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当上红衣主教,必定是圣灵的狂信徒。或许他在教堂,在信众的面前德高望重,仁善和美,受人敬仰和爱戴。

但是,圣灵对于异教徒是极为排斥的。

属于有我无他,有他无我。

还记得那位垂垂老矣的牧师詹斯利吗?

一旦遇上异教徒,就会完全抛弃那和善仁慈的一面,变的歇斯底里,狠毒残暴,恨不得立即将异教徒烧死在火刑柱上。

信仰不同,水火不容。

宗教战争,一直都是中世纪的站战争根源。

从某种意义山来说,华夏的宗教信仰和西方推崇的宗教信仰,存在着本质的区别。华夏的更具功利性和现实性,也因此及更能兼容并包,形成多元文化。

而西方宗教信仰,本质就是非黑即白,二元对立。

绵延数百年的‘十字军东征’,臭名昭著的女巫之槌,就是最鲜血淋漓的体现。

综上所述,秦颂根本不必要去了解红衣主教的人品秉性如何,哪怕他真的是个悲天悯人的仁慈老者,那又怎样?

消灭你,和你无关!

望着一双双充满着各种情绪的眼神,一直都默不作声的秦颂,嘴角微微勾起,语气平静,毫无波澜“权威若能代表真理,那真理便没有了意义。真理不是王冠,不是宝座,更不是武器,它生于智慧,存于心灵,证于实践。”

“诸位,倘若权威便能阻止追求真理,那么这真理不追求也罢。”秦颂并没有鼓励他们对抗不一样的信仰,扫了他们一眼,再次沉默下来。

有些东西,只能靠自己去领悟,去决定,去坚定!

秦颂的离开,让整个大厅都陷入了沉默中。他没有任何的愤怒,羞恼,甚至是敌对和鼓吹,只留下那段发人深省的话。

权威若能代表真理,那真理便没了意义。

倘若权威便能阻止追求真理,那么这真理不求知也罢。

是的,他们的忌惮,来源于‘权威’,数百年形成的权威,每一个人都曾经觉得理所当然,因为那是权威,研究真理的权威。

可问题是,权威真的就代表真理吗?

首先说话的是一直没有发表意见的维罗妮卡,她的语气很平静“我父亲的石匠工会会长,就是石匠的权威。但他却造不出一块红砖!”

声音很轻,却掷地有声。

如此简单的红砖,简单低廉,却能给领民遮风避雨。在场的每个人,都清楚的见到在罗伯斯的率领下,黑石建筑队,以极快的速度不断的扩建砖房,在不久的将来,每个领民都能住进温暖的房子。

“存在千万年的黑石,无数人见到它,踩踏它,但谁能知道它们能用来燃烧,带来温暖?”琳达表情平静。

真理究竟是什么?

“什么权威!”艾琳娜紧紧的握着小拳头,那张小脸上写满了鄙夷“他们只不过是铲除和排斥所有不听话的人,只留下听话的人,大家才会称他为权威。”

“他们连狼桃都说是有毒的,呵呵……”露娜带着浓郁的嘲弄,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不客气的咬了一口“真好吃。”

“若世间存在真理,那一定是智慧,是自然,是宇宙。而不是什么权威。”爱丽丝昂起头来,站在秦颂的面前,那张稚嫩的小脸上,却有种奇妙的成熟的光芒“伟大的神明,从未宣扬过什么权威,他不断的鼓励我,引导我,让我去学习,去聆听,亲手去做。秦,不管他是什么红衣主教,哪怕是教皇亲临,只要他说的是错误的,我都会勇敢的去抗争,就算死,也死于追求真理。”

“诸位。”莉雅深吸了一口气“选择屈服意味着我们放弃所有辛苦建设的一切,那是懦夫的选择。但圣灵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异教徒,任何和他们意见相左者,除了囚禁、流放就是死亡。我明白了,他们奉行的真理,只是他们眼里的真理。而我们奉行的真理,是自然的真理,智慧的真理。”

“我们没有任何退缩的余地,也没有任何退缩的理由!”莉雅的声音逐渐高亢起来,她不是胆怯的人,黑石领所作出的努力,她比谁都要清楚,也比谁都要珍惜。

任何想要破坏这些的人,绝对不允许!

“秦,既然所追寻的道路不同,那么我们就没有任何必要去迎合他们!不管是牧师还是主教,从今天起,都和黑石领无关。”

“不管他抱着什么目的,绝不能容许他踏足黑石领!”威玛爵士也豁出去了“那些流民们还处于愚昧无知的状态,红衣主教的蛊惑,会成为我们的大麻烦。”

“我们只听统帅的命令!”拉尔夫和胡恩表态,其实他们最无所谓,就算是去干掉这位红衣主教,也毫无心理压力。

结果在秦颂的意料之中,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判断出究竟谁对谁错。

“既然对方选择先礼后兵,我们也以此回敬。”秦颂缓缓的拉上兜帽,目火跳动,表情肃然“雄伟之克雷姆的伟大,无人可以撼动!莉雅、威玛、拉尔夫,立即整军备战,剩下的人,给我一起,来为这位不速之客,举行欢迎仪式。”

“欢迎仪式?”露娜好奇的问道“秦,你要亲自去吗?”

“对!智慧从不怕对质,更不怕诋毁。退缩,并不是群星之子的习惯。我们所创造的文明,所作出的成就,无人能够否定!”

“莉雅,你们去迎接他的到来。而我,则期待着一场特殊的会面。”

主客有别,作为神明的分身,主动去迎接区区一个主教,有辱威严。而且,要想彻底的控制住这位红衣主教,还需要些许的准备。

“好!”

秦颂亲自出马,给了所有人一颗定心丸。红衣主教所带来的阴霾,一扫而空。

……

“圣明的主啊,请你赐福于我,让一些邪恶为之退避、躲藏,并滚回它阴暗的巢穴中,与丑陋的蛇为伴,整日吞噬泥土为食。”

脚踩着黑石领的土地,红衣主教玛尔德兰,极目远眺,眼前是一片绵延无际的荒原,坐落着零散三四个农庄——以及那一座看起来极为奇怪的红色建筑群。

圣灵之力的洗礼,让他年近六十岁,却毫无老迈之态,腰杆笔直,气息绵长有力,一双凹陷在眼窝里的眼睛,神光锐利。

从踏入黑石领的那一刻,玛尔德兰的精神就高度集中,不放过任何一个看到的细节。既然敢单刀赴会,除了自信之外,他还承担着另一个教会下达的秘密指令。

咚的一声!

轻轻的敲击着法杖,法杖顶端的爪托上镶嵌着的那颗金色的球状体,看起来像是纯金打造的,但在阳光的反射下,金色的表面下,却突然浮现出一道道金色的波纹,如无限循环般由小到大,不断的放射着。

“我谦卑的仆人,摈弃你心中的疑惑。”在他的脑海中,那声音彷如纯机械的声音不断的回荡着“伟大的主,永远注视着你。”

“阿祖玛特至上!”玛尔德兰用手捏住胸前华美的嵌红宝石银十字“您的仆人,做好了准备。”

“前进吧!我察觉到了邪恶的气息。全知全能全胜之力,永远照耀时间。主的恩赐,即是仆从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