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一道白光闪过,手持新手木剑的秦宇出现在了一片繁茂的森林里,一眼望去,他看见了树木,杂草,鲜花,以及……野兽。

【逐风狼】

等级:1

……

难道传说中的运气守恒定律是真的?内测时期和先前抽到的战争领主天赋已经将我这段时间的运气给全部透支掉了,所以我才会被随机传送到这儿。

秦宇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如此悬殊的等级差距,以他现在全f-的属性和手上的仅有这把新手木剑,能否刺穿眼前这只逐风狼的毛皮都不一定,更别提杀它。

跑就更别想了,他可不认为自己能跑过,如果这只逐风狼想杀他,转身逃跑露出后背反而会令他变得更加危险,保持正面起码可以象征性的抵抗一下。

最起码,这会令他死的更光荣一点,大概?

“剑来经常哔哔那话是咋说的来着?”

“对了,背后的伤痕是剑士的耻辱。”

秦宇一脸严肃的看着逐风狼,来吧,赐我一死,然后给我好好的活着,活到我带着大军来找你的那一天,届时我会令你明白,什么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逐风狼可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形生物的内心戏这么多,刚吃饱的它没有狩猎的,看了一会儿,没感受到什么威胁之后它就继续在树下趴着,享受着透过树荫洒下的阳光。

那懒洋洋的样子让秦宇都有些羡慕,为什么一个野怪都能活得这么潇洒,我可是玩家,第四天灾,在我面前你还敢这样,是你飘了还是我拿不动刀了?!

秦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新手木剑,默默把剑收回背包栏,双手抱拳。

“是在下输了。”

秦宇转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

“我一定会回来的!”

“呜……”

逐风狼打了个哈欠,吓得秦宇立刻转身就跑,而在他身后的逐风狼只是眯了眯眼,又换了个方式趴着。

不知道跑了多久,秦宇停了下来,他发现了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他,好像跑错了方向。

抬头看着眼前这个比牛犊还大一圈的老虎,秦宇面带微笑。

“那个,虎哥,你认识狼爷吗?是它……”

……

“嘚瑟什么,看不到名字和等级了不起啊,不就是超过我20多级,有什么了不起的,话都不让我说完,20多级的野怪就能欺负0级的玩家啦,臭不要脸!”

重新复活的秦宇一脸愤懑,目光却习惯性的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片荒野,放眼望去一只野兽都没有,地面那稀少的植物就跟网上流传的二十一世纪那些程序猿的头顶一样,跟之前出门就撞到十多级野怪的森林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虚弱状态啊。”

感受着身体上的那种无力感,秦宇一脸无奈。在没有绑定复活点的情况下,玩家死后会随机复活在附近的野外。

玩家每次死亡都会令自己的最高属性降低一个小等级,并且还会在复活后陷入持续一小时的虚弱状态。

在虚弱状态下全属性会被削弱40%,期间活动消耗的体力翻倍。

原本他的打算是先练级,升个两级,将全属性属性提升至f ,这样不止战斗力提升了,敏捷和体质的提升也会令跑图的效率提高。

可世事往往就是这样不尽如人意。

得到了一个满意的天赋,却没有一个好的出生地点,还十分不幸的葬身虎口。

唯一的好消息大概就是f-已经是玩家所能拥有的最低属性了,所以他的面板属性没有发生下降。

“只能先跑图了。”

秦宇没有想着继续刷怪练级,以他现在的状态,刷怪效率暂且不提,体力消耗绝对是现在没有找到补充体力食物来源的他无法承受的。

正在他查看小地图,琢磨着先往那个方向走的时候,在他的左前方突然出现了熟悉的白光,光芒消散后,一名玩家出现在这片大地上。

“唉,失败了。”

《城邦之战》玩家的信息都是默认隐藏的,不会出现玩家顶着id到处跑的情况,只有通过侦查类技能才能看到其他玩家的信息。

怪物的属性也是一样,只有拥有侦查类技能才能看到更为详细的信息,否则玩家只能看到相差20级以内怪物的名称和等级。

现在的秦宇自然是没有侦查技能的,不过他感觉这个背影和声音有点熟悉,便试着叫了一声。

“剑来?”

“谁在叫他爹?”

剑来转过头,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拳头,正中面门。

“我靠,你……”

发现是秦宇后,剑来就把剩下的话憋了回去。

“老秦你怎么在这儿。”

“跟你一样。”

“死的?”

“废话。”

“对了,你这次还是打算走个人路线吧。”

剑来同样是被指定邀请的内测玩家之一,也是在《诸神之战》时期的好友,在确定出现的玩家是他后秦宇就已经决定要组队合作了。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先询问了一下,万一两者都是想成为领主的话那多尴尬。

“是啊,我也只擅长这个,难道你打算转领主路线?”剑来狐疑的看了秦宇一眼,“该不会你已经找到城市之心了吧。”

城市之心是《城邦之战》里玩家建立领地的必要道具,玩家只有通过城市之心才可以建立领地,也只有通过城市之心建立的领地才能拥有城市之灵。

“城市之心没找到,不过打算转领主路线倒是真的。”

“怎么突然想起转领主路线了。”“其实也没什么。”秦宇笑了笑,道:“我清楚我的能力,虽然《诸神之战》时期你我实力相差不大,但在战斗技巧这点上我是比不过你的,更别提那些在这方面比你还强的家伙。

在更注重冷兵器战斗技巧的《城邦之战》里,如果继续走个人路线或许我的成就或许不会差,但却很难达到《诸神之战》时期的高度,更别提超越。

转法系职业或许有机会,但那需要时间适应,与其去赌那未知的可能性,还不如干脆转领主路线。”

剑来沉默了。

他跟秦宇同岁,因为家庭的原因,在孩童时期就已开始习武,并展现出出色的天分,打好基础的他在接触到虚拟游戏后进展一日千里,没过多久就夺得华夏虚拟竞技大赛的前五。

他就是那种所谓的天才,正是如此,他才更清楚天赋的重要性,所以才说不出劝说的话来。

“这就是你改id的原因吗?”

“差不多吧。”

“这样也不错,我也觉得你的优势是在于你的头脑,以及你对各项规则的适应,走领主路线更能发挥你自身的优势,而不是像……”

“等等,你这同情的眼神是怎么回事。”秦宇一脸不敢置信的说道:“我就开玩笑说说而已,你居然还当真了。”

剑来愣住了。

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虽然我说的是事实,但都内测了你还没搞清楚这个游戏的情况?”

“《城邦之战》的整体路线更偏向战争,而非个体之间的对抗,一个拥有强大领地的领主玩家不管是掌握的资源还是能起到的作用都远超个体玩家,在有能力,有选择的情况下我肯定是选择更有前途的领主玩家啊。”

“……”

“更别说领主玩家还能收服np为自己效力,你该不会觉得你能超越那种最顶尖的np吧?”

“……”

“就算招揽不到那种np,我跟你打的时候直接上一万士兵围死你不好么?单挑那是小孩子才做的事,咱们都成年了,得成熟一点。”

“……”

剑来的脸色越来越黑,最后干脆直接把新手木剑横在秦宇的肩膀上。

“你再bb信不信老子把你杀了。”

“好吧。”

秦宇耸耸肩,把剑移下去。

“说正事,要不要组队跟我干。”

“你不是那么能嘛,还找我干嘛,不去!”

秦宇将战争领主的天赋信息展现出来。

“除了这个天赋外我还激活了魂印,属性也是领地方面的。”

“成交!”

两人都没有提好处什么的,因为他们都很熟悉彼此,一个不会拒绝帮忙,另一个也不会亏待对方。

“城市之心你有线索没?如果没有,我倒是发现了一个应该能触发任务的地方。”剑来说道。“什么地方?”

“一个小村庄,在距离村庄大约几百米的地方有一个boss级别的野怪,那个野怪头上还有一道未愈合的伤口,只是不知道触发条件是什么。”

野外村庄,受伤boss,很明显的任务提醒,不过奖励不一定是城市之心啊。

秦宇想了一会儿,想到自己现在也没什么事,便干脆说道。

“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