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刚刚建立,还有很多地方尚未施工完毕
武林文学 > 市井珍馐 > 第五章 蜡梅香薰腌腊肉(7)
  孤就喜欢这么干脆利落的小娘子,含笑承诺她:“即是如此,孤定要让他八抬大轿、明媒正娶。”

  潮哥儿摇摇头:“这事现在不能着急,他在贾府闹了几日,贾大人都快被气病了,不过我收拾过他了,现在挺老实。”

  事是好事,但确实也不能着急。潮哥儿看得通透,孤就更放心了。现在乃非常时刻,猪瘟一事既然指向户部,就意味着背后一定有国舅掺和其中,此时贾叙之非常重要,有贾有容这个贵妃,再抬举贾有才,已经是孤拉拢他的极致了,这时候不能因为潮哥儿让他有什么想法。

  杨子令亲自着手去查了,贾有才自然得跟着。孤让贾有容敲打过她大哥,也传达了“待天下大定,必许君贤妻”的承诺,最后再让潮哥儿去收拾教训了一顿,贾有才就老实了。

  猪瘟之事全权交给杨子令之后,许久都不见他人影,对外宣称是身体抱恙告了假,上朝时国舅总是以探究的目光看着孤,但他不问出口,孤就乐得装糊涂。

  就这样过了差不多两个月,黎儿已经很有自己的主意,虽然口不能言,但已经不满足于喝奶,他爹不在,就只能辛苦他“娘”了。贾有容偶尔会抱怨,说黎儿可怜啊,爹不管娘不护的,幸亏还有她这个母妃在,否则多悲凉。

  这样的话孤听得多了也就习惯了,贾有容是个嘴上闹得厉害,心其实挺软的人,对比起来,她可比孤这个亲娘待黎儿要周到多了。

  到了春日里,贾有容的手艺已经很有长进,黎儿就只吃她亲手熬的糯米饭,其他什么都不吃。孤偶尔抱抱他吧,他的表情十分拘谨,只有在贾有容怀里才会笑得“咯咯咯”的,孤有些失落,这儿子怕是要变成替贾有容生的了。

  孤的厌食症前有杨子令,后有潮哥儿、贾有容,给整治得差不多了,虽然胃口还是不大好,但至少是愿意用膳了。潮哥儿自打杨子令和贾有才在外头暗中查案以后,就一直在宫里伺候孤,孤有一日惊奇地发现,竟然连她都比孤在黎儿面前有存在感,这不禁让孤感到有点失落。

  贾有容劝孤:“小孩儿都这样,跟娘亲。”

  并没有安慰到孤好吗?孤难道不是他娘吗?好吧……他确实现在也不管孤叫娘。孤烦躁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杨子令呢?如今是长进了,不上朝就罢了,他是不是忘记自己的身份了?连密函都不往宫里送了?!”

  潮哥儿同孤撒娇:“哎呀,官家,大人不是在执行秘密任务吗?这万一走漏了风声连累了官家可怎么好?公子可是为了官家着想啊!”

  孤赶蚊子似的挥开她的手:“那也不能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