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鸣要打的那个领地在禹城的南方,直线距离也就在四五千米左右,但是中间隔着一条几十米宽的河流。

      若非玩家,秦宇大概只有等领地发展起来向外探索的时候才能发现这个距离禹城不算太远的领地。

      河流阻断了两个领地之间的道路,但玩家这种生物是神通广大的。

      动手能力强的自己造木筏,虽说经常出现那种刚到河流中间就散架,船破人亡,但他们还是乐此不疲。

      心思活络的玩家花钱找禹城的木匠和渔夫帮忙,这样制造出来的木筏比玩家自行制造更坚固,用这种木筏收费载人。

      一些不喜欢坐船(交钱)的玩家们也发扬了勇于探索的精神,在河流上端发现了一段较浅的区域。

      说是浅,可实际上深度最低也有1米四左右,只能勉强让人站着走过去,一些地方还会将整个人都给淹没。

      途中一不小心滑倒基本就会被水给冲走,淹死在河中。

      可有的玩家就喜欢往这里走,还有一些闲着没事的玩家专门跑到那附近去打赌,赌谁走的来回多。

      秦宇自然不像那些玩家一样,他坐的是比木筏高级一点的独木舟过河,这种独木舟是领地的np制造出来的渔船。

      说多高级也未必,只是安全性肯定比木筏好了很多。

      ……

      “这是你要的米糕。”

      “谢谢。”

      秦宇从男子手中接过用纸包好的米糕,取出一块放入嘴里,软糯的口感加上那淡淡的甜味令他情不自禁的眯了眯眼。

      “至于么,一块放了一点糖的米糕而已。”

      “因为很好吃啊。”秦宇拿出一块递给在一旁陪他一起逛这个领地的风鸣,“尝尝?”

      风鸣也没客气,接过就放进嘴里,没咀嚼几下就咽了下去。

      “很一般的味道。”

      “我倒是觉得挺不错的。”

      秦宇笑了笑,又拿起一块米糕放进嘴里,继续向前走,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的风鸣只好继续跟在后面。

      “啊!”

      一个跟同伴嬉戏奔跑的小女孩不小心撞在了秦宇身上,倒在地上,手臂被地面上的碎石划出了一小道口子,但还是很快爬起来。

      听到声音,前面的小男孩回过头,见到小女孩的样子,立刻跑过来站在她身前,愤怒的看着秦宇。

      “是不是你把她撞倒的!”

      “是我撞到他的。”小女孩拉了拉小男孩的衣袖,然后怯怯地看着秦宇,小声的说:“对……对不起。”

      “没什么。”秦宇笑了笑,想要用手去摸小女孩的头,但注意到小女孩躲闪的动作后,他收回了手,轻声说道:“痛吗?”

      或许是因为秦宇那温和的语气,也或许是因为魂印附带的5点魅力起了作用,亦或两者皆有,小女孩的表情明显没之前那么怕了。

      “有一点点。”

      “有一点点啊。”秦宇露出苦恼的表情,道:“这可为难了,哥哥又不会治伤,这样吧,我把这个作为赔礼送给你,你原谅哥哥好不好?”

      秦宇蹲下身子,把剩下的米糕递给她。

      小女孩咽了口口水,没有去接。

      “是我撞到你的。”

      “可是你受伤了,哥哥没受伤啊。”

      即便内心想吃的不得了,但小女孩还是一口咬定那句话。

      “这是我自己的错,我不能要。”

      “这样啊。”秦宇笑了笑,看向一边的小男孩,直接把米糕塞进小男孩的手里,给了他一个眼神,“送给你了,自己看着办。”

      没走多远,秦宇就听到背后传来了小女孩的声音。

      “谢谢叔叔。”

      秦宇脸一黑,恨不得直接转身回去把那小男孩打一顿。

      他是哥哥,不是叔叔!

      至于为什么不打小女孩,这个问题很简单,面对那么可爱并且有礼貌的小女孩他根本下不去手,还是打男孩算了。

      反正他小时候也是挨打过来的。

      挨打成就了他在游戏里的“绝世武功”,所以他是为了小男孩好。

      不打不成器。

      他愿意成为这个小男孩人生中的一道山,跨过他这座山,世界就会听到小男孩的故事,这是一个为了青梅竹马奋力抗争大魔王的故事。

      最终,这个故事以大魔王拉不下脸去揍小男孩为完结。

      “你倒是有闲心,还能逗小孩。”

      “你不觉得那小女孩挺有礼貌的吗?”

      “那又如何,终究只是个np。”

      看着风鸣那不在意的表情,秦宇摇摇头,没说什么,离开这群建筑,来到了一个视野较好的山坡。

      站在这里,可以直接看到这个领地的城主府。

      这也是风鸣在他来之前所在的位置,依旧在这个领地的影响范围之内。

      站在高处,看着脚下那些欢声笑语的人,秦宇叹了口气,看着天上的白云,“是一个不错的领地啊。”

      “很快,这个领地就将不复存在了。”风鸣自信满满的答道。

      “看起来你很有信心。”

      “面对这样的领地我根本没有任何失败的可能。”

      秦宇知道,风鸣说的是对的。

      这是个没有领主的领地,他没有在这个领地内看到任何劳役和士兵,也没有看到任何城市科技造物。

      比起领地,秦宇更想将其称之为是一个村庄,就跟萧兴德他们之前一样的村庄,只不过多了一个城市之灵,让他们免于受到野兽的侵袭。

      一边是没有任何军事能力的领地,一边是几百名经验丰富的玩家,这场战斗可以说是毫无悬念。

      “失,败,么……”

      秦宇一字一顿的念了一遍这三个字,然后看向风鸣,平静的说道:“放弃攻打这个领地吧。”

      “你确定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知道。”

      风鸣脸一下就拉了下来,强忍着心里的怒火:“我已经很让步了,青羽你不要给我得寸进尺!”

      “是我说错了,你继续吧,但尽量不要杀人。”

      “这点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秦宇没再说什么,看着城主府。

      本来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攻占领地行动,若是无法得到城市之心,他大概也会走上这条路,通过摧毁一个小领地来取得城市之心。

      但是他没想到这次面对的会是这样一个领地,没有领地,没有任何军事力量,单纯靠一些居民自治的领地。

      见到那些人简单的生活景象,见到他们在卖出一份东西后脸上的笑容,见过那个很有礼貌的小女孩。

      他有些不忍心了。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站在说话不腰疼吧。

      秦宇苦笑着想到。

      风鸣选择主动将新建领地位置移开已经是看在“青羽”这个id的面子了,他居然还主动开口让人别打这个领地。

      真以为自己是主角啊!

      秦宇自嘲的笑了笑。

      这时候,在开服第一天他就已见过的骨鹰来到风鸣身边,说道:“所有人都已就位,什么时候开始?”

      风鸣看了秦宇一眼,发现他依旧是那副平静的表情后,对骨鹰说道:“开始!”

      骨鹰点头,整个人的表情陷入呆滞,这是在游戏里登录了论坛,通过论坛联系其他人。

      在他表情恢复之后,在秦宇的注视下,之前分布在领地范围内,看上去彼此毫不相关的玩家开始有组织有秩序朝着下方的村庄涌去。

      与此同时,村里也传来了吵闹声。

      早已在村内的玩家们近乎同时发难,直接控制住了一条又一条通向城主府的道路,紧随而来的玩家护住道路,掩护主力冲进城主府。

      “走吧,去看看我做的怎么样。”

      风鸣挑衅般看了秦宇一眼。

      秦宇什么也没说,顺着先前的道路走回去。

      风鸣咬了咬牙,他最不喜欢的就是秦宇这种样子,完全无视,就好像他什么都不懂一样,令他很烦躁。

      想到之前秦宇的话,他心中火气更甚一分,快步走到秦宇前面,好像要通过距离来分出一个主次似的。

      在后方看着这一幕的骨鹰摇了摇头,继续通过论坛监控着行动情况。

      秦宇没有理会风鸣小性子般的行为,维持原本的步伐,很快到了距离他这个方向最近的一栋建筑旁边。

      在离开这个村庄几分钟后,他再次踏入了这里。

      以,入侵者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