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刚刚建立,还有很多地方尚未施工完毕
武林文学 > 市井珍馐 > 第二章 花开富贵难为虾(5)
  门再次关上后,孤忍不住叹了口气,瞿让从房梁上下来,饶有趣味地看着孤,那眼神活脱脱就是在说“你居然也有如此不解风情的时候”。

  “这世上的聪明人是不少,作为官家,聪明人自然要用,而且还得好好用,”孤淡淡笑了笑,“可孤最讨厌的便是自作聪明之人。”

  贾有容究竟是不是自作聪明对孤而言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孤不喜欢她这样对孤的作为、对国事指手画脚。

  瞿让对此不置可否,也并不真的关心一个连她父亲都不愿为她争取入宫的小娘子在孤这儿是不是真的有好感,他关心的是:“吃饭。”

  好吧,孤确实这阵子口味又没那么好了,先前还有点兴趣的花开富贵虾,御膳房一连十日都哆哆嗦嗦来请罪道食材有限,孤最近正扮演和颜悦色、勤学好问的官家形象,自然不能当真计较。官家做到孤这份上,孤觉得很光荣。

  可这光荣的背后就意味着又不怎么进食了,瞿让对此忧心忡忡。

  “怕什么,这么多年了一直这样,孤不也没饿死吗?”孤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放心,不会有大碍的。”

  瞿让倒不是担心孤一时半会儿会饿死,他是担心孤再这么瘦下去,他当孤替身得穿帮,孤笑话他:“你是不是每天都在想着,到了孤大婚那一天,你要怎么做才能做得更好?放心,贾有貌是不可能进后宫的,除了她其他娘子也都没见过孤,不会发现的。”

  但瞿让根本听不进去,自顾自地将孤还没来得及让小黄门收拾出去的食盒打开,把那几个精致的菜拿出来放在孤面前,自己居然也在孤面前坐下来,还罕见地将面罩给扯了下来:“吃饭。”

  孤被惊呆了:“你也吃啊?”

  瞿让理都不理孤,他吃饭的方式也很简单粗暴,直接将辣子鸡丁端起来,把盘子里的油沥到了米饭里,搅拌了两下就开始往嘴里扒。

  跟孤各种挑食不一样,他这简直是就为了果腹而已啊,还有没有点追求了!但当孤表达出对他的鄙夷时,瞿让却告诉孤,这道菜里加了多少高汤,其精致程度比起百姓吃到的那些毫无油水的菜已经好很多了。

  孤是很难想象到他说的那些画面,但还是觉得这样吃饭……跟不吃也没什么区别吧,瞿让告诉孤,区别可大了,当孤调整好姿势准备听他说区别到底在哪里,他却只是冷冷地回了一句:“我吃,不饿。你不吃,会饿。”

  “……”瞿让这是说了个冷笑话吗?

  但他想说的却不是这个,因为话太少,孤被绕了一大圈才终于明白过来他真正想说的,其实是想提醒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