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刚刚建立,还有很多地方尚未施工完毕
武林文学 > 市井珍馐 > 第三章 乞巧果藏蹊跷心(10)
  他倒是会转移话题啊,但孤也不是软柿子啊,岂能容他这样揉捏?孤笑了笑:“贾卿府里现下必定热闹,这门亲事乃是孤亲自赐婚,再登门去看看,岂不是更给脸面?走吧,孤同你一道去。”

  国舅大约是没想到孤会突然约他一起去贾府,但这件事显然也没影响到什么,他该说的话,想打听的事……至少都说出来了,于是也就乐呵呵地答应下来。

  这次不是偷溜出宫,而是名正言顺地微服私访,还有国舅随行,孤真是走起路来都敢昂首挺胸了,待到了贾府大门时,国舅在马车中突然问了一句:“不知官家是否命小黄门先行通报过?”

  孤愣了愣:“不曾。”

  国舅笑得意味深长,待孤下了马车才听到他轻笑了一句:“如此,贾大人当真是要惊喜万分了。”

  贾叙之这个人吧,平日里就总想着同国舅争宠,如今又冒出个林丞来,贾有貌没能赛进宫来,已经算是孤拂了他的面子,如今好不容易他自己觅得个如意女婿,孤还不去给他长长脸,也不太合适吧?

  惊喜是他应得的,应得的!

  自有小黄门上前去敲门,暗中将令牌与门房瞧见了,被低调而恭敬地请进府,孤在心中想象着一会儿贾叙之见到孤时的惊喜表情,觉得十分有趣,因此还特意回头去看了一眼国舅,没成想国舅现在脸上就笑成了朵花,孤不禁纳闷起来,孤赐婚,贾叙之嫁女,他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乐呵什么?

  门房说他们大人正在会客,孤最近怎么去谁府上都赶上人会客呢?但上回去杨子令那儿是孤怕暴露身份,这次可就不怕了,贾叙之知道是孤亲临,不管什么客也得请出去吧?

  他当然只能请出去,孤没有去正厅等着,就想等在外头看看这位被请到内堂这等私密之地来会的客,究竟是何来头。

  贾叙之对孤素来敬重,听到下人通报之后,立即带着他那位尊贵又神秘的客人出来了,他们出来时国舅正同孤说起孤大婚之后,国丈看着都年轻了好些,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孤还没来得及跟着调笑两句,身后贾叙之的声音已经响起了,听着也是喜气洋洋的:“不知官家屈尊驾到,老臣有失远迎,还望官家恕罪!”

  孤春风满面地回头,然后笑容就这样僵在了脸上。

  孤最后是借口身子不适回的宫,国舅虽嚷着要同孤一道回宫,听完太医诊治的,但孤脸色惨白地阻止了他。

  这几日听说皇后来了葵水,瞿让总算是能歇一歇,迫不及待地躲进了孤的寝殿,等孤回来时还很难得地露了个笑模样,可一见着孤这幅好似马上就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