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文学 >  沙海绿哨 >   第五章:新家

你见过沙漠吗?

不是影视里的那种,是真实的沙漠。

一望无迹,偶尔的能看到一颗遍身是刺的仙人掌,热浪,干燥,尘土飞扬,没有水,没有树木,除了黄色为主调色,很难在有其他的颜色。

也不是没有山,也不是没有海,山是沙山,海是沙海,这里是黄沙的世界,除了沙,还是沙。

这近乎于让人万念俱灰,近乎于让人绝望的黄沙世界,也并非就真的只是绝境,还有生命存活在这黄沙的世界里。

那隐藏于沙尘之下的毒蝎,以及窝于某一个沙洞或曲行于沙士之上的毒蛇,还有沙鼠,蜥蜴,以及比人类数量还要庞大的蚂蚁,当然了少不得生于沙漠当中的野生的骆驼。

除了动物还有植物生命的存在,虽然很少,但不是没有,比如说仙人掌,在比如说沙漠玫瑰、生石花、景天、萝藦。总体而言,沙漠植物以多肉类植物居多。

骑在马上的林森观望这四周,他想要记下熟悉的路径,他知道,侦查科目是有一项就是熟悉地形,但他不是侦察兵,只是一个刚下连的新兵蛋子。

在炎炎烈日的烘烤下,沙漠之上升腾着一股股热浪,燥热的叫人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你是在欣赏这沙漠的壮阔吗?”牛班长骑行到了林森的边上,面色和睦地问道。

林森深出舌头,舔了舔干巴的嘴唇:“牛班长,我是记地形。”

牛犇哈哈大笑起来,只是他太黑,嘴唇干裂,笑起来一点也不好看。

林森看着莫名其妙的大笑起来的牛犇,猜想自己那句话说的不对了。

牛犇意识到失态了,他又对林森解释道:“小林啊,这沙漠里,地形是很多变的,就比如说前面的沙山吧,你看它现在是座山,可能一夜过去,就变成一个沙坑了,如果你要以自己记下的地形做参考,那你很快就会迷失在这沙漠之中的。”

林森挠了挠头,一想还真的是这样,他不好意思的对牛犇笑了笑。

“前方在行五公里就到了,现在我们休息一会吧。”牛犇笑着拉住了马绳,右腿一收,就从马背上滑了下来。

林森看到牛犇的下马动作,自以为很容易的照作,但是很不幸,滑下来的他一脸扑在了沙堆里,一只脚还挂在马鞍上。

水愿望像是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一个结果,看着林森大笑起来。

牛犇斜瞪了水元望一眼,被瞪得水元望立刻忍住了笑,小跑过去,帮林森的脚退下了马鞍。

林森一起身,先是挥手擦去脸上的热沙,他从来没想到,沙子也会这么热的。

一阵风仰面风来,带着干燥和酷热,让林森极为的不适应。

这一路行来,他除了感觉热,就没有别的感受了,如果非要在定义下这热的感受的,干燥的热。

这一刻,林森忽然觉得自己最不喜欢的那种属于家乡夏季的热,竟然也不那么的讨厌了。

牛犇取下了自的水壶,在手心倒了点水,伸到了自己的马儿面前,那马儿头一低,就在牛犇的手心舔了起来。

“老牛,我都给你说几次了,你就是不记。”

水元望边说边从马背上的行李中取了一个横切去一半的油壶来,将自己的水壶里水倒出来了一底那么多后,手端着送到了自的马儿面前。

等马儿喝完了,他又取了另一个被切开的油壶,倒上一点水,送到了林森的那匹马前,如此照做还喂了最后的一匹马。

“水班长,你这喂个马还分这么的细啊。”林森看到水元旺拿出来的被切开油壶每一个都还做了标记。

“林子,这四匹马可是咱们哨所的战备资源,容不得一点闪失的,这也是为他们的安全卫生着想。”

水元旺说话的同时将三个切开油壶合到一起,一个平放,另外两个倒过来在平放的那个上面。

他倒了好大一会,才倒下一滴水,之后他又将那个平放的油壶拿了起来,凑到脸上,伸出舌头来,在里面舔了一下。

林森只觉得有些反胃,那种恶心的感觉一下涌了上来,嗓子眼处有着某种东西想要涌出来。

他强咽了一下,将恶的感觉压了下去。

水元旺收起了他的那三个半开油壶,对林森一笑:“今天我先给你上一课,在沙漠中,任何的一滴淡水,都无比的珍贵。”

牛犇班长抓起一把热沙朝着水元旺撒了过去:“你不作会死啊?”

水元旺甩了甩头:“老牛,你过分了啊!”

牛犇一拉马绳就上了马:“赶紧回去,我看天要变了。”

牛犇又看向了林森:“现在你要自己学会上马,在这里,任何的事情只教你一遍,剩下的就看自己适应了。”

水元旺对林森摊开了双手,做了个无能为力的动作,等看到牛犇瞪向他的目光后,他赶紧翻身上了马。

林森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样上的马,他只知道,很狼狈,好在没有人笑话他。

“到了!”

随着牛犇的一句话,只见前方出现了白色营房,虽说看上去并不破旧,但和前边几个经过的营区相比,这里简直荒凉到绝境了。

绝境!

林森能想到的最适合当下环境的一个词来比愉,如果说新兵连放在这里训练的话,那有班排长组成的新兵基础班子,还真的可以放心的不用担心会有人做逃兵了。

除了兀立在这片黄沙世界里的一个唯一有模有样的建筑,也就是格尔扎哨所之外,四周在见不到一个能看到的建筑了,四望之下,这个哨所是这了无人烟的世界里唯一的风景了。

下了马,这一次林森没有再丢人,水元旺经过他的身边,在他的肩上拍了一下。

“我们到家了,这里以后就你的新家了。”

家!

家是什么?

林森想到了自己的家,在那里,有父母的唠叨,在那里,他可以什也不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家,是他小时候受了欺负,可以回去哭诉的地方。

家的感觉是温馨的,家的感觉是你站在家里,会有如归的感觉.....

但是这里他没有那种感觉,或者说他还体会不到那种感觉。

那么这里还能是家吗?

不!

不是的,

这里不是家。

至少不是他想要的家。

牛犇牵在马走了过来,他拍了一下林森的肩膀,什么也没有说,径直向着哨所走去。 ...... 本章节未经授权,暂时无法提供绿色转码阅读. 支持作者,请前往正版网站付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