

可剑来给出的理由也很简单,他没有魂印,不能完全发挥出震慑的效果,前期属性差不多的情况下均衡的效果也可有可无,衡势对他而言就是一把锋利点的铁剑。

所以在从萧兴德的一名族人处得到一把铁剑后就直接把衡势给了秦宇,之后让洛文彦强化了铁剑就带着两个士兵练级去了。

在秦宇这边的战斗结束后,一直站在后方的屠夫萧木纹和另一名帮忙的np也上来,两人麻利地解剖着野狼的尸体。

秦宇转头看向另一边。

萧明正带着两个战兵跟三头狼缠斗,他们每个人的手上只有一面木质盾牌,说是盾牌,其实就是一块被切割好的木头,在一面上安了一个把手。

三人就拿着这种盾牌,每次有野狼扑来就用盾牌挡住,后退,拉开距离,不断重复这样的过程。

只看了一会儿秦宇就止不住的摇头。

只能用盾牌是他给出的吩咐。

他理想中的画面是这些人使用盾牌挡住攻击的同时要能观察到对方的动向,并找到机会进行反击,他在接触虚拟游戏之初就是这样训练的。

只是当初他拿的不是盾牌,是短匕。

训练的也不是抵挡攻击后反击,而是躲避反击。

面对的是十只以上的狼群,等到能在身上无任何伤势解决掉群狼就初步毕业,再寻找速度更快,攻击更果断的怪物进行下一步训练。

他是玩家,有无数条命可以挥霍,np却只有一条命,所以他就稍稍更改了一下方法。

可从他现在看到的情况来看,这个他以前用的方法似乎并不适合其他人。

两个战兵只是一昧的抵挡,许多时候盾牌都完全遮掩了自身的视线,眼神也没有观察周围环境的迹象,这时只要有一个人,都不需要从后方,直接从侧面就能送上致命一击。

萧明则是属性太高,只用一只手就能轻松拿盾牌挡住攻击,e 的敏捷甚至让他的速度超过了野狼,别说一只狼,就算三头狼一起上也让他感受不到任何压力。

至此秦宇也算是彻底绝了由他来负责训练士兵的念头。

“萧明,可以结束了。”

早已不耐烦的萧明直接拿着盾牌把扑来的野狼砸飞,走向剩余的两只,借助超高的力量和比野狼还快的速度,砸在野狼的头上。

就在他解决第二头野狼的时候,一把剑突然横在他的脖子上,令他动作停止。

“有什么说的没?”

“没有。”

萧明咬着嘴唇,脸色极其难看。

他看见了秦宇走过来,也知道秦宇会找机会攻击他,也看见了秦宇的动作,可秦宇出手的时候正好卡在他攻击野狼的那个时间点,又快又狠,来不及收力的他无法做出任何有效应对。

“之前我就记得我跟你说过,在攻击时最好给自己留一分余力,这次你知道我会攻击你,可你依旧全力砸了出去。”

这时仅剩下那头狼从秦宇身后扑来。

秦宇头都不回,右手举剑向后一刺,同时左手从萧明手中夺盾,身体向左旋转,在剑刺中半空中野狼头部时松开右手,两手一同抓住盾牌把手,把狼从空中砸下来,拔出剑,补上一下。秦宇看向萧明,说道:“战斗分为1v1和混战,1v1你只需要对付眼前的对手,不管自己露出多大破绽,只要确定你的对手无法抓住这个破绽就是可行的。

混战不同,混战需要你时刻警惕着周围,因为你的敌人永远都不止一个。

如果你以后想成为一名上战场的武将,那么你还需要防备来自暗处的冷箭,届时你的处境只会更加艰难。”

萧明沉默了片刻,说道:“我听你的,以后用锤子做武器。”

秦宇说道:“比起剑,锤类武器更注重力量,我劝你使用双锤是觉得这能更好的发挥出你的力量优势,也更适合你这种战斗方式,而不是说你一定能用好双锤,你得明白这点。”

“我会做好的。”

“那就好。”

秦宇没有再说些什么,他在这方面也不是专业的,只能以自己的经验提供一些建议。

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萧明更适合锤类武器。

玩家的天赋只是属性的一种,可np的天赋除了属性加成外,也是他们资质的表现。

这时一个np从远处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说道:“领主大人,有跟你一样的玩家来到了领地,说想要见你,萧文哥让我找你。”

“知道了。”

秦宇应了一声,看向萧明说道:“我先回去,这里交给你了,把可食用的部分带回去就行。”

说完,他又看向刚来的那个np。

“你先留在这儿帮下忙,跟他们一起回来吧。”

……

回到领地后,秦宇看到了萧文正在面对的三个玩家,那三个玩家也注意到了他,一个人脸上流露出明显的惊讶之色,只是秦宇并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人。

不过他也没多想,毕竟身为一个知名玩家,认识他的人远比他认识的人要多。

“好了,这里由我来,你去忙其他事吧。”

“明白了。”

在萧文离开后,那人主动问道:“你是青羽吧?”

“对,你是哪位。”

“哦,不好意思,忘了先自我介绍,我叫风鸣,之前找你来是想询问一下你是否有出售领地的意愿,现在看来不需要问了。”

风鸣笑了笑,又道:“可是我并不打算改变主意,所以可以请你放弃领地吗?”

“你觉得呢?”

秦宇心里没有丝毫波动,甚至想笑。

风鸣依旧笑着,道:“对不缺钱的人来说,钱就是一张废纸,可我现在除了废纸之外什么都拿不出来,自然无法打动大名鼎鼎的青羽。

若以势压人,我也怕自己反被人压死。”

“总有人喜欢自作聪明。”秦宇很不耐烦的说道:“知道就别废话,这是游戏,想让别人正视你就得先证明你的实力。”

秦宇并不怎么在意风鸣,上个游戏七年的时间带给他的不止是财富,还有在玩家之中的声望和人脉。论个人实力,上个游戏的顶尖个人玩家他都认识。

论人多,他只要找些好友一同站台,很容易就能聚集起一批玩家来。

现实中他若是只靠自己或许说不上什么话,可在游戏里,除了系统大神以外,他什么人都不怕。

“冥海公会,可以继续谈下去了吗?”

“冥海?”秦宇有些意外的看了风鸣一眼,说道:“赵海明是你爹?”

冥海公会是《诸神之战》华夏区的十大公会之一,只是在《诸神之战》那个更注重个人实力的游戏里,缺乏一名真正意义上顶尖玩家坐镇的冥海只能在十大公会中垫底。

最出名的一件事就是在国战期间包围一个顶尖外国玩家的时候被人家杀了个七进七出,可那人放在华夏也就堪堪是战力榜前十的标准。

而在当时符合这个标准的有几十人。

因为那件事一直被玩家给吐槽,直到在后期国战时借助独有的战争器械在一次防守战之中表现突出才逐渐被人承认前十的地位。

“对,我可以做主。”

“也就是说你到游戏里来拼爹?”

风鸣的脸色更黑了,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比较尴尬,儿子这个身份简直是让他先天性的低人一等。

即便是眼前这个家伙年龄并不比他大多少。

“我想跟你合作!”

风鸣也不再继续装模作样下去,他知道再拖延下去只会被羞辱的更惨。

“合作还是让你爹来吧,毕竟现在这个领地除了我以外,剑来也在这儿,就算是新游戏,见见我们这些老朋友总没错。”

风鸣恨得牙痒痒。

他知道,这家伙就是在玩他,借助跟他爹同辈的交情欺负他。

“我能做主!”

“你不能。”

“我能……”

“不,我说你不能,你就不能!”

风鸣握紧拳头。

艹,欺人太甚!

就在他想发火的前一刻,秦宇忽然展颜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开个玩笑,小侄子别在意,别在意。”

“玩笑,你觉得这很好玩?”

风鸣强忍着怒火。

“当初我没出名时跟其他大公会发生冲突后,在交涉时比现在的你更惨。”秦宇十分平静的说道。

“面子这东西是相互给的,你现在依仗的一切都只是你爹,除去你爹的身份外,你一无所有。

瞧你身边的两个人,为什么他们知道我在玩你却始终一言不发。为什么?

因为实力!

我有那个名气,也有把名气转化为实力的能力,这一切都是我本人所拥有的,而你并没有让他们信服的能力,所以他们就这样看着你被我玩。

对吧,归海。”

秦宇看向三人中的光头玩家,后者摸了摸头。

“唉,被认出来了啊。”

“怎么变光头了,如果不是他说冥海公会我还真没认出你。”

“甭说了,之前跟人打赌把头发输了,这次进游戏跟他距离比较近,老大就让我来照顾一下。”归海无奈道。

“你们都在跟我玩?”

风鸣脸色难看的像是要杀人一般。

另一名秦宇不认识的玩家在这时安慰道:“其实你之前想的那些还是很有用的。”

“骨鹰,别忽悠这小子了,青羽还在这儿呢。”归海对风鸣说道:“你说的那些那些对大公会来说其实是基本常识,而且这方面的流程比你想的更加完善。”

“瞧吧,他们也在陪你玩,就跟你爹哄着你一样。”秦宇笑道。

“不,我清楚我爹的性子,不管怎么样,既然他说出了那话,那我能做主的事就不是假的。”

风鸣这时反而冷静了下来,因为他知道再怎么发火也没用。

归海耸耸肩,说道:“附近发现的那个领地是你爹打算给成年的你练手用的,天鹰城附近属于冥海的玩家也会由你进行管辖,相当于内部独立,说你能做主也没错。”

“我以一个领地领主的身份跟你谈合作,你我之间的合作,两个领地之间的合作。”风鸣对秦宇说道。

“早这样不就好了,说那么多废话干嘛。”秦宇这次没有拒绝,回道:“可以,说吧,怎么合作。”

“附近的大致地形我们已经探测完毕,以你领地所在位置为中心,西边是连绵不断的山脉,北方是庞大的森林,南边河流密布,在百里开外的地方有一片相当大的内陆海,其上有着无数小岛。

唯一平坦的东方,几百里外是作为九大系统城市之一的天鹰城,以系统的惯例,这种城市一般不可能在游戏前期攻击领主玩家。

也就是说,位于这片区域的领地只要能除掉周围领地的干扰,基本就能一直安稳的发展到系统安排的第一次大型事件。”

秦宇默默思考着风鸣给出的信息。

比起这些大公会,他在收集数据上存在着先天的劣势,只要他一日不想要更多的玩家,这种劣势就会一直存在。

不过他也不会全信,风鸣会这么认为是经验不够。

他可是知道,什么安全都是假的,全看系统大神给不给面子,若不给面子在前期来一次兽潮基本就可以宣布gg了。

“所以?”

“资源有限,我觉得这附近只要存在两个领地就行了。”

“你给出的条件。”

“这片区域归你,我在摧毁那个领地得到城市之心后会去你领地的东南方,在距离你领地的百里外建设领地。”

知道无法解决我就转为合作,将主要目标转向内陆海上的小岛,这样只要能发展起来,能占据的资源未必会比我所在的位置差,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更加的安全。秦宇有些对风鸣刮目相看了。

换位思考,如果他是风鸣的话,以他年轻时的脾性,未必能像风鸣这样理智。

果然,像这样的天真少年还是只有经历了社会的毒打才能够成才,以后找机会多刺激一下他吧。

“那我需要付出什么?”

“为我们提供一些资源上的便利,两个领地以后互通有无。”

仔细斟酌了一下,确认没有疏漏的地方后,秦宇点头。

“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