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下午,邹海就打来电话,把整件事的始末,给巫俊做了一个简单的陈述。

云飞科技主要的任务是收集和输送资金,刘松溪建立的这个实验室,并没有真正的搞研发,只是用来掩盖资金流向。

本来一直都没问题的,直到云飞科技旗下的子公司,为了利益做了一些违法的事情,然后被邹海盯上了,而且一直死死咬着不放。

刘松溪决定要解决这个麻烦,安排了一场车祸,还想嫁祸给蜀西地产的魏东海,可惜计划失败。

后来邹海加强了身边的防卫,让他无从下手。

直到卫涵接触到实验室一个员工后,刘松溪感到了危机,决定动用隐藏的力量要把邹海铲除掉,于是才有了昨天的事。

“整个事情就是这样,”邹海说道,“有关部门将彻查云飞科技的资金流向,想必还能挖出更多的人。而且所有情报都是由我提供,和大师没有任何关系。”

“嗯。”

邹海轻叹了一声,最后说道:“这一次,我是真的没有遗憾了,谢谢你大师。”

巫俊挂了电话,虽然是误打误撞,但结果看起来还不错。

现在还是抓紧时机修炼吧。

于是他让意识回归识海。

识海中的星图,已经点亮四个星系的所有行星,但四颗恒星还没点亮。

宿主:巫俊。

等级:20级天师。

……

升级任务:请在一块木板上绘制一张初级平安符。完成可升级为2级天师,当前进度0/。

为什么要在木板上?

系统你舍不得一点材料了吗?

系统:“宿主请注意,理论上来讲,在任何地方绘制平安符效果都相等。只是本系统提供的材料,能最大程度防止天师能量逸散。”

巫俊明白了,也就是保质期的问题。

“那在木板上绘制平安符,效果能保持多久?”

“几个月,或者一年。”

果然不够稳定。

不过这应该不会很难,于是他找来一块普通的木板,拿出细小的刻刀,凝神屏息,轻轻落下第一个点。

失败!

再来,失败!

失败! 29!

不知道连续失败了多少次,巫俊感觉有些奇怪了。

就算做中级平安符也没有这么难吧。

那就进入感知模式,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很快他就看到,天师能量充满了手中的刻刀,而刻刀下方,有几个点和线条。

这就是他刚才刻绘出来的。

看着这几个大小不一点,歪歪扭扭的线,巫俊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

木头和系统给的材料不一样,就像在一张浸湿的纸上写毛笔字,轻轻一点墨汁就会变成一团。

看来还要让天师能量更加精细,而且速度还要加快。

但明白容易,做起来难。

对着一块木头不眠不休,巫俊始终没能刻绘出一个完美的点和线条。

这时他听到手机收到一条信息,是苏昊然提醒他,今天是覃晓雨蛋糕店开张的日子。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两天了吗。

他放下手中的刻刀,觉得应该出去走走了。

一件事情一直做不好的时候,最好暂时放一放,多出去走走。

灵感来源于生活,说不定走着走着就悟了。

而且覃晓雨在他这里大半年时间,每天都是勤勤恳恳,整个院子都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

现在她要去实现她的梦想,可喜可贺,他自然要去看看。

不过空着手去自然不行,礼物肯定是要带一些的。

他记得覃晓雨喜欢吃黄瓜。

那就送点黄瓜吧,天师黄瓜能提升体力,她一个人开个店想必也挺累的,茄子和西红柿也摘几个。

然后他骑着电瓶车,朝市区的方向赶去。

……

覃晓雨的蛋糕店开在二环旁,靠近一个比较高档的小区。

店面很小,装修以粉红色为主基调,看起来非常梦幻。

别看这个店很小,但却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

房租、装修花了五六万,一套不怎么高档的设备,也花了将近四万块,前期需要的各种食材也是小数目。

要不是大师给她的工资比较高,再加上卖菜的这段时间,每个月都有将近一万块的收入,她这个小店还真的开不起来。

可以说这个小小的店,既是她的心血,也是大师的恩赐。

好在千辛万苦,终于顺利开张了。

但她没什么朋友,家里人她通知了,但现在还没人来,所以这个张开得稍微有点冷清。

不过这没有关系,她相信生意一定会不错的,因为她做的糕点连大师都说好吃。

所以她的心里充满了期待。

第一次开店,难免心情忐忑,患得患失,她站在店门外,手里拿着一叠宣传单,心情紧张地分发给路过的每一个人。

“你好,我们店今天开张,欢迎……”

但路人行色匆匆,神情犹如秋天的清晨那般冷淡,根本不愿意看她的传单一眼。

“进来看看……”

最后几个字她都不知道说给谁听的,随着清冷的秋风飘散在空中。

没关系,她在心里为自己打气,没有谁第一次就能成功的,加油!

于是她再次露出微笑,不断热情地向路人打招呼。

但半个小时过去了,她一共也没有发出几张传单,更没有人到店里来看一眼。

她只好不停地安慰自己,没事的,现在时间还早。

但同时难免有点失落。

原本她信心很足,觉得自己做的蛋糕很好吃,光是那浓郁的香味,就能吸引很多客人。

可现实却是如此冷清,让她忐忑不安。

这时一辆白色轿车停在店门口,一个长相和她有几分相似的男子走下车,抬头看了一眼店面的装修,不由摇了摇头。

“哥?你来了!”

覃晓雨不由露出一丝惊喜,这个时候,她最需要的就是有人来鼓励她一下。

覃晓军嗯了一声。

从小到大,他就不太喜欢这个妹妹,因为妹妹总喜欢跟他对着干,不像姐姐什么都迁就他。

加上上次姐姐覃晓月找她借钱,却被她推说没有,也让他心里有点不舒服。

没钱怎么能开店?

他觉得覃晓雨就是觉得自己长大了,翅膀硬了,连家人的感情都可以不用顾及了。

不过同在一个城市,他这个当哥哥的,自然不能计较这么多,还是要来看看的。

看到覃晓军没什么表情的脸,覃晓雨便说道:“到里面坐会儿吧。”

“不用了,我就是路过,顺道来看看,”覃晓军说道,“你这装修得也太难看了吧,还有这名字谁帮你取的,晓雨蛋糕店,这么老土?”

覃晓雨:……

“而且你今天开张啊,怎么连花篮都舍不得买几个?就靠发个传单,能吸引多少客人?”

覃晓雨:……我也想买,但是钱太紧张了啊。

覃晓军走进店里,用略带嫌弃的眼神,看了看玻璃橱里面的那些糕点,随手拿了一块尝了两口。

“味道一般,”覃晓军在店里的小桌前坐下,“你在什么地方学的?”

“我自学的。”

“自学?”覃晓军露出有点好笑的表情,“难怪味道不怎么样,都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开店。”

覃晓雨小声说道:“我觉得我做的很好吃。”

“你觉得?”覃晓军摇了摇头,“从小你就是这么自以为是,你觉得好就一定好吗?”

“大师也说好吃。”覃晓雨这一次坚定地说道。

“什么大师?”

覃晓雨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站在一边闷不做声。

“而且你看看你,开张这么大的事情,居然连个朋友都没有,”覃晓军继续说道,“这说明什么,说明你没有交际圈子啊。现在做生意都要靠朋友捧场,你这么冷冷清清地开张,生意会好吗?

“还有,我刚才来的时候看过了,前面路口有两个连锁蛋糕店,他们的位置比你这里好多了,你选门面的时候没有考虑过这些?”

覃晓雨道:“考察过的,但隔着好远呢。”

覃晓军叹了口气:“就凭你这头脑和眼光,我看你这店……算了,今天你开张,我就不说这些了,你好好干吧。”

“谢谢哥。”

“好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着覃晓军拿着一个盘子,捡了一些蛋糕递给她,“给我装起来。”

覃晓雨默默地拿着袋子打包,心里却是五味杂陈,哥哥的话就像当头给她泼了一盆冷水,让她心里越来越没底了。

难道我做的蛋糕真的不好吃,难道我真的不是做生意的料?

这时一辆五菱宏光停在了店门口,苏昊然从车上跳了下来。

覃晓雨眼睛一亮,赶紧出去迎接:“苏哥,你来了!”

“装修得好漂亮啊,”苏昊然笑呵呵地说道,最后看到那块粉红色的招牌,“哦!这名字取得不错!”

覃晓军听了不由心里冷笑一声,这那里来的逗比?

这时一辆三轮车,拉着满满一车花篮停在门口,两个人搬下来就摆在她的门口。

“这是大师和我送你的。”苏昊然笑着说道。

“谢谢。”

看着两排漂亮的花篮摆在门口,上面都是漂亮的鲜花,覃晓雨感动得都要哭了。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在关心她的。

这时一辆黑色轿车也停了下来,后面也跟着两个装满花篮的三轮车。

邹海和卫涵一起从车上下来,微笑着走了过来。

“恭喜你晓雨,我们从省城过来,有点晚了。”

“谢谢邹先生,谢谢卫哥,一点都不晚,快到里面坐吧。”

邹海微微点了点头,卫涵从包里拿出一个厚厚的红包,递到覃晓雨的手里。

覃晓雨受宠若惊:“你们已经买这么多花篮,这红包我不能收了。”

“拿着吧,”邹海说道,“在大师那里,你也照顾了我不少,一直没有机会感谢你。”

“对啊,还有我的,”苏昊然也拿出大大的红包,“我们怎么也是烧烤游击队的战友,这点小意思你一定要收下。”

看着覃晓雨手里的两个大红包,覃晓军心里猜测,这两个红包最少也有两三万吧。

而且那个叫邹海的,看起来就气势不凡,还带着跟班。

车牌号是省城的,5432。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弄到的。

她这个妹妹,什么时候认识这么有钱大方的人了?

这时一辆电瓶车停在门口,巫俊拎着一袋子蔬菜走了进来。

“大师来了!”几个人同时向巫俊问好。

“哦,你们都来了,”巫俊把手里的塑料袋递给了覃晓雨,“这是送你的礼物,记住不要给别人吃啊。”

“谢谢大师!”

覃晓军看到一袋子黄瓜茄子,差点没有笑喷出来。

人家开张,你送一袋子菜,还让不给别人吃,你当你那是仙菜吗?

换了是他开店有人送一包菜,对不起,友尽。

而且还什么大师,现在这个社会果然病态啊,愣头青都能叫大师了。

先觉得苏昊然是个逗比,结果这个人才是逗比中的王者啊。

还有那个邹海也让他非常失望,居然对这个大师恭恭敬敬,亏他还觉得他气势不凡呢,真让他有点失望了。

刚才还觉得覃晓雨,如果能认识两个靠谱的人,说不定能帮她把这家店撑下去,现在看来却是更加危险了。

于是他跟覃晓雨打了个招呼,便拎着一袋蛋糕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