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祭台之上,他伤痕累累,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但是他还是咬紧牙关,绝不松口。

就像师父所说,他天生就是一副反骨,什么时候撞得头破血流什么时候算完,想起师父,他记忆中那人的说的最后一句话好想是

“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收你为徒,以为师的寿元和实力根本护不住你!还不如当初就那样让你泯然众人矣!”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摊在祭台的血污里,下一秒就咽气了,他的毕生,没有做过多少好事,反而还杀过不少的人,他奉行的是以恶止恶,是这世上有名的大魔头。

身为白云宗弟子的他是怎么着也不会和他打交道的,但是谁让他天生就不是修正统道家功法的人呢!一天到晚的出去鬼混,阴差阳错的遇上了那个老顽固,也结下了一段孽缘。

接下来就是那群人拿他所熟知的一切来要挟他,他的好友,养的妖兽,亲人,都在那个祭台上,他眼睁睁看着死去,他的师父为了护他而死,他的师门因为有他而蒙羞,记忆中的画面一幅幅从眼前掠过。

那些被他刻意遗忘的事情像是一把把利剑一样朝他射来,以前他还能骗自己所有的事情都是那帮人咎由自取。

但是当他看见阿黑,他知道自己再也不能欺骗自己了,自己坚持的一切到头来都是一场空,一场笑话而已。

忽然他的世界变成了只有黑白两色,黑色的雪飘然而下,他感觉自己好冷好冷,那种冷到骨子里的冷,让他无法呼吸,哪怕是一秒钟,他都不想再活下去。

“阿森”

突然黑白的天空出现一只手,修长,如玉般分明,声音更是如泉击玉石般清脆,那是师父的声音

“阿森,跟我来吧!为师这次一定能护住你的”

就像溺水的人终于抓住一根浮木,身在黑暗里的人看见光明,白雨森没有丝毫犹豫的,立刻伸出自己双手,一把握住。

“呼,呼,臭道士,你,你看看后面的那条大蛇跟上来没有啊!”

白雨侯边跑边说,他不敢停一下,哪怕是往后看一秒都不行,实在是后面的那条黑蛇太恐怖了。

“你,你要我回头看,你,你怎么不自己回头看

”越年也不是傻子,这时候回头,那就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耳边那“莎莎”声已经越来越清晰了,那条蛇估计已经快要追上来了

山坡上鲛人族的坟墓也不好使了,他们只能寄希望于山顶上那座雕像了

“猴子!我,我感,感觉这么跑下去也不是办法,必须想办法才行”

否则不等他们跑动山顶,黑蛇就已经追上来了。

“废,废话,要是我有办法,咱俩,还,还能在这里傻跑

”白雨侯气愤道。

“这,这样,咱俩分开跑,看,看这条蛇最后追谁,这样好歹还能活,活下来一个人”

越年心中有十成把握这条蛇不会追自己,当初可不是他惹怒的他。

白雨侯在心里翻个大大的白眼,心说‘放屁你肯定没事,我肯定葬生蛇肚’

但是他知道,这时候少死一个就剩下一份希望

“好,你往左,我往右,我数一二三,数到三你就往左跑,最后在山顶集合”

白雨侯调整自己呼吸,“一!二!”

然而刚数到一,他就看见越年已经转头向左跑去。

“兄弟,珍重!我先走了”

越年边说边跑,一点都不像之前的那个德高望重的道门大师兄了,因为即将摆脱黑蛇,语气还轻快不少,由此可见,道门大师兄不亏是道门大师兄,即使是受伤的情况下,体力也比白雨侯强上不少

但是同样的,那条黑蛇也跟在他的背后。

被这样骚操作震惊的白雨侯,甚至都忘记跑了,嘴巴惊的大张,喃喃道

“为什么?”

看着对越年紧追不舍黑蛇,白雨侯死也不知道,那仅仅是因为这条黑蛇喜欢青色,即使已经被人控制了,它还是忘不了自己有一个最重要的人总是穿着青衣的。

远处传来越年声嘶力竭的吼声

“啊!!!,为什么!!”

白雨侯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这是他心虚的表现,他都做好舍生取义了,但是奈何黑蛇不买账,他也无能为力啊!

他站在原地呆愣两秒,一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最后还是认命的朝着山顶跑去,只不过这回没有黑蛇在后面追,他跑的要比往常都慢上,再慢上那么几分,但这绝对不是因为他想等黑蛇抓住人以后在去的,嗯!绝对不是的。

“嘿!猴子你怎么在这里,越年呢!”

跑着跑着的白雨侯,忽然后背被人悄无声息的拍一下,吓得命都去了一半

看到后边站着的是自己二哥白雨守,他拍了拍胸口,抱怨道:

“二哥,大白天的,你能不能走路有点声音”

“那个,对不起啊!猴子我也是被这里的环境吓怕了,走路都不敢有声了”

站在白雨侯面前的白雨守解释道。

“这样啊!谁说不是呢!这可是鲛人族墓穴的附近,还是小心点好”

白雨侯强迫自己张开紧握的双手,在裤子上蹭了蹭已经汗湿的手心,再伸进口袋。

两人的动作慢了下来,并排而走,不像是逃命的,到像是来旅游的游客

“你这是要往哪里走”白雨守问。

“还能去哪里,找越年啊!不知道这人是不是已经被大蛇咬死了,说不定我还能赶过去,给他收个尸”

白雨侯一脸颓废样,像极了一个怕麻烦的人。

“猴子,既然现在暂时安全了,不如我们就暂时先不去找越年了,反正他是十有**葬生蛇腹了,我们去找,万一黑蛇还没有走,那我们岂不是就危险了,现在阿森可没在我们身边啊!”

白雨守建议道。

“嗯~~~,别急二哥,你容我想一想,毕竟要是没有把他带回去,我不好向他的师门交代啊!他的师弟越旬可还在咱们船上呢!”

白雨侯苦恼道

“而且要是我见死不救被族老和我爷爷知道了,那是会把我逐出白乡镇的”

“现在这里就剩我和你了,我不说,你也不说,谁能知道呢!”白雨守循循善诱道。

“能行吗!我,我还是怕怕的,要不然咱们慢点走,等那边黑蛇差不多走了,再过去”白雨侯提出妥协的建议。

“不行!”

白雨守忽然间的急言凌色,吓的白雨侯一哆嗦,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不妥,白雨守立刻调整语气,温和道

“这里还是太危险了,我们还是走吧”

这次是直接是命令的语气,边说边拉起白雨侯的手,想要强行拉着他走。

白雨侯下意识的躲开,道

“二哥,你忘记了吗!你去山顶还有另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不会是想瞒着我自己去干吧!那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白雨侯气愤道。

看着白雨侯不像作假的态度,白雨守“哎!”叹了口气道“猴子,听二哥的话,你先乖乖的下山好不好”

“不好”白雨侯拒绝。

两人间的气愤一下子变的沉默起来。

最终“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白雨守的”

只见刚刚还是白雨守的人五官慢慢变形,变成一个形容枯槁的老者,那干瘪的皮囊,如果不是它开口说话,白雨侯几乎都认为它是刚刚被挖出来的死尸。

白雨侯悄悄往后移了两步,嘴里道

“我二哥从来都不会道歉,只要他认定的事情,他都认为是对的,从不会道歉”

只会在后来发觉的时候,默默弥补。

“我现在给你一条活路,现在立刻马上跟我走”老者道。

回应他的是白雨侯撒丫子往山顶跑,边跑心里还边吐槽

“艹,刚刚摆脱一条蛇,现在又来个怪物,真是时运不济啊!”

后面的老者,伸出手正要干什么的时候,忽然脸色骤变,什么也顾不上了,连忙往后跑,如果有人对这里的地形熟悉,很容易就能明白它的方向恰好就是白雨美一行人去的地方。

这边,白雨侯一气跑的老远,发现身后没有追兵,停下来呼哧呼哧的给自己扇风,以此来平息自己刚刚要跳出胸膛的心脏,他感觉自己刚刚和死神擦肩而过。

突然,一只手再次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一瞬间白雨侯感觉自己没有了呼吸

“你在这里做什么,我找了你好久”是白雨守的声音。

白雨侯僵硬的扭过头,讪讪的笑道“你走路都不带声吗!会吓死人的!”

“啪!”

白雨守抖头就是一巴掌

“在这里走路当然不能有声,你想把黑蛇引过来吗!”

白雨侯挨了一巴掌,放心了,这动作,这语气,是他家二师兄无疑

“没意见,不敢有意见,二哥你能这么说话真的是太好了”

他感动到抱着他家二哥,流出了自成年后的第一滴眼泪。

“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雨守再迟钝,这时候也被白雨侯肉麻兮兮的表现恶心到了,确定他肯定是遇到了什么。

于是白雨侯一一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告诉白雨守,听后白雨守若有所思,道

“那人真的跟我一摸一样,我耳边这颗痣呢!”

白雨侯点头如蒜道

“一样,一摸一样,除了说话的语气不像你那么的横行独断,其他真的一摸一样”

白雨守脸黑,这是夸他还是骂他。

白雨侯凭借着多年来的生存经验,立马改口,“是果敢,办事果敢”

白雨守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不愿跟他在这里多说“走了,先找越年去”

“不是,二哥,那人突然间就走了,会不会发生了什么大事”白雨侯担心道。

白雨守皱了皱眉回答“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阿美也来了,不知道触及了它什么重要的东西,它才突然走的”

“那岂不是阿美有危险,二哥”白雨侯急道。

白雨守打断白雨侯的话“我能不知道,但是如果只有阿美的话,或许她能脱身”毕竟相比于白雨侯,白雨美的武功、才智那都是在白乡镇顶级的,更别说她的医术和用毒技术

从那怪物不敢直接找上门来,只敢变成他的样子迷惑白雨侯,白雨守猜测,它并不是万能的,眼下当务之急是把越年救下

希望那边,能再撑一阵子。

但是另白雨守怎么都猜不到的是不仅白雨美上了岸,其他人,更是一个不落的全上岸了。

说着话,白雨守加快了脚下的速度,他的心也是莫名的变得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