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刚刚建立,还有很多地方尚未施工完毕
武林文学 > 市井珍馐 > 第一章 枇杷未黄何来酿(2)
  孤是那种见着漂亮小娘子就找不着北的官家吗?显然并不是啊!而且即便大舅真的开始替孤选妃了,依旧没有堵住朝臣们的悠悠之口没有哪个正经人家的娘子愿意嫁给一个好龙阳之癖的人,哪怕入了后宫当皇后,那不也是个活寡妇吗!

  好好一个少年天子,就这样被搞臭了名声,始作俑者瞿让还半点内疚之意都没有,我实在气不过才会孤身翻墙出宫散心的,谁知就是这样凑巧,一出宫就看到个比武擂台,这人嘛,心情不好的时候当然要去找地方发泄啊,比武的时候把人揍得满地找牙岂不爽哉?

  不得不说我真是随了我大舅,很傻很天真。

  天晓得怎么随便一个比武擂台都是在比武招亲,而且还是个男人在比武招亲!他功夫还那么好!

  最重要的是,明明是偷偷孤身翻墙出宫的,到头来还是被瞿让捉回来。

  我坐在案前和瞿让大眼瞪小眼。

  我朝他眨眼睛:“你每日这样看着孤,照镜子似的,不觉得烦吗?其实你可以多出去见见大好娘子……大好河山的,盯着孤没前途!”

  瞿让不说话,冷冷地扔来一沓奏折。

  “江南又闹旱灾了?”我随手翻着看了几眼,“孤看连着旱了挺长日子了,不是,瞿让你说这些大臣们怎么就知道跟孤哭穷?孤国库里还有银子吗?孤比他们都穷!每日来找孤有什么用!”

  说话间小黄门将朝饭送来,我闻到味道就恶心反胃,嫌弃地将食盒推开,趴在桌上耍赖:“不想吃!”

  瞿让扔来一件外衣:“那上朝。”

  “……孤也不想上朝。”我继续趴在桌面上不肯动。

  瞿让素来话少,眼神倒是十分犀利,他用眼神传递出的“那你是找打”的信息被我完全忽视,这次他就没什么耐心了,直接走过来提着我领子把我整个人都提溜起来。

  我扒着桌子不肯从:“孤还没用朝饭呢!”

  食盒递过来,直戳我脸。

  “那吃。”

  ……实在是吃不下啊!

  瞿让的耐心向来不好,今日同我周旋这么久已经是极限,见我还没有老实的意思,就直接上手过来扒我衣服了,这下把我吓得花容失色,赶紧松口道:“放、放手!孤这就去更衣!孤自己来,自己来……”

  最近江南旱灾的灾情已经十分严峻,据瞿让的情报,路有饿死殍已经是常态,但百官们上的折子里没有一个提到了灾情的严重性,兵部的来说因为江南旱灾影响到了军饷,将士们没饭吃了,要求拨款放粮;户部的表示国仓无粮可放,我们穷着呢;我大舅哥舒达华就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