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在血翼虎死亡的同时,剑来也因为身体达到极限崩溃死亡。

  等了一会儿,确定怪物真的死后,洛文彦从巨石后走了出来,脑海里回想起路上秦宇曾叮嘱过的话。

  “待会儿如果我们两个都死了,那么你就去把插在怪物身上的那把剑取出来,守住怪物尸体,有人要抢尸体你就跑,记住他们走的方向,等我们回来再告诉我们。”

  洛文彦走到血翼虎尸体前,眼神有些好奇,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怪物死去后尸体被这样保留下来,想了想,拿着木剑在脸上戳了一下。

  “喂!”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他手上的剑都差点拿不住,直接往后退,没退几步就感觉撞到了什么,转过头才发现有三个玩家围住了他。

  原来不是怪物在叫我啊。

  洛文彦松了口气。

  “这怪是你杀的吗?”站在最前面的高大男子问道。

  “不是,这是……”

  洛文彦看到有人想去拔那把剑,连忙跑过去挡在前面。

  “这是秦哥的,你们不能动。”

  “让开!”

  男子直接把洛文彦推到一边去,顺手拔出了那把剑。

  刚跑回来的秦宇就看见了这一幕,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谁允许你们动的。”

  正在商量剑归属的三人回过头来,看见只有秦宇一人后他们笑了,高大男子路人一号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轻声道:“我们为什么需要你的允许?”

  秦宇左手握住刺向他胸口的木剑,脸上流露出笑容。

  “这可是你先动的手。”

  路人一号感到有些不妙,想抽出木剑,却只看见一道绿色的影子,只留下一个惊愕的表情就化作光点消散。

  直都死他都没想明白为什么秦宇从背包栏取装备攻击的速度那么快。

  “蠢货。”

  对于这种人秦宇都懒得再看一眼。

  又弱又蠢,还喜欢耍些小聪明。

  新手木剑既然被称为木剑,杀伤力自然不可能跟铁剑比。

  在这种没有绝对数据化的游戏里,抛去技能等外在因素,在力量未达到一个临界点之前,用新手木剑pk唯一能一击毙命的部位只有咽喉,这是从上个游戏就被普遍认可的常识。

  连这个都不懂,被他秒杀就很正常了。

  因为他攻击那一下也是用了个小技巧,从背包栏取装备时提前做攻击动作,这样就相当于抹除了取装备的延迟,而且会让攻击显得特别突然。

  缺点就是控制难度高,一个不小心就容易拿错位置先伤到自己。

  “把剑放下,跟小洛道个歉这件事就算了。”二人哪儿受得了秦宇这种态度,他们看了彼此一眼,然后……

  转身就跑。

  秦宇心道不好。

  如果这两人就这样跑的话,处于虚弱状态的他即便有“神行”的属性在也不一定能追上,这几乎就意味着他要与那把可能作为奖励的剑告别。

  可他能做的也只有尽力向前追,但还是追不上。

  就在他以为真的要跟剑告别的时候,被所有人忽视掉的洛文彦突然冒了出来,用力抱住了拿剑的路人二号。

  “给我滚开!”

  眼看挣脱不掉,那人举起“萧承志的佩剑”,就要向下砍。

  见此秦宇赶紧扔出手中木剑,以前在游戏里苦练近几月的飞剑绝活在这时发挥了作用,木剑准确的命中了佩剑,争取到一点时间。

  在路人二号再度举剑向下砍的时候秦宇赶到,用左臂挡住这一下,右手拿过洛文彦的木剑,刺向咽喉。

  目睹同伴死亡过程的路人二号十分警觉,在发现秦宇拿到剑后就往后一跳,但是秦宇却顺势往前一扑,木剑在空中转刺为砍,砍在路人二号手腕处,将其扑倒在地。

  然后扔掉木剑,右手伸出将佩剑夺回,也不进行调整,直接握着剑锋对脖子砍下去,途中他突然感到背后一痛,动作停顿了一瞬才继续砍下去。

  可惜,没有经历过特定训练的路人二号在见到剑砍来的时候就条件反射般闭上了眼,没能抓住这次真会的机会做些什么。

  剑命中,又一人化作光点。

  秦宇向前一个快速翻滚,起身,冷漠的看着路人三号。

  “别,别过来……”

  被盯着的路上三号拿剑的手都在抖。

  秦宇向前走了一步,被吓到的路人三号丢下剑就跑,可是没走几步就被一个人挡住,步了他同伴的后尘。

  “你来太晚了。”

  “没办法,复活地点有点远。”剑来慢悠悠的走过来,看着秦宇身上的伤势笑道:“很少能看见你这么惨的样子啊。”

  洛文彦走过来,看到秦宇身上的伤势眼角含泪。

  “对不起,如果不是我……”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秦宇揉了揉洛文彦的头,“没你在这些人早把剑拿走了,而且你后面不是把跑的那个拦住了吗?”

  秦宇安慰了一会儿洛文彦,把佩剑丢给剑来。

  “这剑还是那样,无法收入背包栏,属性也没变化。”

  “所以真正的奖励不是这个?”剑来挽了一个剑花,“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用着挺顺手的,也很锋利。”

  “得麻烦你一下了。”

  “我知道,放心吧,我手很快的。”

  “……”

  秦宇深深的看了剑来一眼,然后看见了一道白光。……

  之后借助死亡复活使得身上伤势消失的秦宇回到原处,三人抬着尸体来到村庄,见到了还停留在村内的老者。

  看到血翼虎尸体,老者眼泪瞬间流了出来,嘴里念着一个又一个的名字。

  过了一会儿,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让你们见笑了。”

  “没什么,有时候是要好好发泄一下情绪。”秦宇将佩剑双手递上,说道:“这是您先前交于我的佩剑,现在凶兽已被解决,我也该原物奉还了。”

  “现在这把剑是你们的了。”

  老者摇摇头,没有接剑。

  “可这是……”

  “没什么,若我儿在天有灵肯定也希望我把剑赠与你们,继续跟随着你们一起战斗,而不是留在我手中作为一个纪念品。”

  老者十分坚定的把剑推了回来。

  【完成萧承志的遗愿,“萧承志的配剑”属性固定,请为其重新命名】

  系统信息都出来了,秦宇自然不会继续客套下去,收回剑,但还未来得及查看属性就又听到了老者的声音。

  “我还有一事劳烦大人。”

  “请说。”

  “不知大人可听说过城市之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