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刚刚建立,还有很多地方尚未施工完毕
武林文学 > 市井珍馐 > 第一章 枇杷未黄何来酿(1)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人当众从高台上踢下来,下脚之重、之不留情、之鄙夷,简直一点都没把我放在眼里,十六年来这还是头一次,我不禁有些疑惑,他到底是凭什么?蠢吗?

  “哪里来的小匹夫,毛都没长齐,还敢来比武招亲?”一个小厮模样的人冲出来,一手插腰,一手指着我鼻子骂,“要不要脸?一个大男人,竟然也敢来我家公子招亲的擂台,你好那龙阳之癖,也该滚远些,真是脏了我家公子的眼!”

  说话间方才一脚将我踢下台来的那蒙面公子已经又坐回白帘后头,隐约间还能看见他将茶盏递到嘴边的模样,打了人居然还这么有闲情逸致去喝茶!

  我挣扎着爬起来,瞿让从身后虚扶了我一把,我推开他的手,气得整个人都在哆嗦,指着那小厮道:“你、你……”

  “你什么你!”小厮吵架的功力显然比我强,“还不快滚,是嫌我家公子下脚不够重,踢不死你是不是?”

  “你……你大胆!谁他妈知道打个架还搞什么招亲!正经人家的公子谁会出来搞比武招亲!”我这次真的是勃然大怒,可身后的瞿让并没有让我继续吵下去的意思,他一把把我扛起来就走,我在他肩上还对着那小厮骂骂咧咧,可周边的围观群众显然对我更有微词。

  “你看那人真是不要脸,一个大男人还敢来人家公子的比武招亲擂台……”

  “武力强些也就罢了,才刚上去就被人踢下来……”

  “要么怎么说世风日下呢……”

  “要说还是大风气的问题,不是说官家也……”

  “听说官家他也好龙阳之癖……”

  瞿让扛着我走远了都还能听到他们讨论的声音,我在瞿让背上不停挣扎,他最后还是将我放下来,我一看见他脸上遮着的那块布就想起方才踢我那人脸上也蒙着布,一想起那人就气不打一处来,瞬间迁怒道:“一个大男人成天蒙着面,娘们儿似的,还有没有点阳刚之气了!”

  “不早了,该回去了。”瞿让的语气清冷而克制,虽然只提醒了我这么一句,我却从他脸上唯一露出来的眼睛里看到了不下三重深意。

  “我为何蒙面,难道你不清楚?”

  “这么大人了还瞎胡闹,不嫌丢脸?”

  “听见方才百姓都是如何在议论你的吗?”

  如何议论我?呵,我忍不住冷笑一声,这大晋国上下,议论我的人还少吗?何止是方才那点无知百姓?若是次次都要计较,满大晋的人也不够我杀的,流言嘛,止于智者。

  不过眼下看来,我大晋国,有智的人已经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