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刚刚建立,还有很多地方尚未施工完毕
武林文学 > 市井珍馐 > 第一章 枇杷未黄何来酿(10)
  “我去宰了他!”瞿让估计也是真火了,居然连我哭都不管了,转身就要走!

  我终于反应过来,赶紧拉住他:“你干嘛啊?你还真去宰了他啊?本来他只以为自己认识了个女扮男装的好兄弟,你这一去岂不是敲锣打鼓地告诉他当今官家居然是个……”

  瞿让对我太过了解,听到我前头这么扯着嗓子嘶吼,就及时伸手将我的嘴捂住,小黄门们避得再远也要担心隔墙有耳啊!

  好半天过去,我终于不再嚎啕大哭,改成低声抽噎,瞿让坐在我对面,就像一头浑身蓄满了力量、随时可能爆发的猛兽一般看着我。

  “碰,还是摸?”他硬邦邦地问我。

  我回想了一下,沐易其实也就是想来替我擦泼在胸口的酒渍而已,但是因为伸手过来得太匆忙,以至于一不小心接触的面积有点点大……于是我斟酌着答道:“应该是……摸吧?”

  然后瞿让脸色就更难看了。

  不过我赶紧又补充两句:“他不是故意的,而且对我明显没有非分之想。”

  瞿让多了解我啊,很快冷哼一声:“你对他有?”

  我扭捏了一下,最终还是羞涩地点头:“算有点吧。”

  “此人身份可疑,不可深交。”他勉强压制住怒气,尽量心平气和地提醒我。

  他这样一说我就想起来,今日沐易同我提到过的江南旱灾一事,他言语中并不避讳,同我结识也是另有目的的,他将他的居心如此坦荡地讲出来,我却连我身份一丝一毫信息都不曾透露,真要计较起来,他还算挺真诚。只不过瞿让既然提醒到这儿,我也就止住抽噎,认真思考了一下,其实沐易同我不过两面之缘,说是邀我同他一起过生辰,也左弯右绕只肯带我从他府上的后门进。尤其最初说什么方向感不好,可最后送我出来的时候哪儿该左转哪儿该右转记得都挺清楚啊。

  这个人身上确实诸多疑点,但正因为如此,我却更觉得有必要深交。

  瞿让见我这般神色,猜也猜得出我的想法了,当即站起来,一挥袖子道:“好自为之!”

  然后他就从窗口飞走了。

  今日心情同放纸鸢一般起起落落,还哭了这许久,我也是有些累了,衣裳都懒得换,直接平躺在了榻上,心情还是久久难以平复。

  抛开这与生俱来的皇族继承人身份,如今父皇母妃都不在了,其实除了瞿让,没有人会记得我其实也是个正当妙龄的女孩子,不说贾叙之府上那两个一个顺着自己心意过日子、一个顺着自己心意想进宫的宝贝女儿,就算是国舅府上的小丫鬟,到了这年龄也总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