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一亮,张雨柔惊愕地发现这两颗药片比自己身上带着的抗毒药剂和免疫药剂的治疗效果竟然都要好,而且药片不但都有回复生命的效果,用的特性药草也只需要两棵,不像她身上带着的特性药剂,只能有一种特定的效果不说,制作所要用到的药草不仅需要三棵,而且效果竟然也只是简单的叠加,比如:

抗毒药剂(红红红):增加40抗病毒强度,服用后立即见效。

免疫药剂(黄黄黄):增强20抗病毒性,服用后立即见效。

“我不知道大城市是否已经有人制作出l疫苗,但我们自己使用的药物和疫苗都是苏贝妮制作出来的。”林天得意地笑道。

再看向那一小瓶疫苗,虽然l疫苗在米加迪尔已经制作出来并发售使用,抛开l疫苗是否真的如林天所说是苏贝妮制作出来的这件事,光凭药效更好的即时性回复药片这一点上,就已经令张雨柔对林天口中的苏贝妮,那个刚才说着要摸自己猫耳朵和尾巴,现在正在解剖青瞳魔牛的栗色短发少女的医术,感到刮目相看。

因为连米加迪尔那边的医药技术都没办法制作出这种药效更好的回复药片,但林天的队伍却有办法制作出来,这不得不说明他的队伍里确实存在着天才。

“找到了!”

随着苏贝妮的一声欢呼,两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向苏贝妮望去。苏贝妮兴奋地跑到了林天身边,手上拿着两块拳头大小,如高级牛肉一样散发着清香的四级营化肉。因为闻着那股高级牛肉的芬芳,苏贝妮喉咙不停地咽了咽口水,把手中的营化肉都交给了林天,道:“这次没想到能解剖到两块四级营化肉,可能跟这次你们猎杀的是黑暗兽有关。”

“原来一只黑暗兽能解剖出两块营化肉啊,那看来以后我们得多猎杀一些了。”

接过两块四级营化肉的林天惊叹一句,他嘴中的涎水也在不断分泌着,心中不得不再为眼前这个妮子的欧皇运气而折服。

站在一旁的张雨柔却是额角布满黑线,之前有猎杀过黑暗兽的她明白黑暗兽确实比生化兽更容易解剖到营化肉,但也有解剖不到的时候,并不像林天所说的一只黑暗兽能解剖出两块营化肉是正常现象。像苏贝妮这种一次解剖到两块的,张雨柔自从进死亡恶灵到现在也是闻所未闻,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心中感叹苏贝妮的运气也未免太恐怖了。

“那个……黑暗兽正常解剖出来的营化肉一般只有一块,比生化兽的机率要高些,像你们这种情况还从来没出现过。”放缓了声音,张雨柔淡淡地说道。

“这么说苏贝妮一次解剖到两块营化肉,岂不是跟中奖一样!”

闻言,林天惊叹一句,旋即唇角微微勾起道:“以前我不喜欢中奖,现在我爱了。”

“就像敲开一颗鸡蛋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两颗蛋黄一样?”苏贝妮眨了眨眼,笑道。

“对对,获得的都是双倍的快乐。”林天也跟着笑道。

张雨柔望着面前这两个笑得像小孩一样淳朴开心的猎尸者,虽然对于两个人的对话感到汗颜,把营化肉比作蛋黄听上去很可笑,这两者根本不能相比。但心中却无不油然地升起一丝羡慕,这一幕竟然让她觉得很温馨,仿佛自己并没有置身在这到处充满怪物,每时每刻都要提防着别人的世界。

把内心封闭起来,与外界隔离虽然能够很好地保护自己,但相应的内心也会变得很累。人总有脆弱的时候,谁不想在自己脆弱的时候有一个可以信任的后背可以托付,而支持着她活到现在的除了意志之外,是因为她的弟弟张晓宇,为了找到张晓宇就必须得在死亡恶灵活下去,所以张雨柔在寻找弟弟的过程中拼命地让自己变得更强。

进到死亡恶灵这个死气沉沉的世界,玩家和幸存者不但要提防怪物的袭击和感染问题,还要面对食物与资源的压力问题,防止被等级和实力高的人的压迫和虐杀,等级和实力相平的会因为利益而勾心斗角,等级低的也会抱团在一起围杀等级相对较高,资源丰富的玩家,每时每刻都活在这样充满诡计与杀戮的空气中,能不被逼疯就已经很不错了,没有人能真心笑得出来,除了疯子。

有时候张雨柔会想,这样的虚拟世界有什么意义,除了放大人性的恶与黑暗,但很奇怪的还是有成千上万的人想涌进来,她也想不出自己的弟弟张晓宇为什么一直不肯回去,明明点下退出游戏就可以离开这里,这里明明没有一个可以让人呆下去的理由。

但面前的林天和苏贝妮却笑得很开心,与自己以往见到的人都有很大不同,他们是真心可以将后背托付给对方的同伴,能在这弱肉强食的残酷世界真心欢笑的,不也正是强者有恃无恐的证明吗。

“虽然苏贝妮这次解剖到两块四级营化肉,但作为共同击杀黑暗兽的伙伴,奖励自然也应该平分,这是你的营化肉。”林天自然不知道张雨柔心中在想什么,把一块四级营化肉递给了她。

张雨柔的玉手轻轻接过那块四级营化肉,把手中的疫苗和药片也还给了林天,盯着手上那块营化肉片刻,心想如果刚才是自己解剖的话会不会可能也是两块,但很快就把这个想法抛弃,随之把营化肉收进了超能手表。

“猫娘姐姐,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到避难者小区,大古夫妇在那里经营了一家旅馆,丽娜做的饭菜也很好吃。”苏贝妮稍稍凑过去道。

“不用了。”

张雨柔平淡地回了一句,纤指点开组队系统退出了林天他们的队伍,重新披上了黑色的斗篷,把自身埋入黑暗之中,转身离开。

“如果有需要什么帮助和情报的话可以到避难者小区,那里住的许多都是以前这座橘花市的人民,他们都被市中心一个叫小丑王猎尸团逼到那里去的。”林天对着慢慢远去的张雨柔背影道。

望着渐渐行远的张雨柔,苏贝妮嘟着嘴惋惜了一句:“林天,你为什么不像留住尤维那样留住猫娘姐姐,让她加入我们的队伍,她的实力那么强。”

“傻妮子,你没听过强扭的瓜不甜吗?缘分到了,她自然就会加入我们的。”林天轻轻地揉了揉苏贝妮的脑袋,微笑道。

“可是缘分这种东西太虚无缥缈了,那都是说给算命的人听的,我想知道的是,猫娘姐姐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成为我们的同伴啊?”苏贝妮又问了一句。

“哈哈,虽然我不知道她是否能成为我们的同伴,但是我保证她今天一定会来避难者小区的。”

苏贝妮狐疑地拿开了林天的手,道:“真的假的?林天你怎么知道猫娘姐姐今天会来避难者小区,难道你会算命?”

“你就当我会算命吧。”

林天微微苦笑摇头,边伸懒腰边向购物中心里边行去,头也不回地唤了一句:“走咯,要不然营化肉就给我和尤维分光了。”

“啊,好狡猾!”

原本望着张雨柔离去方向的苏贝妮嗔了一句,便慢跑着追上了林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