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刚刚建立,还有很多地方尚未施工完毕
武林文学 > 市井珍馐 > 第四章 谁人愿做叫花鸡(9)
  杨子令看向贾有容:“贾大人什么态度?”

  “他能什么态度,每日都想进宫来看黎儿,自己是外臣进不来,就差有貌过来,上次她来就把黎儿吓哭了,”贾有容叹了口气,“但你放心,我爹虽然明面上不说,但他毕竟是黎儿的外祖,怎么都会站在我同黎儿这边。”

  “倒也不需要他表态,”杨子令撑起孩子的腋下,把他高举过头顶,“只要保持中立,这件事就好解决。”

  其实朝堂上的那些事孤心里也清楚,大体上分为三拨,一拨是以林鑫为首,想逼孤立林清琼所出的皇长子为太子,一拨是以贾叙之为首的,态度不破不立,贾叙之虽然没表态,但明眼人谁看不出来他其实想拥护自己的外孙啊,只不过暂时还不好表态而已,最后一拨就复杂了,就国舅一个人,明面上看着像是被林鑫撺掇着要拥立皇长子为太子,可别人不知道,孤心里明镜儿似的啊,他能帮林丞的外孙?

  孤抬手将贾有容的手从孤的头上拉下来攥在手心里握着,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她手背上拍着。

  “官家想什么呢?”贾有容靠在孤的肩头,“国舅就算真的要进宫,也不是一定就是坏事,只要在宫里,他就占不到便宜。”

  “话是这么说,但能不让他进宫还是尽量不让他进宫的好。”孤看着杨子令低头往黎儿脑门上亲了一口,就问他,“你怎么看?”

  杨子令眼神还在孩子身上,回答起来也没个正行:“我看啊,今儿晚上我就歇在这儿了。都出了月子……应该行了吧?”

  贾有容“噗嗤”一声笑出来,“以前没看出来啊杨子令,你现在怎么成日里惦记的都是这事儿了?”

  “你们俩够了啊,”孤坐起来,现在也不会脸红了,“孩子在呢,说话带点儿把门。”

  “就因为孩子在。”杨子令这回看着孤了,“所以才想再给他添个弟弟妹妹。”

  这话话题就更让孤头痛了:“这话也就在这儿说一说打了止,就生这一个都要了孤半条命,这还是因为国舅刚好去了乌龙山,否则就这一个都能要了孤的命。”

  杨子令还在逗孩子,孤也不知道他这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索性又追了一句:“想给黎儿再添个弟弟妹妹也不是难事,你若真想要,多少个异母兄弟都能给他添。”

  贾有容举起一只手来:“先说好,你们这笔账我可不掺和,”然后又瞥了一眼杨子令,“想用.相同的伎俩再算计官家。这我已经留了一手,你儿子是我接的生,官家的身子不可能再有孕,你信也得信,不信也没办法找旁的大夫来查验。”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