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刚刚建立,还有很多地方尚未施工完毕
武林文学 > 市井珍馐 > 第一章 枇杷未黄何来酿(21)
  收到密函的时候孤正和瞿让对弈,还和小时候一样,我执白子,他执黑子,也和小时候一样,他的黑子大杀四方,我的白子负隅顽抗,同样和小时候一样,我暗中从棋盘上偷他的黑子藏在掌心,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刚才说到哪儿了?”我悄悄将方才从棋盘上偷下来的黑子塞进了腰带中,“哦对,杨子令是孤的人,皇家秘事你就不要打听了,杨子令是替孤办事的,他直接听命于孤,跟国舅还有贾叙之都没关系。”

  瞿让不说话,低头凝视了一眼棋盘,然后侧身对着孤那口画缸,将最后一颗棋子直接隔空扔进了缸里,用实力和行动证明了一件事:他根本不屑于同孤对弈……

  孤装作没看到,将隐卫带来的沐易的信拿出来给他看。

  瞿让只扫了一眼,接都没接,任由信落在棋盘上。

  “孤都一个月没见他了,”孤朝瞿让眨眼装可爱,“现在国舅啊他们都挺老实的,你就再顶替孤一天好不好?”

  瞿让还是不说话,冷冷地看着孤。

  一个替身居然这么大脾气?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孤板着脸看着他:“你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你原本就是孤的替身!”

  瞿让起身连个眼神都不给孤,沉默着坐到了孤的书桌前,表达出无声的抗议以及妥协,这孤就开心了,顿时笑得合不拢嘴,过程如何并不重要,达成目的就行!

  天气开始炎热起来,瞿让没有给孤准备轻薄一些的女装,说实话孤也不大习惯穿裙子,于是还是穿着男装出宫,手里拿着把扇子大摇大摆地走到了门口,突然想起来上回沐易生辰忘了给他的香囊,于是又折回来从枕头下将香囊拿出来收好,这才慢慢悠悠往宫外走。

  沐易像是能猜到我的心思似的,这次直接约我在福瑞楼见面,还带了一身轻便易穿的女装给我,这也就罢了,他居然还带了两个婢女,借了掌柜的后厢房,让两个婢女跟我进去替我更衣,简直比瞿让还贴心啊!

  这两个婢女比小黄门手脚利索多了,看着都很伶俐的样子,其中一个胆子还挺大,一边替我更衣一边还笑道:“言娘子肤白貌美,我们公子挑的这身衣裳鹅黄透白,最衬娘子肤色了。”

  我低头看了看,觉得颜色确实好看,长这么大我要么穿明黄要么穿黑白,还从没穿过如此鲜艳的颜色,一时间心都有些荡漾起来。

  小婢女还在继续道:“娘子就是太瘦了些,若是能再丰腴些,定更美貌。”

  另一个小婢女跟着接话:“所以公子才来酒楼用膳还特意从府里熬了汤给娘子带来呀。”

  这沐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