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刚刚建立,还有很多地方尚未施工完毕
武林文学 > 市井珍馐 > 第六章 火焰醉鱼不自醉(1)
  入了秋时,杨子令手把手教会了御膳房的厨子做了一道改良版的火焰醉鱼,孤吃着觉得比起幼时吃过的味道,这次居然别有滋味,便设宴邀了众臣一道品尝,在宴会上国舅说起郄丹国新君登基,想同我大晋结百年之好,就这几日要派使臣来觐见孤了,席上孤没多说什么,只是让礼部着手去安排郄丹国使臣进京一事,除了席到半途,杨子令悄悄离席之外,整个过程都十分和谐愉悦。

  郄丹国使者很快就抵京来进贡了,国舅虽然从始至终没有表现出过分的热情,但郄丹国派使臣来这件事居然不是孤最先知道,而是他老人家从中牵线……就注定他没办法低调了。杨子令说起郄丹国这位刚登基的新君,还同他有段渊源。

  据说这位新君原先是最不受宠的皇十七子,生母地位低下、面容丑陋不说,据说还因为发病冲撞过他们先帝,所以他们母子二人一直在宫里没什么存在感,但杨子令先前因为执行秘密任务去过一次郄丹国,机缘巧合下还救过人家一命,那时就觉得这人是个狠角色,果不其然就逼宫让他父皇退位了。

  贾有容听完就笑起来:“那这位新君对逼宫一事,还真是很有经验啊。”

  孤听得“扑哧”一声笑出来:“国舅什么心思,现在真是藏都懒得藏了。”笑完就问杨子令,“你不是救过他一命?有交情打听点儿什么出来吗?”

  “不需要打听,帝王……嘴里能有真话吗?”他朝孤挑了挑眉,才继续说正事,“已经查到了,国舅确实暗中和郄丹国这位新君达成了某种默契,但剧我对那位新君的了解,国舅这次恐怕讨不着好。”

  孤听完玩味地笑了笑,问道:“你们知道孤为什么要在席间上火焰醉鱼这道菜吗?”

  这一点贾有容很清楚:“当年娘娘最爱吃这道菜,国舅想必是最清楚的,官家既然在国宴上上了这道菜,怕也是意在点醒国舅,谁亲谁疏,心里总要有点数。”

  “但林氏一族总还有些老人,他们虽说并不位高权重,但在族里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杨子令还是觉得林氏一族现在是最棘手的,用不得又动不得,很难把握分寸,“且现在那些长辈全被林鑫牵着鼻子走,到时候真和国舅沆瀣一气,事情办起来就难了。”

  “国宴上皇后林清琼和皇长子皆缺席,”孤笑了笑,“贵妃却带着皇二子高居皇后之座,林氏一族不满也是常事,这种不满,总有一天要习惯。”

  贾有容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就看了杨子令一眼,杨子令当然明白孤的意思,但他有他的担忧:“林氏虽成事不足,但就怕关键时刻被国舅顶出来,毕竟还