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魔师:可直接消耗精神力为装备赋予一项随机特效。

  洛文彦主动将自己的天赋信息展示给了二人看,并在得到同意后为二人强化了新手木剑。

  剑来得到的属性是“巨力”,秦宇的是“神行”,至于那把“萧承志的佩剑”或许是因为任务道具的缘故,无法进行强化。

  巨力(临时):使用者力量提升一个等级,最高提升至。

  神行(临时):使用者移动速度得到大幅度提升。

  真是一个幸运的小屁孩。

  看到被赋予的属性,秦宇有些感慨的想到。

  天赋并非全是被动,一小部分天赋也拥有主动效果,就跟技能中也有被动技能一样。

  一般拥有主动效果的天赋都不弱,而洛文彦这种类似于职业名称的天赋更是往往能跟相应职业的能力融合,起到1 1大于2的效果。

  在对应的职业中,这种天赋就是最为顶尖的,几乎没有之一。

  哪怕不去考虑那虚无缥缈的未来,仅以当前的效果来看,附魔师也是很不错的天赋。

  所以秦宇开始怀疑先前洛文彦遇到的那些人是不是傻了,只要稍微有点游戏常识就能知道这种能力的可贵吧。

  不过想到洛文彦先前的样子,他心里有了一点猜测。

  怕是这小子根本没跟其他人说过话。

  之后二人自然就带上了这个“捡来”的少年前往剑来发现boss的地方。

  剑来在前面带路,后面的秦宇就跟洛文彦聊天,不过大多时候都是洛文彦在说,他在听。

  “姐姐说她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找到我,让我先去找那些在野外对付怪物很厉害的人,告诉我说如果有人愿意带着我一起就把我的天赋告诉他们。”

  提到那位姐姐,洛文彦的脸上自而然的洋溢起了笑容。

  “看来你姐姐对你还真是挺不错的。”

  “嗯,姐姐最好了。”

  秦宇也笑了笑,他大概猜到了那位姐姐的想法。

  刚开服大多数有能力的玩家都会追求升级效率,能在这时候带上一个拖累的人性格上自然不会太差,再告诉对方天赋,体现出自身价值,也不用担心会被扔下不管了。

  只要渡过开始的这段时间,她就可以来找到自己的弟弟。

  对他而言这是一个好消息,这种小孩心性的洛文彦在游戏里如果没人带着他还真有些不放心,可让他一直带着,他又觉得太浪费时间。

  现在这样最好,帮忙带一段时间,拉近关系,等到洛文彦的姐姐来时,他也应该把领地建起来了,到时候直接邀请洛文彦在他领地定居就能为他所用。

  对了,还能带上一个姐姐……

  秦宇不由看了看洛文彦这小子的面貌。

  还挺帅的,眉清目秀,如果表情自信一点,再好好穿着打扮一下就是个妥妥的小鲜肉,有着这种基因在,他的姐姐应该也不会太差吧?

  “到了。”

  剑来的声音让秦宇回过神来,眼神一变,迅速进入状态。“前面那个?”

  “嗯,这里是安全距离,再靠近了它可能会直接攻击我们。”

  秦宇看向他们这次的目标。

  从外表上来看,这确实是一头老虎,体型巨大,背后有着一双红色的羽翼,但最吸引人注意的还是那几乎覆盖半个头颅的狰狞伤口。

  “文彦你找个安全点的地方躲着,最好躲远点,别靠过来。”

  叮嘱了一句后,秦宇和剑来开始慢慢向前走着。

  “这是我们第几次合作杀怪来着?”

  “次数太多,不记得了。”

  “死过几次?”

  “没记,反正到最后都赢了。”

  “所以……”

  “这次也不会例外,对吧。”剑来表情无奈,“也不知道你跟谁学的,就喜欢在战斗前说这些没用的,都这么久了中二还没毕业。”

  “我这是在给你加不败buff。”

  “可别吧,为了你这个任务我又得死一次。”

  “谁让你是主力呢。”

  远处的血翼虎在这时发现了二人,拍动双翼飞至空中。

  【是否以自身魂印引动“萧承志的佩剑”中的残存意志】

  “果然是这样啊。”

  秦宇笑了。

  他右手把剑高高举起,自身魂印出现上空,同时在他背后出现了一个样貌模糊的巨大人型虚影,跟着他的动作,举剑,而后向下一斩!

  随着一声仿佛自灵魂响起的哀鸣,血翼虎从空中跌落至地上,秦宇背后的虚影及魂印也在此刻消失,手中“萧承志的佩剑”也变得暗淡无光。

  “限制了它的飞行,这倒是简单了一些。”

  听到剑来声音的秦宇感受到了一阵风,他知道,这是剑来在使用他的初始天赋。

  风之躯:体内可容纳风之能量,根据储存风之能量提高自身速度,主动驱使风之能量可在短时间大幅度提升自身速度,并获得御风之力,但会对身体损伤。

  “5秒。”

  “以你现在的属性开到这种程度能承受住吗。”

  “反正都打算死了,多掉点属性就多掉点呗,前期属性又不值钱。”

  “也是。”

  失去飞行能力的血翼虎这时从地上爬了起来,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叫,朝着这边冲来,目标正是秦宇,准确说,是秦宇手中的剑。

  它的速度很快,几十米的距离转瞬即至。“可以了。”

  得到回答的秦宇把剑向右投掷,在半空中飞行的剑被一只手抓住。

  在接到剑的那一刹那,剑来身形消失在原地,出现在血翼虎上方,反手握剑,几十厘米的剑在他手中如匕首一般,准确刺向血翼虎头颅上的那道伤口。

  “吼……”

  血翼虎发出一声咆哮,前爪以极快的速度拍向剑来手中的剑。

  以双方巨大的力量差距,如果被击中,那么绝对是剑来连人带剑一同被拍飞。

  死过一次的剑来自然清楚这点,所以随着一阵风,他的身形向侧面一飞,躲开这次攻击,血翼虎立刻向他扑去,可那把关键的剑已被他送到了秦宇手中。

  如同以前无数次组队杀怪时一样,秦宇精准的出现在血翼虎扑击落点的旁侧,站在一个不会飞行的血翼虎永远无法触及的位置,刺出那致命一击。

  感受到生命危险的血翼虎发出了一声嘶吼,背后那对血红色的羽翼展开,无数血色羽毛如翎箭一般飞出,将这片范围给全部笼罩。

  被羽毛贯穿身体的秦宇化为光点消散。

  就在它以为这一切就要结束,头上的伤口终于可以恢复时,一把剑自远处飞来,插进了它头部的那道伤口。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它隐约听到了一个声音。

  “妈的,总算从你这个逼手上抢到一次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