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花了二十多分钟才赶到剑来所说的村庄。

这个在剑来口中的小村庄其实只是几间聚在一起的简陋木屋,周围只有一堆凌乱堆积的木柴,两个穿着灰布旧衣的壮汉站在那堆木柴旁似乎正在争论着什么,在一旁看着他们的老者则是一脸愁容。

秦宇没有急着过去,仔细观察着这个村庄。

七间房屋,还有一间修建到一半的,地面布满杂草,看来这些人应该没有在这儿居住太久,村庄的人数也不会太多,应该在二十人左右。

没有城市之灵,也不是属于那些拥有城市之灵城市的下属领地,在《城邦之战》的游戏背景下有点过于特殊了,还有boss,应该是系统安排了相应事件的一个地点。

任务是没跑了,不过在野外的受伤boss是意味着什么呢?如果没有我们玩家干涉这些np是会被全部杀掉?还是说玩家能起到的作用是协助他们?

秦宇默默想着。

为求真实,《城邦之战》内的事件逻辑跟现实相仿。

比如一个np想要某项东西,如果这时候有玩家在就会触发这个任务。

如果一直没有玩家触发任务,那么他可能就会在某一天觉得自己不需要了,或者直接从其他的np哪里取得了东西,到时这个任务就自然而然的消失了。

而且就算接取了任务,你所需要做的事也可能被其他人提前解决,从而导致np不需要你。

不管有没有玩家,所有事件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而不是像一般游戏那样必须等到某个玩家触发相应任务后才会推进。

这时,那名老者也发现了这边的二人。

他先是看了一下之前就见面交谈过的剑来,目光停留了一会儿才转向陌生的秦宇。

秦宇注意到了老者在看到他的时候眼神里那明显的惊讶。

我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秦宇想到了什么,在心里迅速组织好语言,朝着那名老者走去,一边的剑来见状也迅速跟上。

在发现有人靠近后,两名壮汉立刻停止了交谈,先是警惕的看着二人,不过可能是先前因为见过剑来一次,他们的表情很快又放松了下来。

“在下秦宇,不知是否有什么能帮到各位的地方?”

没有回答,不管是两名壮汉还是那名老者,都没有任何回答。

秦宇也不恼,笑了笑。

“是我唐突了。”

说完,他微微躬身,然后转身,走了一步后忽然停下,就像是刚想起了什么,又转过头来,看着那名老者,说出在先前就已想好的话来。

“对了,先前我二人在东方几百米处发现了一只头上有伤的虎类凶兽……”

两名壮汉在听到他这话时脸色立即大变,老者也面露担忧,看着秦宇的表情又变得犹豫了起来。

观察到三人反应的秦宇心里也有了个大概。

看样子他们知道那个boss的存在,伤口也应该是他们造成的咯,先前这两人的争吵可能就是为了这件事,老者是能做出决定的人。

“我这位好友曾上去跟那头凶兽战斗过,但奈何能力有限,也缺乏神兵利器,无法对那头凶兽造成致命伤势,所以我二人就退了回来。”

两名壮汉听到这儿神色微动,彼此对视一眼,看向老者。

可老者依旧没有作声。看来击杀boss的关键性道具应该就在他们身上了。

基本搞清楚的秦宇决定再加把火。

“我看它不像是会一直停留在那附近,很有可能会往这个方向赶来,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各位尽可能的搬离这里,到达有城市之灵庇护的地方居住。”

秦宇尤其强调了“城市之灵”这几个字。

“族长,我们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了!”

较高的那名壮汉开口道。

另一名壮汉在这时也应声道:“族长,萧明说的对,我们必须快点做出决定,不管是打是撤,实在不行就回去,用那东西……”

“萧文,你他妈给我闭嘴!”被称作萧明的壮汉双眼通红,“你能忘……”

“别吵!”

制止二人争吵后,老者看向秦宇,歉意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

秦宇摆摆手,“没什么,如果老丈担心风险,那么尽可把解决那头凶兽的办法告知我二人,让我二人去解决那头凶兽,若实在不行在想其他办法也不迟,如何?”

np是知道玩家这一存在的,虽然在很多时候会提防,排斥,但也有很多时候是一种便利,比如在这种说不准就是去送死的时候。

“实不相瞒,那头凶兽是为了报复我们才会追逐至此,想来你也应该知道了。”

“略有猜测。”秦宇点头。

“本来我是打算带领族人搬离这儿,不过我也知道那只凶兽是不会放过我们的,所以才在犹豫,他们二人先前争论的也正是这个。”

老者看了看萧明二人,叹了口气。

“之前你这位好友也说过帮忙的话,我也想过将这些事交由他,但他的实力太弱了,如果让他去的话还不如萧明,可我不想再让萧明去冒这个险了。”老者眼里流露出一丝哀伤。

“族长,我可以的!”

老者没有理会萧明,继续对秦宇说道。

“在我看来,你的实力比你那位好友还要弱上几分,但你跟他不同,跟我们也不同,如果由你去做的话说不定还真有几分机会。”

老者走进旁边的木屋里,过了一会儿,走了出来,将一把剑交到了秦宇手上。

“这是我儿生前的佩剑,只要用这把剑刺入那畜生头部的伤口就能杀掉它。”

【萧承志的佩剑】

说明:萧承志的佩剑,生前常用魂印相附战斗,在与血翼虎的战斗后,重伤濒死的萧承志在死前将魂印与其相融,并将自己残存意志融入其中。

……

“你只有一次机会。”

秦宇一脸严肃,道:“老丈放心,我必定会竭尽全力,即便失败我也一定会将这把剑带回来。”

“我不是在担心那个,如果你也失败了,那么萧明他们一同前去也将是一样的结果,这把剑留不留着也没什么用了。”老者摇了摇头,招呼萧明二人一同收拾东西。

萧明二人看着秦宇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跟老者一同去招呼村内的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