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刚刚建立,还有很多地方尚未施工完毕
武林文学 > 市井珍馐 > 第一章 枇杷未黄何来酿(7)
  孤不要啊!

  见孤满脸拒绝,贾叙之再次提起话头:“官家,您看……”

  “依孤看,有貌年纪尚小,再在府里陪您两年也是好的,”孤赶紧截过话头来同他说起了旁的,“若是孤没记错的话,有容今年十六了?”

  贾叙之瞬间紧张了起来:“啊今日天色不早了官家早些休息,老臣就先告退了!”说完也不等孤开口,就匆匆忙忙跑了出去。

  很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贾叙之膝下一儿两女,名曰有才、有容和有貌。长子贾有才什么都有就是没才,说是个草包也不为过;幺女贾有貌脸上那么大一块胎记胎记,名字仿佛取来专门打脸似的;只有二女贾有容还算是有容也有才,虽然孤没见过,但她才德无双的名声可不比她胞妹天煞孤星的小,而且这娘子同孤一般大,今年也是二八年华,正是待嫁的好年纪啊!

  可是孤这断袖盛名在外,贾叙之又如此宝贝那贾有容,怎么会舍得让她嫁给孤?听说早两年就看中了一个年轻后生,想要将她许配给人家,只是当时女儿还小,就没将话说穿。俗话说得好,这打蛇就得打七寸,贾有容就是贾叙之那老狐狸的七寸!

  瞿让从房梁上跳下来,孤心情好起来,就去调戏他:“真是委屈你了啊,还得再等等,不过那贾府的三娘子……你怕是也消受不起,再怎么说孤也是同你一起长大的,总不至于在这种事情上坑你对不对!”

  说着还上手想挑挑他下巴,可惜他个儿高出孤好些,轻轻一躲就避了过去,我讪讪将手收回来,摸着自己的下巴道:“对了,明日孤要出趟门,贾叙之虽一时被孤唬住不敢再来,可保不齐还有其他大臣来推销他们的宝贝闺女,你得在宫里替孤挡着。”

  瞿让看着我不说话。

  “孤就是想出宫去散散心啊……”说到一半感受到瞿让不信任的眼神,孤只好叹口气同他说实话,“明日初三,孤同沐易约好了要去尝尝他的手艺。”

  本来说起沐易,瞿让脸色都难看起来,听到最后说尝尝他手艺,瞿让又瞬间放心了,那表情就差直接轻蔑地开口道“尽管去,你吃得下算我输”了。

  其实吃东西只是个借口,孤很巧妙地没有说出替沐易庆祝生辰这桩事来,要不然又不知道得哄多久,瞿让才会乖乖坐在孤的龙椅上替孤挡那些牛鬼蛇神。

  瞿让既然答应了,就得去做些准备,他们做替身的要做哪些准备我不清楚,但我很清楚替人庆祝生辰总是不好空手去的,总要备些贺礼才行。虽说以我的身份,即便是再厚的礼也送得起,可谈钱多伤感情啊,也俗气,不如自己亲手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